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将身子一扭,带着小情绪说:“没理他,烦他,不想跟他说话。”

  看着我妈就跟小孩子似的,整的我无奈的笑了笑,完了跟我瑶瑶干妈解释着:“这整差了,我以为我妈跟我爸说坐火车来的呢,谁知道他俩没沟通,哎,这整的。”

  “没事,你们先吃点东西,我们这就过来。”

  “好嘞。”

  我们一大帮人呼啦啦的进了kfc,这让原本就很拥挤的店变得更加拥挤了,我们这帮人几乎占据了二楼的半壁江山。

  吃着香辣鸡翅的我对正在吃鸡腿堡的皇妃说道:“哎,你说咱们要是在这边开个这种店是不是也挺赚钱?你看看这人流量多老些呢。”

  “算了吧,这要是哪天咱们国家跟老美干起来了,这种店全gg,参考乐天。”

  “现在是和谐社会,哪有那么容易就干起来呢。”在我的认知里,就算真干,也得等百年后,那时候阳哥早就进入六道轮回了。

  “你知道你爸为什么回来不?你知道我们国家为什么年满十八岁就要当兵吗?不要感觉战争离我们很远,有些时候它就是很近!你永远不知道明天跟战争哪个先来。”

  我俩就对战争这事展开激烈的讨论:“来来呗,来也是他们用高科技战斗,也不是咱们战斗,咱们该干啥就干啥被。”

  “你少给我转移话题,干起来的话,两国双方可能先打贸易战,到时候车,店什么的有关的肯定受损老严重了,你干这玩意,赔哭你。”

  “袄,那人家不怕赔,就我怕赔,人家开这玩意就不打仗,我开这玩意就打仗了?”我梗着脖子问道。

  “你别跟我俩抬杠,我那不是说有可能么。”

  H,R&

  “有可能个屁,咱这是校园,青春,都市,情感,痞爱文,怎么可能有战争呢,那成啥了?抗日神剧了,书友们早弃书了。”

  “你少在这跟我俩一言不合就开车,这视角让你转移的就不对!”

  “肿么滴呢?”

  “情深深雨蒙蒙是爱情,都市,情感不?它就有战争,跟那没关系,所有的东西都是背景,剧情突出来的人物跟性格,引发我们的思考空间。”

  “我不跟你犟,等我开好娱乐公司,非得让你写一本小说,给你拍个电视剧行吧。”我无语的白了她一眼。

  她不服气的切了一声:“我写小说绝对火。”

  “没有人看,上火的火吧。”

  皇妃咣的一声将手里的汉堡一摔:“张耀阳你能能行了?气我有意思怎么的!”

  这几天我没少气她,她对我有点忍无可忍:“我发现从吉了回来你这脾气明显见涨啊,是不是外面有人故意找我麻烦呢,想甩我直接说!”

  “别在那不可理喻了。”我也不想理她,这块这么多人呢,好多都往这边看,弄得怪尴尬的,便自顾自的拿起桌子上的饮料就开嘬。

  “让你喝,我让你喝!”皇妃咬牙切齿的捏着我的被子顿时饮料喷出来一身。

  “你疯了吧。”

  我俩的忽然争吵引起了周围人所有人的注意力,包括我妈在内,自从上次我妈跟皇妃有过吵架之后,两个人都开始有意的修复关系,每次出事了,她俩都是联合在一起收拾我。

  这次也不例外,不管对与错,我妈过来对我就是一拳:“熊孩子又欺负人家恩妃。”

  “你知道个啥,吃的汉堡得了。”我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给人道歉,快点的。”我妈想用她的威严镇住我,抱歉,从小我就觉得我妈没有任何威严。

  皇妃也会配合,像是受尽了极大委屈红着眼眶,看着楚楚可怜的。

  “你别演戏了,说你委屈还哭了呢。”我呛了一句皇妃。

  “阿姨,他外面有人了,养小三了,我不能跟他过了。”皇妃猛地就开口了,顿时吓我一大跳,我知道这肯定是她随口胡说的任性话。

  可我心里却咯噔一声,随即说了声她有病之后,就下楼去抽烟了。

  这人呐,真不能做亏心事,不然心里都是突突的。

  我妈从店里出来,带着劝对我好声好气的说:“妈现在不说你,也不吼你,好好跟你说,皇妃那丫头这两年对你啥样你心里应该有数么,当初你叛逆创业,人家给你拿钱支持你,在你啥也不是的时候就做你背后的姑娘,一句怨言没有,死心塌地的跟着你,一年到头来回家的次数都能用手指头数的过来,这种丫头上哪找去?还有,妈跟你说,这个小姑娘她没有亲生爸妈,本来就可怜,你还没事就凶她,她还得忍着你的臭脾气,你俩还没结婚呢,知道吗?人家凭啥惯着你,你不要把对你的爱当成理所当然,24岁快25岁的小伙子了,就不能让让人一个姑娘吗,你管她对与错呢,你就是认错掉肉咋的?”

  “我知道。”我不耐烦的摆摆手。

  “你知道个屁,每次说你你都说你知道下回还是那样,就跟你那死爹一样一样的,脾气臭。”

  “我脾气在臭也是你生出来的。”

  “咋的,意思怪我了呗?”

  “不怪你还能怪我啊?”

  “臭小子!”

  我跟我妈都笑了起来。

  “赶紧,上去哄哄人家小姑娘,看着可怜劲,这么好的丫头你给我弄丢了,我都得被你气犯病。”

  我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想法,连忙拉住我妈:“哎,妈,我问你,我要是给你整俩儿媳妇,你开心不?两个人伺候你。”

  “我开心,开心个屁,儿子,你外面真有人了?”我妈一下子就紧张了。

  我挠了挠鼻子:“没有,没有人,就是随便问问。”

  “我告你袄,别跟我瞎扯,等着你在这边的公司弄好以后,就跟人恩妃把婚结了,别这么浪荡下去了。”

  “结婚的事不着急,赶趟,你儿子才这么小,在玩两年的。”

  “我不管你玩多少年,最后都要有一个家。”

  我点点头说了声知道了,然后返回二楼,看着皇妃红红的眼睛在那可怜兮兮的啃鸡腿。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