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总威武!”潇洒哥很配合的舔了我一句。

  “可是她报信了,为什么要轮她?有那么严重吗?”小仙女同为女人,知道这样做的伤害有多大。

  “跟我玩心眼子,我就整她!”我脸色阴狠的说道。

  小仙女愣住了,不禁再次打量我的侧脸,发现我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从前心里很善良的我,好似已经没有了,除了恶就恶,耀阳,这两年你究竟经历了什么……

  很快的我们到了校长家,咣咣敲了几下门根本没有人开,屋里面甚至连光亮都没有,接着我们又在楼下找了一圈他的车子,果然没有发现他的车。

  然后便驱车上大街上去堵他,如果校长一旦跑了,事情就变得麻烦了。

  原本我的计划就是让他忙于解释这件事情,尽量在大众人民面前维护自己的良好形象,到时在让佳佳出现揭露他的人品,必将让他身败名裂。

  可是他现在要是突然不吭声,躲起来了,那这件事很有可能就变成一场恶意造谣的流言蜚语,到最后一切都会不了了之,我一定要找到他!

  王总给我打来电话,不负众望的说:“张总我找到他的车了,正在哈同高速的休息站加油呢,让我们给扣住了。”

  “等我,马上过来。”

  一个急转弯,车子一套完美的小飘逸奔着哈同高速驶去。

  就这么一会儿,这货干出去这么老远……

  还未走近就看见王总的车在街边打着双闪,将车子停在路边口,就问道:“他人呢?”

  “让我们扣车里了,幸好我在交警队那边有人,第一时间调了监控录像,一路飞驰180迈才给他追上。”王总松了口气说道。

  “王哥,谢了,这份情我张耀阳记下了。”

  “嗨,咱们之间还说那些干什么,怎么处理他?”

  “绑吧绑吧扔我后备箱里。”

  “妥,他媳妇呢?”

  “也扔我车里。”

  “好,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张总我劝你一句,绑架的事还是做不得的,毕竟这是法律社会。”王总善意的提醒我:“但是话说回来有些时候理说不通的情况下还是要采取一些非常手段的,别的我不敢保证,在局里还是有人的,只要你不弄死,弄残,你王哥就有这能力保你没事。”

  “王哥谢谢了呗。”

  “客气的话甭说了,回头请我大保健。”

  “必须必的,回头电话联系,我张耀阳什么人我也不多说了,咱往下处。”

  “妥了!”

  跟王总寒暄完,我们一行人就开车往回走。

  在车里校长媳妇挺恐慌的:“孩子们,我们家老刘怎么惹到你们了,你们说说,阿姨给你们陪个不是。”

  “阿姨你说话的方式就比你家那玩意说的听着舒服多了。”

  这女的一看我们也不是大恶之人,感觉能说,就以一副家长的口吻对我们说道:“孩子,出了事情咱们沟通,解决,没有什么是说不开的事情,对吗,咱年纪轻轻,阿姨知道你们正是处在冲动的年纪,做事不考虑后果,但是你们要想想你们的父母,如果你们误入歧途,坐牢了,留下年迈的父母他们以后怎么办,我也有孩子,要是我们出点事,你哥他们怎么办,是不是,咱有些时候要换位思考。”

  这还没怎么地呢,就给我们聊成她的亲戚了,也给我们聊到坐牢了,我晕。

  “阿姨我们本来没想杀人的,咋被你聊的想灭口了呢。”

  阿姨一听:“孩子,千万不能有这样的想法呀。”

  之后这阿姨就跟唐僧一样在车里一顿磨叨,我尽量将车里的音乐声给调大,坐在前排还好,坐在后排的就听这女的一顿墨迹,脑袋嗡嗡的。

  看正!J版章节Yy上R:《

  浪斌受不了了,扒楞下副驾驶的小仙女:“嫂子,你敢不敢跟我换个座位?”

  “不敢。”小仙女呵呵一笑,果断拒绝之。

  “阿姨我给您跪下了,求您别给我们上课了行吗?”浪斌只好无奈的说道。

  “孩子我是为你们好……”

  “别他ma墨迹了,捅你好啊?”潇洒哥终于忍不住了,掏出腰间的匕首吓唬她,顿时给她吓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车里终于安静了。

  但也就安静了能有一分钟?唐僧转世又开始墨迹了:“前面是弯慢点开……开慢点我要吐了。”

  我勒个乖乖,真不赖人家校长出去搞破鞋,谁娶了这样的娘们都受不了,也太墨迹了。

  ……

  屋里,等我们走后,屋里就剩黄平跟佳佳了。

  黄平看了眼遗落在墙角里的小东西捡起来凑在鼻子跟前闻了闻,一脸的享受。

  恐惧源于未知,佳佳在被他们几个祸害完以后就显得格外淡定了,甚至还能跟黄平聊上几句。

  她好奇的看着黄平略显变态的行为,问道:“你喜欢玩?”

  “哦?”黄平见她说的这么专业,难道是同道中人?

  “经常有人跟我买不洗,我几块钱买的卖他们好几十甚至上百,尤其穿的天数越多的,这帮人就越喜欢,你也是这种人?”佳佳将她的经历给说了出来。

  我靠,这下可颠覆了黄平的认知,刚刚看她玩命抵抗的样子,以为她是个良家少女,内心都有一些不忍之情。

  可是当她知道她卖过这些东西以后,黄平立马觉得她的人生很丰富精彩,毕竟卖这些东西的人是要让顾客当场验货的。

  简单来说就是你要当着顾客的面脱下来,来证实这是你穿过的而不是别人穿过的。

  在加上一些比较高端的客人还会额外支付一笔钱让他们去做更多的事情,我就不详细讲了,大家也都懂得。

  所以她们这种人可以叫做微商,也叫做高级“吉女”。

  黄平让她说了来了兴趣:“哎,那啥呗,咱俩呆着没什么意思,玩会被就?”

  “玩呗,我以前趁我男朋友不在家的时候经常领顾客回家玩,惊险,刺激,而我家光丝袜就几十条。”佳佳眼珠子一转,立马说道。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