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下意识的就问了一句,因为我在心里是真的打算签约小仙女的,首先签约小仙女可以说是一本万利的存在,她成功在手机软件上,签约费用也不高,在加上有颜值有长相,就算不能大火,也是轻轻松松就能赚钱的。

  在一个,就算小仙女不能给我的公司创造任何利益,出于私心我也是打算签约她的,在我自己有能力的情况下,我让爱的人过的更好。

  “为什么?你说为什么?”皇妃总是觉得我跟小仙女还有爱情,生怕我们走的太近,爱情死灰复燃,她很反感我跟小仙女走在一起,就是我去吉l的那几天,她都非常的担心,不过聪明的她在那个时候并没有将我看的太紧,聪明的女人会知道控制男人有一个度。

  可是皇妃越担心什么,越证明什么,我到了还是在吉l跟小仙女发生了关系,女人的第六感可以说非常的准,而通常男人在这种心虚的时刻总是会说她在无理取闹,可事实上她真的是在无理取闹吗?显然不是。

  “哎呀,你要对我跟对你有点信心,我张耀阳是那么花心的人吗?”

  “你是。”皇妃很确定的点点头。

  我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行,我是好吧,那我可真去花心了,不然都对不起你给我的这个评价。”

  “那你去喽。”皇妃得瑟的说:“哎呀,看来我也得去找男人约会去了,在不约会我就老喽。”

  “你去呗。”我笑呵呵的应了一声:“给我找一套休闲的衣服,我去找丫丫。”

  “打个电话就得了呗,用得着亲自去吗?”我跟皇妃该吵吵,该闹闹,但是在正经事上绝对不胡来,她给我找了一套puma让我换上。

  “不行啊,人家已经找好新的公司了,我要是光打电话显得一点诚意都没有。”

  “得走几天呀?”

  “还不知道呢,听说她在一个挺偏远的小山村去做好人好事去了。”

  “路上注意点,不用着急回来,我自己在家没事约个人什么的,嘿嘿。”

  “我踢死你。”

  跟皇妃闹了一会儿,我便一边往机场走一边订机票,同时给丫丫打了一通电话,但是她没接。

  我只好给钟不传打了过去:“在他ma哪呢,小逼!”

  钟不传那边挺吵得,叮叮咣咣的声音:“跟村民拆房子呢,你个老王八犊子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呢,我寻思你都忘了我呢。”

  “你就是做鬼化成灰我也不能忘了你啊,你跟丫丫在一起了?”

  “这会没有,她应该是去慰问老人了。”钟不传喘着粗气,将手里的手套往地上一扔,随即坐在砖头上点了颗烟,舒适的抽了一口,方才说道:“啥指示呀?”

  “你们去的哪个地方,告诉我,完了你别告诉丫丫,我现在过去。”

  “行来吧,陪我盖两天房子,太他ma累了。”

  “不就是去做好事去了么,咋还拆上房子了呢?”

  “做戏不得做全套的。”

  “真诚一点,少一点套路。”

  “你别扯犊子,你过来保准两天累趴架,这里啥都没有,这手机充电都快干完五个充电宝了,得,不说了,你来了给我发个微信吧,我提前去接你。”钟不传跟丫丫都是急匆匆的挂了电话,可见在那里电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奢侈品。

  现在的电源已经是我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东西了,像电脑,电视,手机,做饭每一样都用电,而丫丫她们去慰问的那个小村里竟然连电都没有。

  更新最v快上uFl~

  这样想着,我就上了飞机,当然飞机不是直达,而是就近的一个城市落下,接着在坐客车去他们的那个村子。

  我坐车基本什么风景都看不了,就是各种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记得当下车的时候,跑到沟边哇哇一顿吐。

  虽然过惯了城里的生活,可真当让我走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地方,我仍然感觉很适合我。

  地面坑坑洼洼的,尤其是下完雨以后显得更加的泥泞不堪,周围的房子竟然都是稻草房,在风中摇摇欲坠,给我的感觉风只要稍微大点,就能将其吹倒一样。

  钟不传造的满脸蜡黄,脑袋顶上全是灰,身上都是砖头印子,叼着烟冲我嘿嘿一乐,除了看见牙白以外,这眼睛跟嘴在哪都找不到了。

  “我去,你这是慰问来了逃难来了?”

  “草,你在这边住两天试试。”

  我顺手也点了根烟,跟着钟不传就往村里走:“没告诉丫丫吧?”

  “没呢,干啥,要给她一个惊喜么。”

  “嗯!”

  “啥惊喜啊?给没给我带个礼物哇?”

  “我就是惊喜,带个毛,你啥都不缺。”

  钟不传瞬间就要哭了:“真的,哥,我也就是电话挂快了,不然非得让你给我带点肉过来,来这边整整一个星期了,连肉没吃到过。”

  钟不传一路上在向我诉苦,期间偶尔有几个面黄肌瘦的小孩用一种好奇,陌生跟恐惧的眼神看向我。

  他们身上很脏,灰尘更是布满脸上,如果在城里,我想父母一定会说,身上全是细菌,赶紧洗脸去。

  但是这里的孩子好似已经习惯了一样,根本不在乎。

  我心里没由来的有一种不忍的情绪蔓延在心头开来,当我们还在抱怨着生活不如意的时候,这个地球上有更多的人过的比你还要不如意,但他们仍然选择坚强着活着。

  走了大概二十多分钟的样子,终于走进了这所小村庄,里面的贫困比我想象的还要贫困,当时我的一个想法就是等我出去以后,一定要给这里捐款,虽然我只能帮助他们一点,但能帮一点是一点,都是苦过来的孩子。

  有些时候我们赌钱,仅仅输了一场,不痛不痒,却能够让他们可以很好的过上一年,贫富差距真的大。

  一路上带着感慨进了村子,这个时候大家基本都已经熄灯休息了。

  但是院子里的一幕忽然映入我的眼前,让我愈发的觉得丫丫是一个超级有爱的小姑娘。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