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g这边已经满足不了我的发展了,我打算要去上h闯一闯,跟大家商议一番,大家也都是各持意见。

  有的人认为,我们现在在这边如日中天,不需要改变,每年赚的钱也是过着人上人的生活,而且那边人生地不熟,去了只会增添危险。

  有的人则是认为,树挪死,人挪活,小小的鹤g并不是我们的终极舞台,我们应去寻找更大的发展,而不是畏手畏脚的活着,一千万的身价可能说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很牛逼了,但是,跟北上广这种一流城市想必根本不算什么,为什么明明有机会去给自己的身价拼成上亿,却要稳步不前呢,就这种道理,每次他么都要争得面红耳赤,最后再由我拍板作决定。

  铂叔沉吟半晌:“要我看,上h是必须去的,鹤g这边的公路,楼盘,工地,基本已经饱和,不出五年,将会由盈利变成亏损,我们赶上好时候,赚了两三年钱,继续下去,依然可以赚两三年前,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两三年以后呢。我们怎么办?”

  铂叔的问话很犀利,让众人沉默,许久,黄平开口问道:“那我们可以打保守战,这边公司先开着,那边再去寻求发展,等着那边起来了,这边在扔掉,毕竟可以赚两年前是两年前。”

  浪斌摇头道:“错了,我们现在将公司卖出去,能换取最大的利益,我们带着钱过去,就能大展拳脚,若是两手空空过去,等于又是重新起步,想要起来真心难。”

  潇洒哥说:“可是我们去上h能做什么呢?我们最擅长的修路,工地,盖楼,鹤g这边饱和,更别说上h那边,好多房子都卖不出去,我们去了,能做什么呢?”

  “这个我跟皇妃有初步的打算。”我冲皇妃笑了笑:“媳妇你说,容我继续安静的当美男子。”

  皇妃白了我一眼,拿出事先做好的笔录,说道:“现在是什么时代?是网络跟全民偶像时代,要么做综艺,要么做娱乐,我们准备去上h开一家娱乐公司,那里有赵心跟沈梦瑶两个强力资源会拉着我们起步的,所以说做娱乐会让我们轻轻地就能站起来。”

  “可是这是不是意味着以后赵心跟沈梦瑶的两家公司就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呢?”潇洒哥言辞犀利的问道。

  “不会,我们只能是合作伙伴。”我很确定的说道。

  “人家真的愿意捧你吗?这个时代都是利益为主。”

  “这个你放心,我干爹干妈的为人,我很确定。”

  汐汐两手一摊:“既然你都决定好了,那我们就去就好了,只是有个问题,我想问问你。”

  “你说。”

  这时黄平似乎预感到什么,偷偷的在下面扯了扯汐汐的衣角,冲她摇摇头。

  汐汐抿嘴想了下:“老艾的事,你还记得吗?”

  我愣了下:“什么意思?”

  “耀阳,我知道你现在火了,有钱了,可你忘记你兄弟的惨死了么,你告诉我,你现在满脑子是不是只是想的赚钱?”

  “汐汐,你过分了。”皇妃顿时有些不乐意。

  “我过分?皇妃,说句难听的,假如你老公死了,你看着帮人享受着越来越好的生活,而你老公却在地下当亡魂,你什么心情?”

  “我……”皇妃哑口无言。

  “汐汐,你冷静点,老艾是我兄弟,他的仇我必须报,这两年来我一直在寻找七爷他们的下落,此刻的他们多半是躲在上h,所以这也是我要去那边的主要目的之一。”

  话音落,一道锋利的目光看向我,皇妃咬着嘴唇,因为我之前在跟她商量去上h的时候并没有将这事告诉她,在这几年里,皇妃最害怕的就是我给老艾报仇,不想让我招惹七爷。

  他怕一旦在弄起来,我会出现危险。

  “真的?”汐汐眉头一挑问道。

  “真的。”眼神不躲不闪直视汐汐:“你听好了,不管我张耀阳混的是好是次,老艾永远都是我心里最好的兄弟!”

  “希望你说的是真的。”

  我拍拍手:“行吧,今天的会议就到此结束,铂叔跟你浪斌操操心,趁现在咱们公司好出手的情况下,尽量给他卖了,这几天我就不来了,要回一趟吉林,看看老艾,好久没看他了,汐汐一起吗?”

  汐汐转头看了眼黄平,她还是很估计黄平的感受的。

  黄平没什么情绪:“你跟耀阳去嘛,我留在公司就好。”

  “恩,什么时候去?”

  “下午就动身,开车去。”

  dg

  “好。”

  ……

  散了会以后,我跟皇妃回到办公室,后者一言不发,气鼓鼓的坐在办公椅上。

  我笑了笑,抓着她的手:“媳妇。”

  “别碰我。”皇妃有了小情绪。

  “媳妇你听我说吗,我今天那么说就是为了安抚汐汐的情绪。”

  “编,接着编。”皇妃眯着眼睛一副太了解我的样子:“别以为你一整跟铂叔俩偷偷的研究,不是为了老艾的事,我知道他的死你心里的仇恨一直没放下,只是耀阳,七爷他是亡命徒,而咱们过的是安稳的日子,老艾的死,应该交给正义交给法律去制裁他,而不是你,咱们的日子刚稳定下来,我不想哪天睡醒就听到你出事的消息,今天中刀,明天中枪,后天死人的生活我真的怕了。”

  “媳妇我了解你的心情,只是老艾的仇一天不报,我的心里就过不去,而且七爷不给他绳之以法,我每天晚上都睡不着,他一定会来找我报仇的。”

  “你能下得了手吗?秦子晴可是在跟着他,一旦七爷落网,秦子晴也不会逃开法律的制裁,你舍得对七爷下手,舍得对秦子晴下手?”

  皇妃的问题给我问住了,因为我肯定不会让秦子晴去坐牢的,只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届时我又该怎么取舍呢?

  两年时光已过,秦子晴肯定干了不少错事,我一定要在弄了七爷之前,找到她,让她回头,只要她肯回头,我拼尽一切能量也要帮助她。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