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学校属于私立,他不归教育局管,归这边的厂里管。”

  看%j正_/版章L节y上*☆

  “我懂了,也就是说这个护士跟校长认识,两个人关系不错,所以给兜兜开除了,那么问题来了,兜兜开除后,去哪上学?”

  “只好在找别的幼儿园上了,我就是不甘心憋的这口气!”小仙女颇为无奈的说:“阳哥你那么厉害,看看有没有办法帮我出出这口恶气。”

  “行吧,这事我尽量给你办,幼儿园叫什么名字?”

  “阳光幼儿园。”

  “妥了。”

  “阳哥,你揍她的时候一定要喊我,我要抽她两巴掌。”

  我笑了笑,摸了摸小仙女的头发:“一向温柔的乖乖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暴力了?”

  “人都是会变得,我这不是来气么,兜兜平常在家不舍得打,不舍得骂的,凭啥就给她打了。”

  我心想肯定还是这个孩子太难管了呗,不然那么多孩子为啥就打兜兜。

  在一个,那个老师的脾气可能还是有点暴躁,背景应该挺硬,跟校长没准有一腿,方才这么牛逼的出手。

  我挺赞同老师打孩子的,但是幼儿园说啥不能打,你要是上个小学,中学的话,随便打,孩子不听话,父母都得让老师打,记得阳哥上小学那会,经常让班主任拎到水房揍……

  其实解决这件事也好整,拼人脉吧,阳哥已经过了那个一言不合就打人的低级阶段,现在玩的是牌面。

  我翻开电话本,找到一个号码拨打过去:“哎,王总,我是秩序公司耀阳,嗯呐,哈哈,我在吉l了呗,啥时候聚聚呀,现在呗……妥了……别别别,我订饭店吧……哈哈,好吧,那我不跟你抢。”

  跟王总一阵嘘寒问暖过后,我就带着小仙女跟她姐姐去蹭吃蹭喝。

  小仙女的姐姐有些犹豫:“你们这些大人物见面,我们去了不好吧。”

  “啥大人物,姐你就拿我当盲流子就行。”我龇牙乐道。

  小仙女的姐姐不认识我,之前她爸妈离婚的时候,两家都没有走动,直到后来小仙女的妈妈回来后,双方的家庭,亲戚才开始逐渐走动起来,慢慢的也就是熟悉起来。

  主要也是小仙女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这更加的让她意识到亲戚的可贵。

  小仙女的姐姐瞅了眼我抽的香烟,戴的名表,开的豪车,在我身后小声跟她嘀咕:“妹,这小子超有钱吧。”

  “是吧。”

  “怪不得你看不上别人呢,感情有一个这么好的妹夫,整好了啊,别给整丢了。”

  小仙女挺紧张的说:“姐你回家别瞎嘞嘞,我不想让我爸妈知道。”

  “咋?他结婚了?”

  “没啊。”

  “那为什么不想让家里知道?”

  “哎呀,总之你别说就是了。”小仙女有点急,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好了好了,姐知道了。”小仙女的姐姐看我真是越看越顺眼。

  我带他俩来到王总订好的饭店,我主动与王总握手:“王总,我带俩女眷过来吃饭,不介意吧?”

  “哈哈哈,自然是不介意的,张总年轻有为,女朋友也是这般漂亮,上次在鹤g匆匆一别,我这一直还惦记与张总喝一杯呐,今天怎么有空来吉l了呢?”

  王总跟大多数男人一样,身边也是好几个女人,换句话说,哪个成功的男人身边没有一堆年轻漂亮的姑娘?就算明知道小仙女不是我对象,皇妃是我对象,他仍然要夸赞我身边的姑娘,这也是简介的夸赞我。

  “不瞒你说,我来这边是有事情求王总的,知道王总在这边神通广大,所以想请你帮帮忙。”

  “老弟你说,我能帮的,绝对没有二话。”

  “爽开。”我看了眼身边的小仙女:“你把这白酒给我们打开,倒满,没有眼力价呢怎么。”

  “哦。”小仙女吐了吐舌头,非常听话的将酒给我们倒满。

  王总哈哈一笑:“老弟力度就是大,不像我,回家被老婆收拾的倍服的。”

  “老哥那是爱媳妇,哪是怕呀。”我跟王总碰了一杯酒,方才开口聊道:“哎,这边的阳光幼儿园你听说过吗?”

  王总摇摇头:“没有,怎么了?”

  “这不嘛,我姐家的孩子让人幼儿园的老师给打了,气不过就去找人理论,她们的态度挺强硬的,还给我外甥开除了,我想看看王总有没有认识的人。”

  “这么过分么,连孩子都打?这种人也能配当老师,阳光幼儿园我确实没听过,它可能属于厂里,不属于教育局吧?”

  “对,不属于教育局。”

  “行,回头我给你打听打听。”

  “别回头呀,现在就帮我问问,我这办完这件事还得回鹤g呢。”

  “你等我。”

  说话间,王总就打出去一个号码:“哎!我王龙,对,阳光幼儿园的校长你认识吗?我不知道他叫啥呀,管他叫啥呢?你给我打听打听……什么?你认识?那更好了,我在乐民饭店等你,过来吧,电话里说不方便,你过来就知道了。”

  “搞定了老弟。”王总呵呵一笑,说道:“一会儿就过来了,还真巧了,我那哥们认识他。”

  “那就好办了,呵呵,老哥你先喝着,我上一趟卫生间。”我在桌子下面偷偷的扯了一下小仙女的手,完了就往出走。

  我俩没有去卫生间,而是直接来到上了车,在小仙女疑惑的表情中,我走到银行,取了两万块钱,用牛逼信封包好:“一会儿回去懂点事,把这钱给他。”

  “这么多?”

