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友鹏倒了,他认栽了,将公司全部转让,非常暗淡的退出鹤g的舞台。

  我直接将康友鹏的公司给吸纳到自己的财产之下,同时将张震应得利益分给他,康友鹏的公司倒闭,没有他在中间推波助澜是完不成的。

  这里面还涉及到许多人的利益,暂且我就不一一叙说了。

  这都是由铂叔去操控的,简单点来说,康友鹏倒台以后,我们秩序公司就是鹤g最大的公司,我一跃成为鹤g十大杰出青年。而被我们干服的张震彻底的成为了我们的合作伙伴。

  每个人都有他的弱点,张震也不例外,他只是比较贪钱一些,按照铂叔的话来说,只要他是个贪钱的人,咱们就有办法摆楞他,怕的就是有一天他不贪钱,而是贪权!

  当然这都是后话,继续说康友鹏认栽以后,他就一个人挺落魄的离开东北,并表示再也不会回来了,一旦我发现他回来,就直接将手里的账单给送上法院,届时我在通过运作,他的后半生可能在牢里渡过了。

  苏万梅特别特别的不甘心:“张耀阳,你他ma就是一个混蛋。”

  眉宇里尽是不忍之色,许久后,我叹了口气,拍拍潇洒哥的肩膀就离开了,终于没忍心说什么。

  潇洒哥点了支烟,缓缓说道:“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苏万梅挺意外的,因为她暴露之后,我们所有人都没搞她,也都没有怪她,反而一脸的平静,让她有些茫然。

  她原本的靠山就是康友鹏,康友鹏倒了,她自然没有任何办法了。

  潇洒哥开车带她回了家,苏万梅非常的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潇洒哥叹了口气,眼神满是不舍:“曾经何时,这个不足五十平方米的家就是我心里最温暖的地方,每天上班奋斗的信念,就是早点回家,因为我知道家里有个女人在等着我,直到有一天,我知道了她在利用我,可我仍然没死心,想要跟她有个家,那时候我就求我的兄弟,我是真的爱她,不管最后如何能不能成全我,我兄弟同意了,然而现实将我的美好幻想全部击碎,从始至终你都没有爱过我,对吗。”

  “对,从始至终我接近你的目的就只有一个。”

  潇洒哥重重的喘了口气:“恩,没关系,谁让我真的爱上你了呢。”

  潇洒哥从怀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跟一个厚厚的信封:“这信封里是当初在深z汐汐给你拍的果照,当时耀阳为了防止你爹害怕特意留的后手,你放心,这些照片除了汐汐这个女人外没有别人看过,这张卡里是我这一年来攒的钱,原本是打算跟你结婚用的,但是现在已经用不上了,全都给你,你走吧,不要在想要报仇了,你斗不过他们的。”

  苏万梅的眼泪抑制不住的流出来:“为什么,为什么我这样对你,你还不恨我?”

  “有一种爱叫无可奈何,是你给了我家的温暖,你跟那些外面的女人不同,你的本性不坏,只是被欲望蒙蔽了双眼,你走吧。”

  这一刻,苏万梅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父亲离开后,并不是没有人疼没有爱,只是她从一开始就错了,错就错在不该跟潇洒哥相爱。

  “好,我走,只是我想在走之前,最后见一眼张耀阳,有些话我要当面跟他说清楚。”

  “你们之间……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我欠他一个道歉。”

  ……

  秩序公司内,我们一帮人已经回来了,收拾掉康友鹏以后,那个什么派对对我们来说已经根本不重要了。

  看着面前的潇洒哥跟苏万梅,有些不解。

  J正f!版首St发&gQ

  潇洒哥解释道:“梅梅想跟你亲口说声道歉。”

  “该道歉的人是我。”我如实说道。

  “我们出去吧。”皇妃知道此刻我们需要一些私人空间,她招呼众人出去。

  “我想知道我这么害你,你为什么都不生我气,甚至都不没有怪罪我。”等到众人离开后,苏万梅张嘴问道。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在怀疑是你放出去的口风,只是那时候不愿意相信这事是你做的罢了,我欠你的,你怎么报复我都受着。”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因果关系,如果不是我招惹苏万梅,她也不会再后来对我因爱生恨。

  “好吧,我走,走之前我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苏万梅特别的真诚:“耀阳哥,我能抱抱你吗,就当做是离别的拥抱。”

  “好。”张开手臂,苏万梅扑进我的怀里,放生大哭起来:“为什么,为什么我最喜欢的男人亲手给我爸爸送进监狱,为什么我爱的人到最后要互相伤害,为什么……”

  她越哭越凶,直到我感觉腹部传来疼痛感时,才发现她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毫不犹豫的捅进我的腹部。

  噗嗤一声,我捂着伤口,传来扎心的疼痛感,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相信,直到现在她仍然想要致我于死地,仍旧没有放下仇恨。

  她泪雨梨花:“张耀阳,我爱的男人,既然不能跟你同年同月同日生,那我们就一起去死吧,呵呵呵呵。”

  她凄然的笑了起来,紧接着用刚才的匕首对着自己的腹部扎了下去。

  “不要!!!”我想要去阻拦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梅梅!!”潇洒哥他们推门而入,看到的是已经倒下的苏万梅。

  “耀阳,怎么样。”皇妃等人围到我身边,全都吓坏了。

  我额头直冒冷汗,嘴唇发白:“我没事,快给苏万梅送医院。”

  话音落,潇洒哥抱起苏万梅发了疯一般往楼下跑,同时铂叔将我横抱,也往楼下冲。

  皇妃焦急的拿出手机:“喂,120吗……”

  苏万梅是个极端的女孩子,在她看不到报仇的希望后,选择与我同归于尽。没有人能够感同身受,她到底经历了怎么样的心境,让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变成这样。

  苏万梅对我肯定还有爱,换句话说爱有多深,恨有多弄。

  当天我俩都被送进了抢救室……而我们的命运却是截然不同。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