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就有一大批作者来到小仙女她姨姐家楼下,事先安排好的她姨姐跟兜兜就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讲述这件事情的经过。

  这下子人们终于相信网上的这件事是真的,并非谣传,并且声明要社会给一个说法。

  随后,这帮记者更是冲到楼上,对着四个人正在互相殴打的人进行采访。

  “您就是阳光幼儿园的校长吗,听说您潜规则女幼师,包庇她对其儿童下手打人,这件事怎么解释?”

  “是谣言还是在真的?我们刚刚已经采访了那名儿童的母亲,小孩子是不会撒谎的对吧?”

  “这名女幼师就是那天打人的吧?你们几个浑身都是伤,是出于什么原因?是她男朋友发现她跟你有不正常关系,所以你们现在才会出手互殴的吗?”

  霎时间无数个记者,无数个问题将他们包围,校长感觉自己头大了,非常后悔当时没有跟我好好谈判,如果当时能够不装逼,或许他现在还是阳光幼儿园的好校长,每天过着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小日子。

  后来这名校长被其他股东联名开除,老婆与其离婚,五十来岁的人生也彻底改变,每天喝大酒,赌大钱,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

  这名女幼师跟男朋友分手了,教师资格证也被取消,终生禁止在干任何有关于教育行业的工作。

  而我原本就打算用一些正面手段教训她们的,可到了最后还是不得已使用了一些暴力手段,我也很无奈。

  这件事情里我最要感谢的就是丫丫,如果不是她,也达不到这么好的效果。

  事情结束后,我第一时间给丫丫打了电话过去:“二丫,三克油玩瑞玛吃。”

  “玩内吗踹,你妈卖嗨。”丫丫以为我是在骂她,顿时炸尿反骂我。

  “额,你个盲流子听不懂英文是咋的,我说的是三克油玩瑞玛吃,非常感谢的意思。”

  “嗨,中国人不说中国话,说什么鸟语,马上就要干仗了,你在说英文,小心挨揍。”丫丫打了个哈欠说道:“大早上打电话就这事?”

  “恩,为了感谢你改天有空请你吃饭。”

  “不帮忙就不请我吃饭了?”

  “那倒不是,呵呵,在哪呢?”

  “去偏远山区做公益去了,先做个好事,过阵子等着复出。”

  “有人签你了?”

  “嗯,有个大公司愿意在我身上赌一把,关系挺硬的,对我来说是个机会,虽然钱给的不是很多。”

  我沉默半晌:“二丫,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滚,叫他ma谁二丫呢,听着跟乡野村姑傻大妞的名字是的。”

  还是这么粗暴!我无比汗颜的擦了擦额头,尴尬的看着闻声向我看来的潇洒哥他们:“你们吃你们的饭,丫爷,正常操作!”

  潇洒哥他们会心一笑,继而继续讨论佳佳的“霍”有多好。

  “啥前回来昂?”

  “不知道呢,得,这里信号不好,村里也没电,先不跟你聊了。”丫丫好似挺忙的,头一回这么着急挂我电话,弄得我心里还有点不舒服呢。

  吃完早餐,我们不得不回鹤g了,走的时候小仙女眼圈红红的,对我展现出了浓浓不舍得情绪,这种情绪感染着我,让我也很不舒服。

  “回去吧!”

  我招呼一声,车子缓缓启动,从后视镜就看着她有些单薄的身影倔强的矗立在风中,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里非常难受,脚下加大油门,不愿再看这幅画面!

  我跟黄平一个车,潇洒哥他们在另外一个车。

  黄平就对我说了:“哎耀阳哥你咋寻思的?”

  “我也懵逼了,真的。”

  “给不了她未来就不要招惹她吗,看看她刚才哭的那个样子我都心疼。”

  “说的是废话,我不心疼么,我也心疼,可这有什么办法,你个臭鞋平没资格说我!”

  “我干啥就没资格说你了?”

  “靠,不是你玩人家臭鞋,丝袜的时候了?还他ma跑人家玩去了,你个三炮!”

  “我那叫练物,咱俩的性质不一样,你这叫啥,叫不忠,叫博爱。”

  我呵呵一笑,表示不服。

  “怎么的,说的不对?”

  “你说好点听那叫恋物,其实就是心理变态,我最起码是正常男人,我这叫博爱。”

  “爱博而情不专叫渣男。”

  “滚犊子,你去那台车去,别他ma老在这气我。”我烦躁的给他一记大飞脚,这逼死活不走,就要跟我一台车,一个劲的给我上课,谁给他的勇气呢?

  早上出发,下午三点左右才回到家,铂叔已经成功的将公司给变卖,就等着我去签字,看着这几年的劳动成果忽然一下子就没了,整的我心里还挺不舒服呢。

  公司变卖的这些钱,我一分都没要,全都给了皇妃,并且召集这帮人对他们说:“咱们下一步的目标,上h,开娱乐公司,虽然我们都不是很懂,但是有人带,起来的也快,公司届时走股份制,在这里的有一个算一个,以后全都按股份分成,固定工资滚他ma犊子。”

  “阳哥威武!”

  “阳哥帅气!”

  众人欢呼。

  我们卖掉了公司,退掉了房子,收拾好行李大包小包的前往上h,就是这么的干脆利索。

  由于人多,我们没有坐飞机,而是买的软卧,那种一个屋子四张床的那种,躺着就是睡也不累。

  “张耀阳,你过来。”皇妃对我招了招手。

  我跟皇妃都在上铺,便说道:“过来个毛,就这么点距离有事你就说被。”

  \"…、M首;发o*

  “你过来就完了!”皇妃瞪了我一眼。

  我扑棱一下子坐起来,火车这个车厢太矮了,整的我都没办法坐直:“啥事啊?”

  “上我这来。”

  “嘎哈呀?”

  “来就完了,真墨迹。”皇妃有点要急眼。

  我叹了口气,费劲巴拉的过去了,然后皇妃就躺下了:“你抱我睡。”

  我愣了愣:“这咋的了,我才几天没在家,就给你憋成这样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