  “多啥呀,一点都不多,咱这是有事求人家,他要是不收还怪麻烦的呢,他有个项目一直要跟我合作,上次我就没贯彻他,这次要不是你遇到问题,我说啥不能找到。”我有些头疼的说道。

  “啊?”小仙女捂嘴:“刚才看你俩聊天以为你们很熟呢。”

  “熟个毛,就是合作关系,我不太想扯他,一会儿尽量让他收下这笔钱。”现在这个世道,出来玩的就是等价交换,以及金钱利益,人家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帮你。

  “耀阳,你真的变得成熟许多诶,让我有些不认识了呢。”

  “呵呵,有啥不认识的,阳哥就是变得现实了一些,也没怎么变啦。”

  “还是不一样了,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就像是个少年老成的人,很难想象那么表面的话会从你嘴里说出口。”

  “人都是在逼迫自己成长,带着面具的生活即使我不想,却也要这么做,得,我跟你说这些干嘛,一会儿你想怎么办?是让那个校长认个错,还是直接开除她?”

  小仙女心善:“开除她的话,她会不会没了工作?”

  “没了工作也有她男人养她,这样的人留在教育界,简直就是危害!”我对小仙女也是无语了,刚刚还信誓旦旦的要抽人家嘴巴呢,等到了真章又缩缩了。

  “也是哦,万一人家一会过来挺强硬的话怎么办?没准人家关系更好呢。”

  “那阳哥真就干他了。”

  “哈哈。”

  我俩说笑间就返回了包厢内,王总不知道跟谁打电话呢,见我们进来后,就将电话给挂了,然后小仙女就来到王总面前,弱弱的说道:“王总,谢谢你帮我,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您收下。”

  王总被小仙女的美貌有些吸引,当下摆手道:“哎,我跟耀阳的关系扯这个就远了啊。”

  “王总您拿着吧。”

  “真不要。”

  小仙女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就转头看我。

  我笑呵呵的说道:“人王总帮咱们是看在友情的份上,你拿这个干什么玩意,埋汰我王哥呢!赶紧回来,别扯这个。”

  “就是,不要埋汰我,呵呵。”王总也笑呵呵的说道。

  我心里却在骂娘了,这他ma的果然不能求人办事,门道太多。

  “王哥,上次你来鹤g我实在太忙,也没好好招待你,整的我心里挺不好意思的,铂叔将你们公司的策划案给我看了,我觉得挺不错的,等我这次回去就跟他们开个会,回头咱俩电话联系。”

  “那我就谢谢耀阳老弟了呗。”王总心里松了口气。

  “咱俩之间说那个就远了,喝酒喝酒。”

  就在这时,一个小年轻腋下夹着包急匆匆的走进来,他在看到小仙女的时候也被她的美貌所惊艳到了,顺带着调侃一句:“呦,哪来的美女呀。”

  “介绍一下,这个小美女是张总的女朋友,张耀阳,鹤g秩序公司老板,是那边现在最红的青年才俊,我都得哄着合作的大神,哈哈。”王总挺会调侃气氛的。

  “呦,张总好,张总好。”这个小年轻赶忙跟我握手。

  “得了,闲言少叙,阳光幼儿园的校长呢?他人呢?”

  “等会儿就到了,不是,他怎么了,是不是得罪你们了?”

  我明白了,肯定是那个校长已经来了,但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没底便让这个小子过来探探道。

  这个小子可以说跟王总关系好,跟那头关系也不差。

  王总说:“他们学校的教育问题很大啊,我听说老师还打人呢,还是给我们张总的外甥给打了,这像话吗?”

  我赶忙摆手:“这事不是打不打我外甥的事,老师打人就不对,一个屁大点的孩子他懂什么呀,老师管不了孩子那是她没本事,我们家孩子淘气是我们没教好,双方父母完全可以沟通解决的,她上来就动手,我们去理论然后给我们开除了,有这样办事的吗?我就想知道为什么。”

  青年一愣,赔笑道:“啊,这么回事呀,那这事办的太不地道了,我刚才来的路上也听他说了。”

  “停,你别在这听他说,你来传话,我需要的是跟他直接对话,这件事里跟你没关系,好吧。”我挺不爽的出言打断他,我也看好了,这逼不是来帮我们出气的,是来在中间瞎逼搅和的,我连公司合同都搭出去了,最后什么事都没办成,我能忍吗?

  “这……”

  “你别这……那……的,兄弟,我张耀阳跟你说一句实话,我之所以通过王总在通过你找这个校长,是想和平解决,咱能好好聊聊就好好聊聊,若是他真不想聊,ok,回头我自己找他,但是过程肯定不是这么个过程了,不是我装逼,我张耀阳怎么起来的,你可以先打听打听,我外甥的事不能这么算了。你自己看着办,我就五分钟过得时间,他要是不进来,我立马就走。”说完,我便向后一靠。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