潇洒哥倒吸一口凉气:“你他ma真卑鄙,记得没错的话,张震是你的朋友吧,他曾替你出头,你连他都坑?”

  “呵呵,不妨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什么朋友,都是扯淡,利益高于一切!”

  “呵呵,是吗,康总。”

  我的声音忽然出现吓了康友鹏一大跳,接着他定睛像门口望去,只见我跟张震等人鱼贯而入,他的脸色不由大变。

  阳哥笑呵呵的单手插兜,我们刚刚在门口听了半天,我搂着潇洒哥的肩膀说道:“这就没办法喽,苏万梅是真的不想跟你走。”

  潇洒哥认命般的苦笑道:“没事,我不怪她。”

  张震气的不行:“康友鹏,虽然咱俩的交情是建立在金钱至上,可是这几年我对你也不错,我自认为咱俩的关系不错,可你却想着坑我,呵呵。”

  康友鹏眉头一皱:“我怎么有点看不懂了,什么情况这是?你俩合伙了?”

  “什么情况?呵呵,我只是用你对付我的办法对付你罢了。”阳哥不屑地笑了笑。

  至于我是怎么发现的,这事还得从一年前我跟皇妃下班后,在夜市溜达那一刻说起。

  当时我不是在夜市看到一个挺熟悉的人影么,车里坐的好像是苏万梅!

  当时我挺疑惑的,这个小丫头怎么来鹤g了呢?

  之后我就跟铂叔谈起这个事情,铂叔也觉得这件事里有太多的蹊跷了。

  然而恰巧赶上张震跟康友鹏过来投诚,就更觉得这件事里不对了,尤其是康友鹏主动跟我合计一起坑张震的时候。

  但当时也仅仅是怀疑而已,毕竟康友鹏这个以利益为主的人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

  再后来忽然有一天,潇洒哥就找到我跟皇妃说,他交了个朋友女朋友,叫苏万梅!而且把他们相识的过程中都跟我说了,也把苏万梅的目的告诉我了。因为之前潇洒哥已经办了两次对我不利的事,我跟皇妃都没有怪他,反而把他当亲哥哥一样对待。

  我们的善心激起了他的好报,于是在跟铂叔又合计一下,决定让潇洒哥将计就计。

  所以说最开始潇洒哥跟苏万梅两个人都是在互相演戏。

  可是有一句话叫做日久生情这个词,渐渐地潇洒哥发现真的爱上苏万梅了,可一度让他很苦恼。

  当时问我们怎么办,铂叔说那就顺其自然了。

  怎么个顺子自然法呢?很简单。

  就是刚才那个样子,我让潇洒哥坑康友鹏的钱是真的,希望苏万梅能看在这么多钱的诱惑下选择跟她走,如果她放下仇恨,我真的祝福他俩。

  可是偏偏的,在此刻苏万梅的眼里仇恨大于一切,已经完全懵逼她的本心,她真的不爱潇洒哥,一点都不爱。

  这让潇洒哥刚才变得非常失落,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听完我的话,康友鹏脸色青一阵紫一阵,但他却张狂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就算你们演戏又能怎样,账单已经在我手上了,刚刚我已经让小海将账单重新做完手机,届时等着法院宣你吧。”

  “我看要宣的是你吧。”小海忽然站在我们身后,将账单交给我,对康友鹏说道:“对不起,康总。”

  康友鹏的脸色一下子就变成猪肝色:“你他ma也出卖我?”

  “出卖?谈不上,我一直都是浩哥的人。”没错,这个小海曾经跟我爸玩过,用江湖上的话说,我爸是他大哥,用公司的话说,小海是他的员工。

  “……牛逼,真牛逼。”康友鹏无可奈何的鼓起了掌。

  “这有啥,还有更牛逼的你听吗?”铂叔叼着根烟说道:“之前我就在想,王伸的案子是谁在搞鬼,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人,我们一直以为是七爷那边干的事,但是直到苏万梅主动出现,我们就明白了,这件事跟你康友鹏有关系,你想弄死我们,那不好意思,你只能在鹤g除名。”

  接着铂叔拿起刚刚的账单:“这个账单里面的内容都是真的,事情也没做手脚,刚才你让小海拿着你们公司的印章盖了章,你签了字,所以现在你是里面的负责人。”

  “那又怎么样?厂里的钱你批不下来,偷税,漏税,出命案又能怎样?大不了大家一起玩完,谁也别拿钱。”

  “呵呵,你以为鹤g就你有人,我没有吗?”一直没说话的张震眯着眼睛说道:“不好意思,厂长我也认识。”

  最新Vg章r◎节}上uu

  接着他看了眼自己的手表:“如果没错的话,厂里的钱会在十二个小时之内给我们打过来,而你的公司将在十分钟之内面临资金断裂的情况,十二个小时之后你将面临法律的制裁。”

  “我*你妈,狗蓝紫张震,你他ma害我?”

  “我要是不害你,难道等着被你害吗?在做人这一块,你照比张耀阳差老了!”

  “我去你嘛!”康友鹏再也没有之前的淡定,像个疯狗似的对我们张牙舞爪的扑过来。

  “苏航,干活。”一声令下,苏航领着几个保安就给疯狗康友鹏摁在地上。

  待到治服他以后,我蹲在他面前笑道:“康总,别急眼,别恼怒,我只是用你教我的办法回敬你,当然了,我张耀阳也不是那么狗的人,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如果你不想吃这个牢狱官司,给你个机会,将公司转给海哥,自己拿钱滚出鹤g,从未不许踏进来一步,你做还是不做?”

  康友鹏知道自己倒了,在挣扎下去的话,只有吃牢饭的份,毕竟账单上记得全都是真的,之前的负责任是我的名字,可我一直都没盖公司的章,而刚才改成了康友鹏的名字,并且康友鹏在上面签了他的字,盖了他的章,本想着回头运作一下,去找厂长,奈何我们给他玩了个碟中谍,小海是我们的卧底,累死他都没有想到的事情。所以他现在没得选择。

  “呵呵,想我康友鹏勾心斗角活了大半辈子,最后让一个小毛崽子给整了,我认,我签。”

  “你记得啊。”铂叔对他说:“你败给的不是耀阳这个孩子,是败给的人心跟贪婪,这钱嘛,不能一个人挣,也要给兄弟们留给饭吃。”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