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诶,丫丫,丫爷!!别他ma闹了,赶紧的,不出来是吧,那我可跑了啊,一会儿给你自己留在这边吓死你。”

  周围依然静悄悄的,鬼天气仿佛铁了心要配合丫丫整我一样,刮的越来越大了,期间还给一个已经没忍住的破败稻草屋的玻璃吹开,发出叮叮当当作响声。

  不能往里看了眼,内心非常的恐惧,生怕看见一道人影我不就傻了。

  于是乎我赶紧哼着小曲给自己壮胆,脚下逐渐加快步伐。

  可是忽然间我脑海里就冒出一段话,一般晚上唱歌给自己壮胆其实更容易招来鬼魂,然后一些恐怖的画面就在我脑海里浮现了。

  我就极力的控制自己不要去想,不要去寻思,这玩意就是自己吓唬自己呢,但是越不打算去寻思脑子里出现的画面就越多,哎。

  于是阳哥从快走变成了快跑,最后变成了嗷嗷撩。

  可是手里拎着水桶呢,也跑不快呀,头皮发麻,后背呼呼冒冷风。

  前面有一跟棍子在挡着,我一个没站稳噗通时候就倒了,水也洒了一半!

  忽然间就传来丫丫哈哈大笑的声音:“张耀阳你乐死我了,还是个大老爷们呢,瞅瞅给你吓得,真完犊子。”

  我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身子就像中邪一般,嘴角勾起一抹令人感到阴森恐怖的笑容,声音特低沉的说:“是吗。”

  这一声是吗让丫丫愣住了,再也笑不出来,因为她明显感觉到,这个声音不是张耀阳的,莫非真的中邪了?

  都知道在晚上不能谈论鬼魂,尤其是这种偏僻的小山村的晚上更是不能开跟这种有关的玩笑,不然你很容易中邪!

  所以当我这个奇怪而又陌生的声音出来后,丫丫没由来的一慌,声音也变得谨慎起来,她试着叫了我一声:“耀阳?”

  我没反应,空气红变得很安静,丫丫紧张到咽口水的声音都能听得见,一旦我中邪,眼下就她一个姑娘肯定跑不了。

  她不是没有听过某些传说,当下也害怕。

  “别闹了,耀阳。”

  “是吗。”我的嘴里再次发出那种令人害怕的声音,紧接着我慢慢的回了头。

  当时丫丫脑海里特别害怕的,她生怕回头以后是一个没有脸的男子!!

  “你看我!!!”我的动作由慢便快,猛地一回头,给丫丫吓得啊的一声坐在地上。

  “哈哈哈。”这回轮到我大笑起来,声音也从刚才的陌生感恢复成正常:“你个臭丫头还吓唬我了。”

  “好你个张耀阳还会吓唬我了。”丫丫吓得声音都带着哭腔,对我屁股一顿踢。

  我就一边跳一边躲:“谁让你先吓唬我的,我还以为你胆子变大了呢,不是小时候去拉屎都得让我陪着的姑娘了呢。”

  “滚!讨打。”

  丫丫知道我是逗她的以后,也不是那么害怕了,就跟我闹了一会儿。

  忽然一阵风掠过,我跟丫丫没由来的对视一眼,纷纷停止打闹。

  丫丫浑身发麻的说:“我怎么有点害怕了呢。”

  “我也有点害怕了,要不咱俩跑回家吧。”

  看《正:版I*章x节Y上¤`$`

  “行。”

  话音落,我迈开腿就跑。

  “等等我!!”

  丫丫两步就跳我后背上了。

  “下去,怪沉的。”

  “不下。”丫丫属于整个人挂在我身上,勒的我都喘不过来气,但是现在她确实害怕了,也害怕我给她独自仍在这边,所以说什么都不肯下去。

  “鬼一般都从后面来。”我不由得吓唬她。

  她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于是乎做了一个你们怎么都想不到的动作,那就是从前面挂着我,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双脚勾着我的腰。

  这姿势我怎么感觉有点……

  “姑娘注意下你的尺度,我是个正常男人。”好吧,眼下虽然有点害怕了,但是丫丫这动作整的我心猿意马的。

  “人家害怕嘛。”

  很罕见的丫丫竟然撒娇了,将头埋进我的胸口里,说什么都不肯下去。

  我则是像个树袋鼠一样,挺没招的抱着她回家。

  回到家丫丫还是感到害怕,我本来也挺怕,让丫丫给整的更害怕了,于是我俩都放弃了吃面条的打算,滚炕上睡觉去了。

  丫丫说她睡里面有安全感,我看了眼门口自己没啥安全感,就让丫丫给胳膊拿我脑袋下面,搂着我睡,这样我也能有安全感。

  丫丫挺无语的:“你说你个老爷们,胆子咋这么小,整的我现在跟搂大儿子睡觉是的。”

  “妈妈,我要抹眨。”阳哥顺势伸出罪恶的小手奶声奶气的说了一句。

  “滚!多大了还抹眨,眼瞅着都要娶媳妇的人了,不害臊。”丫丫用一副大人的口吻拍打着我的手。

  “你轻点,草,手差点让你拍红了。”丫丫别的到还好,就这个闹着玩的时候下手总是没轻没重的,说的简单点就是彪。

  “谁让你犯贱的。”丫丫白了我一眼,语气欢快的问道:“你这次来找我是干嘛的呀?”

  “没啥事,想你了,搂会你,呵呵。”我笑呵呵的点了一支烟,刚才的害怕情绪瞬间没有了。

  “那你搂吧,我睡觉了。”丫丫学着我刚才的动作,将我的胳膊放在她脑袋下面,然后脑袋躺在我胸膛这:“真舒服。”

  我愣了下,不由得回想起前阵子皇妃这么躺的时候,她却说得是怎么躺都不得劲,那时候我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不会搂姑娘睡觉?人家电视里这么搂着都是可浪漫温馨的,到了皇妃那里就不行了。

  我下意识的就问了句:“这么躺着舒服吗?”

  “舒服呀。”丫丫以一个抱熊的姿势抱着我。

  原来,不是我不行,还是因人而异的,忽然间我充满许多自信。

  轻轻抚摸着丫丫的秀发,缓缓说道:“嗯,那你睡吧。”

  不是我不想说,只是内心很挣扎,我生怕自己要是公司没弄好,那耽误的可就是丫丫一辈子的前程了。

  并不是每个艺人都是可以一首歌,一部戏火一辈子的,她们更多的人还是吃着青春饭。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