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你在忍忍,我过阵子准备去上h发展做娱乐公司呢,到时候我签你,赏脸不?”

  “谢我阳哥给活路呗。”

  “那你看看!咱俩谁跟谁呀。”

  “你找我就这事?”

  “不是,还有别的事,你的微博还能用吗?”聊了关于她的话题后,终于我进入主题。

  “大哥,老妹我都遭全网封杀了,你说捏?”

  “好吧。”我无比汗颜的擦了下额头,论心态我就服丫丫,无论什么时候总是那么的积极向上,要是换做别人恐怕早就得抑郁症了。

  “你要干啥呀?”

  “想用你微博帮我转发一条信息,封杀的话那就是算了吧。”

  “也能发。”丫丫说:“我就是给微博屏蔽了,在事情没有得到转机之前我不想发微博而已,只要我一发肯定就得炸。”

  “那更好了,要的就是得炸的效果。”智允阿姨已经过气了,丫丫才是新一代天后,虽然这两年被全网封杀,早也是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人物,并且这两年选秀节目不景气,没有出现大红大紫的明星。

  而且丫丫到现在才二十岁岁,依然有一批死忠在等着她复出。

  “可是……”丫丫有她的担心,原本她跟公司商定好故意玩个悬念,一直压着,等着可以复出那天在发微博,绝对可以引发出大爆炸的效果,到时候效果将会是事半功倍,而现在一旦因为一条无关紧要的微博发出去的话,到时候效果就不行了。

  “为难的话就算了,我在想办法。”

  “你先跟我说说什么事,我听听。”

  “是这样的……”

  随后的时间我就在给丫丫讲述这件事,她听了后异常的气愤,并且对我说虽然她的微博不能发,但是圈中有一些朋友,她们的名气也都不小,可以去找她们帮帮忙。

  我听了后,这样更好了,有了丫丫跟智允的帮忙,绝对能让阳光幼儿园火上特么一把,到时候我看看谁还敢去你们学校上学,谁还敢对你们学习进行投资,奶奶的!

  挂了电话,小仙女一脸的不开心,特别委屈的在那低头不语,面对我的公然撩妹,她没有办法,也没有权利来约束,她明白此刻应该管我的是皇妃而不是她。

  U√{。

  换句话讲,现在的她也是我撩的众多姑娘之一,她已经完全失去了主导权。

  “你看我说你在这不方便不高兴了吧。”我无奈的点了根烟说道。

  “我也不想这样,可心里就是难受。”小仙女红着眼眶看着窗外。

  “我跟丫丫她们都是闹着玩的,小仙女其实有时候我觉得你跟我分手是对的,我这样的人也不值得你痴情等待。”

  小仙女有些感慨:“小冤家,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以前的是专一,痴情,对女朋友很认真的男人,怎么现在……”

  “人都是会变得,我也同样如此,不瞒你说,我这几年的改变皇妃看在眼里,所以她现在特别恐慌,想要跟我结婚,早点结了婚就可以约束我,因为她也害怕我这样的有一天会毫不留情的抛弃她。”

  “那你是怎么想的呢?”

  “两方面,除了七爷那边,就是我自己也真的对待婚姻没有改变好,就像咱俩现在这样,我不知道该跟谁结婚,好似谁都挺喜欢,但好似有没有你们谁都一样,总是感觉差了那么一点。”

  小仙女明白了我话里的意思,她说:“我想我知道为什么。”

  “什么?”

  小仙女摇摇头,这一次她选择沉默。

  她并不想告诉我,张耀阳,恐怕连你自己都没有发现,你跟迟小娅说话的时候是那么的温柔。

  小仙女看在眼里,我最喜欢的其实是丫丫,只是没有发现罢了。

  后来当我回想起自己的青春时,一切的改变都是从初中毕业时,丫丫跟我说分手以后,我的专一性格就变得飘忽不定起来。

  如果最后是你,迟到一点真的没关系……

  七八个小时后,潇洒哥等人终于开车赶过来,他们见到小仙女的时候都愣了下,紧接着集体喊了声:“嫂子好。”

  这一声嫂子好顿时给小仙女叫的不好意思了,小脸整的通红。

  “别他ma扯犊子了,来就办正事。”几个人刚赶过来也都挺累了,我带他们吃顿饭,休息一晚上,明天争取几个回合内就拿下校长他们。

  “那啥,我媳妇呢?”黄平夹了一口凉拌黄瓜问了一句。

  “跟人跑了。”

  “滚你大爷的。”

  “你个傻x,你媳妇呢你不会打电话问,问我干啥。”我呲了他一句,紧接着将事情的经过跟他们讲了一遍。

  潇洒哥听完后,就说:“咱们咋整,轮了那个娘们呗?”

  “我看给你轮了,轮了不犯法昂?咱们不能那么整,明天咱们就跟在她后面,啥也不干,就跟着,吓都吓死她。”

  “哈哈,行,然后呢?”

  “然后在说然后的事,今天都累了,早点休息吧。”

  “你晚上轻点折腾,别整肾虚了。”潇洒哥冲我挑了挑眉毛,暧昧的说道。

  吃完饭后,我们就各自休息去了,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早的起了床,算了下时间,幼儿园是七点四十到八点之间到校就可以,而她们老师要在七点半之前到校,打兜兜的那名老师在七点十分的时候就从家里出发,骑着个小电瓶在大街上悠悠的。

  我们开车追了上去,追到与她平行的位置上,摇开车窗,潇洒哥贱嗖嗖的对她吹了个流氓哨:“哎,美女,一个人啊?”

  这名打人的幼师名叫刘予佳,小名佳佳。

  佳佳瞥了眼我们,挺无语的加大油门,默默的离开了。

  但是它一个电动车怎么能跑过阳哥的太奔驰,稍稍一踩油门再次追了上去,潇洒哥继续调侃道:“哎,大美女,交个朋友呗,出去喝点,在你嗨皮。”

  佳佳见我们死皮赖脸的跟着她,当下有点急,也看出来我们是纯粹为了调侃她玩,这种人在她眼里就是地皮小流氓:“我不认识你们,也不想跟你出去喝酒。”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