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妃嘿嘿一笑,用一脸甜腻腻的声音说道:“老公,伦家都想你了。”

  “想我也不能再这做啊,这下面有人。”

  v);FK

  “那你看她俩。”皇妃指了指下铺的黄平跟汐汐,两个人不知道啥时候啃一块去了,我这个无语,早知道就给他俩买一张票了,这样是不是能省点?

  “咱们不能像她们那么龌龊,忍一忍,等着到了上h,休息的时候在办行不行?”这几天跟小仙女天天办事,整的我现在对这方面是一点都不寻思!

  女人的第六感超级准,平日里一向色眯眯的阳哥此刻竟然耐得住寂寞,谁敢信?皇妃自然是不信的!

  皇妃狠狠的在我胳膊上拧了一圈,眯着眼睛说道:“王八蛋,背着我出去搞破鞋了吧。”

  “不可能!你阳哥是那样的人吗?”

  “那我不管,现在就要。”

  “靠。”

  女人要是上来这股子劲头,那真是没办法整。

  “你忍忍就不行?我都能忍住,你忍不住了?”

  “我不管!你现在不要我,肯定就是外面有人了。”

  得得得,我真是怕了皇妃了,只好咬牙跟她办事,只是可怜了阳哥的这个老腰。

  说实话,这个小地方真是施展不开,阳哥一身本事发挥不出来。

  “别整了,留着寻思回上h在整,算我求你了行不?”

  “滚吧。”皇妃哼了一身,翻了个身不在理我。

  我悻悻一笑,溜回自己的床铺。

  要不是皇妃说我都没反应过来,刚刚已经睡着了,这仔细一听,可不咋的,汐汐跟黄平两个人在下面正事呢。

  当下我探着脑袋下去了:“你俩能不能小点声,贱人!”

  汐汐从被子里出来了,满身是汗的说:“要不带你一个?”

  “滚,贱人!”

  黄平不乐意了:“你老骂我媳妇干什么。”

  “你更贱,让一个女的压在身下,完犊子!”

  “懂个屁,媳妇咱俩不理他,继续。”黄平将被子一蒙,跟汐汐继续……

  这个屋子不能呆了,有毒,整的我都睡不着了,于是我跳下去,踏着拖鞋就去潇洒哥他们那屋了,他们这屋就比较和谐了,三个人坐在那打扑克喝凉水呢,给我潇洒哥输的直打嗝。

  “能不能行了,你们是不是偷牌了,每次一要地主就是输,这炸弹赶上你家开的了。”

  “炸死你。”浪斌挺气人的说道。

  “炸哭你。”铂叔跟着咧嘴一乐,偷偷的又手里没用的牌从背后扔了浪斌。

  “你俩别装,看看这把怎么收拾你们。”

  铂叔指着潇洒哥没喝完的半瓶子矿泉水:“干啥呢,干啥呢,玩赖呢?这水不喝完留着养金鱼呢?”

  “缓一会儿的,着个屁急。”潇洒哥差点喝吐了,感觉胃都顶着了。

  “你个玩赖的选手。”

  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差点干起来,我顿时插话道:“来来来,带我一个,咱们四个打414。”

  “不带你,滚犊子。”

  “你个,输死你。”

  “就不带你。”潇洒哥是这输急眼了,就像一条疯狗,逮谁咬谁。

  “我招你惹你了,冲我发什么火,脾气咋这么酸性呢,随谁呢,你爹我也不这样呀。”

  “滚,臭三炮!”

  “带不带我?”

  “不带!”

  “好,很好。”我上去就给他们的扑克撕了,不让他们玩,最后没招了,方才带我。

  而分伙的时候我就跟潇洒哥一伙,关系就是这么好,刚才还吵得干点干起来,现在就能并肩作战!

  脾气上来的快,去的也快。

  也可以说我们压根都没有生气,平常就是这样的。

  “潇洒看你阳哥怎么带你飞。”

  “阳哥威武!”

  “414,给车(也叫给风的意思)!”

  “QKA,四个六!炸死你俩,给我喝水!”

  潇洒哥特激动地指着浪斌跟铂叔,一晚上了,终于赢了一把。

  可能是潇洒哥真的太吵了,惹来旁边的人不乐意了,他们推开门冲因为激动而站在门口的潇洒哥说道:“哥们,能不能他ma小点声,火车你家开的?”

  我在想如果这个人说话不带脏话,好说好商量的话,潇洒哥肯定不带急眼的。

  “你跟谁俩呢?”潇洒哥顿时梗着脖子回了一句。

  “你想咋的啊?”这人也不是个善茬,扑棱一下就站起来了,屋里的几个同伴连忙拉住他:“刘砍,算了算了。”

  “潇洒哥,回来。”我冲潇洒哥喊了一句,同时冲那边人的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哥们,我们小点声。”

  这个叫刘砍的青年瞪了眼潇洒哥,随即气呼呼的让同伴给劝回去了。

  “麻个闭拦我干什么玩意,这蓝紫真是没挨过揍。”潇洒哥挺憋气的说道。

  “行了,消消火,出门在外,咱消停会吧,外面不比家里。”铂叔开口说了一句,潇洒哥老实不少。

  但他心里憋气,感觉这面子过不去,之前我就说了,我们自从在鹤g成为最红的那一批人以后,整个团队除了铂叔都是心高气傲的,根本不吃亏。

  当下潇洒哥被人当面给怼了,就想去找茬,也可能是碍于面子,于是他摔扑克的声音更大了:“两七!!”

  这个声音,我能明显感觉他是故意的。

  我便笑呵呵的劝了一句:“潇洒哥算了,咱犯不着跟他置气,咱玩咱的。”

  潇洒哥一脸随意:“我没置气呀,我声音就这么大,这就是我正常的声音,咋的,火车他家开的?他让我小声我就小声!”

  “你没完了是吧。”这个叫刘砍的青年终于忍受不住,一脚踢开门指着潇洒哥就骂了一句。

  “看吧,是他先骂我的。”话音落潇洒哥就要动手。

  “潇洒,给我住手!”铂叔现在是我们团队里最有威严的人,他说话我都得听,他一嗓子吼了下去,潇洒哥真就不能动弹,只能捏着拳头恶狠狠的瞪他。

  刘砍一看就是个硬角色,指着潇洒哥:“喜欢玩扑克回去玩去。”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