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有办法的,媳妇你不用担心我,你看我张耀阳多有命,就是天生娇子!”

  “你别自我膨胀了,没听说么,一个人过的太好,上天都会妒忌的。”

  “媳妇我跟你道歉,没有将去上h全部的事告诉你,主要是怕你担心,现在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你的担心也就越来越强烈。”

  “咱俩领证吧,领完证我就不担心了。”

  我摇摇头,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每次你都说不是时候,不是时候,那我们什么时候才是时候你告诉我!!”每次一说到结婚这个话题的时候,皇妃的情绪总是在失控边缘,她想嫁给我,这两年的时间里她隔三差五的就说去领证,要么就拿话点我,说谁谁谁家都结婚了,谁谁谁家孩子都大了。

  对于我这个男人来说,她这个小美女更着急结婚。

  她说,现在的我越来越优秀,而她一天天在变老,别看现在还是风华正茂的年纪,一转眼就会到二十七八,我们从十八岁相遇,到如今也有六个年头了。

  六年时光,转瞬即逝,就如同一场梦一样,不堪回首。

  而我为什么不跟皇妃结婚,理由很简单,七爷是个残暴的人,我不想万一最后我出点什么事,让皇妃守寡,至少……要让我解决掉七爷后,我才能安心的跟皇妃结婚。

  不然七爷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我不确定在某个深夜里就给我炸的粉身碎骨。

  “在等等……”

  “在等等,在等等,每一次都是在等等,女人的青春没有几个几年你明白吗?”

  “我明白,我保证,时机到了一定会娶你。”

  “你所谓的时机是什么?”

  低头点了支烟,使劲吸了两口方才说道:“等着我亲手给七爷送进监狱那天,就是我们成婚之时。”

  皇妃愣了:“这跟我们结婚有什么关系?”

  “我害怕……”

  “你害怕有一天你会出事,然后我守寡对吗?”皇妃一语道破玄机。

  “嗯。”重重的点点头。

  “那我们更应该结婚了,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是不是也得给你们老张家留个后?万一你突然没了,你家就断香了,难不成还指望你年过半百的父母在造一个小孩?”

  我一时语塞,皇妃说的好像有点他ma道理……

  “靠,你能不能盼我点好。”

  “我说的是实话。”

  “容我想想,你说万一你怀孕了,我有个三长两短你跟孩子以后怎么过?”

  “该怎么过怎么过被,咱家缺钱吗?不缺,我却男人吗?想找一大堆一大堆的,一手的好男人找不到,二手的男人满大街都是。”皇妃不由分手的薅着我的领带就往床上抓。

  我让皇妃说的哑口无言,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话。只好今晚顺从她一把,给她美美的扎了一针后,便什么小情绪都没了。

  又过了一会儿,我跟皇妃一起去洗澡,洗澡的时候她闲的无聊就问了我一个问题:“我跟你妈掉河里你先救谁?”

  这个问题困扰了男同胞无数个时代,尽管这个问题看似随意且无聊的问了一嘴,但是它就是吵架的源头,你怎么回答都不对。

  我不知道女生为什么喜欢问这么无聊的问题,可你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问题真的很尖锐,一不小心就回答错了。

  “媳妇咱不是这么无聊的人。”

  ,看正}版GL章'^节‘上;#R?#\\

  “我就是这么无聊的人,我想知道答案,你如果你回答我满意的话,我就不逼你结婚了。”

  我哈哈的笑了笑:“你当我傻呢,这个问题怎么回答你都不会满意的,还是会逼我结婚的,我才不说。”

  “你说不说?不说你就是先救你妈妈,当然了,你肯定先救你亲妈,毕竟我只是你的女朋友,又不是你的老婆,救不救我无所谓的,反正你现在的想法就是还不想跟我结婚,什么七爷八爷的都是借口!”

  皇妃再次生气了,撅着小嘴特别不满,嘿,感情我刚才那么卖力的给她扎针白扎了?

  “好好好,大宝咱不生气,我回答你就完了呗。”

  皇妃看着我,等待我的回答。

  我想了一下,于是乎反问她:“那么我掉河里,你想想你跟我妈谁会拼了命的救我呢?”

  皇妃彻底愣住,这个困扰男同胞的千年话题就让我轻轻松松的给破解了,阳哥就是这么机智。

  “我觉得肯定是你妈妈拼了命的救你。”过了半晌,皇妃回道。

  “那么你呢,为什么不来救我?”

  “因为我不会游泳啊。”

  “你说的这么理所当然吗?”

  “嗯呢!”

  晕,这就是男人跟女人的区别,如果我回答的这么理所当然,她肯定还有话等着我,比如你根本不爱我啦等等……

  “好了啊,在家乖乖的,我去趟吉林就回来。”洗完澡以后,便没什么可收拾的就准备出门了。

  皇妃给我领带紧了紧:“我不跟你去吉林,你也不许联系小仙女,敢让我知道你俩偷偷约会,看我不给你废了的。”

  “遵命。”

  我呵呵的笑了笑,跟皇妃亲了一口,便开车拉上汐汐前往吉林市。

  在路上我将窗户打开,迎接自由自在的风别提多爽了,这几年里天天困在公司里,整的我整个人都失去青春的感觉了,更不知道什么是自由的味道。

  终于我忍不住高声唱了起来:“我在遥望,月亮之上……”

  “哥咱别唱了行吗,别人唱歌要钱,你这唱歌要命啊。”汐汐穿着一件清凉短袖,下半身是一条宽松牛仔短裤,两条大白腿在我面前晃阿晃的,随着年龄增长,汐汐越来越性感了,而且身上还多了一丝只有少妇才有的女人味。

  她埋汰我,我自然不会放过她,当下在她大腿上瞄了两眼,龇牙道:“这两年,小黄平给你滋润的不错呀。”

  “那是呀,我们家黄平,纯爷们!”汐汐傲娇的白了我一眼,似是挑衅般还故意抬高她的大腿,将腿搭了过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