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的一声我踢翻跟前的凳子,妈的,气死我了!

  中间的这个青年有些尴尬的看着王总:“怎么办?”

  -首}B发)M

  “告诉那个校长,我会让他在整个吉林都出名!”王总此刻跟我站在一条船上,对于校长不卖我的面子也就是不卖他的面子,连王总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个傻了吧唧的校长竟然会固执到这种地步!

  “唉!”青年重重的叹了口气,转身追了出去。

  “耀阳你放心,这事哥给你办了!”王总显然也气到了。

  “*他ma的,真不拿我当回事,你给我把那个打人的老师跟校长的住址给我调出来,我自己摆他们!”

  “行,老弟,你等我电话就完了,这事没给你办成,不好意思。”

  “没几爸事,老古董而已!”

  本想在小仙女面前装个逼,这下好了,人家根本没甩我,这给我气的,当时也没心情吃饭了,转身就上了车。

  小仙女见我脸色铁青,她也不敢吱声。

  我掏出电话给潇洒哥打了过去:“潇洒哥你带着黄平,浪斌,都给我过来,家里留着铂叔就行!赶紧的,现在开车,过来,马上!!”

  潇洒哥愣了半晌:“咋那么大的火气?”

  “让人熊了。”

  “嘿我草,还有人敢熊我阳哥?这就来,带响不?”

  “不用带,带几爸来就行,我要轮了她!”我特粗鄙的说道,听的小仙女跟她姐都脸红了。

  挂了电话,我对她俩说:“我现在开车送你俩回去,你们在家呆着等我信就完了,放心这事我揽了,肯定给你们办的明明白白,不能让我外甥受气!”

  见我真的火了,小仙女的姐姐说:“要不算了吧,人家是校长,这么多年了,在这边肯定有些实力的,不然不能那么顽固,连本地的王总都没惯着,应该挺有背景的吧。”

  “有他奶奶个勺子,就是教育跟公司联系不上利益而已,所以他没必要贯彻王总,是我把王总想的牛逼了,这货上次吃饭的时候就跟我说他在吉l多牛逼,被他忽悠了。”

  “你打算怎么办?”小仙女拉了拉我的车,弱弱的问道。

  “他不是跟我玩不讲理这一套么,我他ma就要告诉告诉他,我张耀阳就是不讲理的祖宗!关公门前耍大刀,真是飘了。”我挺来气的说完,车子也正好到了小区楼下。

  小仙女对她姐说:“姐你上去吧,别跟我爸说他叫张耀阳。”

  她姐愣了下,点头说道:“知道了。”

  我看着小仙女没有下去的意思就皱眉问道:“你怎么不下去?”

  “我想陪着你。”

  “不方便。”

  “我就想陪着你,我肯定不给你捣乱,我不说话,就安静的呆一会儿行吗。”

  小仙女楚楚可怜的看着我,为了征求我的同意一个劲的往我身上扑,弄的我没办法了,只好答应了。

  一个小时候,打兜兜的那名教师的家庭住址跟校长的住址我便知道了。

  同一时间,我将电话打给智允阿姨:“干嘛呢?”

  “刚跟你爸吵完架,怎么啦?”

  “额……您那微博还玩呢吗?”

  “不怎么玩了。”

  “粉丝还能有多少?”

  “活人就剩几十万了吧。”

  “行,够了,阿姨您帮我个忙,转发一条微博内容,一会我将内容发到您的微信上,行吗?”

  智允阿姨想都没想就说:“行!”

  “欧拉,谢谢小妈。”调整自己的情绪,龇牙说了一句。

  “你叫我什么?”

  “小妈。”为了哄至于阿姨开心,就这么叫了一句,其实私下里我爸不止一次的找过我让我管智允叫妈,我总觉得有些别扭,就一直没叫。

  但是智允阿姨非常想让我叫她妈,这样就感觉是真正的一家人了!

  前两年我不叫,心里有点别扭,现在我都已经这么大了,父母们也都老了,文凭越来越能理解她们了,所以叫一声妈逗逗她们开心也是无所谓的事。

  结果刚挂了电话,我就收到一条转账信息,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是智允阿姨给我转来的钱,说是改口费!

  显然,她超开心。

  于是我更加高兴地回了一句:“小妈威武!”

  跟我智允小妈沟通完以后,我想了想又给迟小娅打了过去,对面那头传来懒洋洋的声音。

  我撅着大嘴唇子对着电话来了一个长达三十秒的么么哒!

  “变态昂,上来就在电话里亲我,整滴我羞羞哒。”丫丫龇牙乐道。

  “嘿嘿,想你了被,给你来个法式湿吻,有没有感觉到我浓浓的爱意呀,这是我新研究的电话做矮。”

  “我就感觉到一脸猥琐的气息扑面而来。”

  “靠,干嘛呢?”

  “拉屎呢呗。”

  “文明点!好歹是个大明星,说话就这么粗俗?”我仿佛看到这样一个画面,丫丫坐在马桶上,敷着面膜,摆弄手机。

  “你还知道我是个明星呢,上来就撅着你那厚厚的大嘴唇子调戏我!”丫丫突然问我:“吃饭了吗?”

  “刚吃完咋的了?”

  “那我就冲下去了,不给你留着吃了。”然后我就听见一阵冲水声,我就自行脑补被冲下去的米田共。

  “套路我,小混蛋!”

  “嘿嘿,又有啥事求我了昂?”

  “这话说的,没有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吗。”我让丫丫说的老脸一红……

  丫丫切了一声:“我现在算准了,你没有事不带求我的。”

  “就是想问问你,低调了两年,啥时候复出啊?”

  “复出不了了,全网封杀!”

  我愣住了:“两年过去了,你的事还没解决呢?”

  “哎,别提了,这不仍然在跑关系呢么,本来差点成了,上头有个人想潜规则我,不小心让我给打了,然后我感觉我彻底凉凉了。”

  丫丫说的轻描淡写,但我能够想象丫丫当时跟那个人会产生多激烈的冲突。

  “凉了也行,当个普通人也蛮好的。”我宽慰着说道。

  “我倒想当个普通人,我爸的公司已经让我连累的负债累累,都快支撑不下去了。”丫丫幽幽的叹了口气,语气也没刚才那般欢快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