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眼下,那家有实力的大公司签她,更是能让她平步青云。

  但若是到了我这里就会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了,好比一个国企跟一家私企的对比,一个稳定有未来,一个给的钱多。

  哦,这样说可能还不是很了解,男孩子都喜欢车嘛,车也算是朋友聚在一起茶余饭后必聊的话题。

  丫丫现在找的那家新公司等于品牌车,而我现在属于国产车,虽然配置什么的都不输过国外的那些车,但是时间久了国产车肯定不保值。

  H更%/新最快SU上\"*b

  所以让丫丫来我这边,她的未来很有可能不保值。

  就拿林俊杰,许嵩来说,人家一听签约公司,海蝶音乐,这一听就牛逼。

  你要是整个新公司的名字来看,谁知道谁是谁,人家寻找合作伙伴,也都是从出名的公司来看。

  这就是为什么越有钱越有实力的公司他发展的就越来越好。

  越是没钱越没实力的公司,它混得混来越次的原因。

  “好啦耀阳我知道你找我来肯定是有事的,不会是因为想我这样的。”丫丫终于开口说道:“咱俩之间没必要那么客气有话你就直说,我这人性子急,你要是不说出来,我憋在心里也难受。”

  “好吧。”向地上弹了弹烟灰,我又正了下身子方才说道:“我在上h准备开一家娱乐公司进军娱乐圈,但我公司需要一个扛把子,我想请你过去做我的牌面。”

  “我?”丫丫哈哈的笑了起来,摆了摆手说:“拉倒吧,就我这样不给你抹黑惹麻烦就不错了,还当牌面,当不了当不了。”

  “怎么那么没自信呢。”话既然已经说出口我就没那么别扭了:“你是谁啊,迟小娅,走在哪不是焦点,身边围着一群人,如果在经过我的重金包装打造之下,完全有可能实现我们共赢的态势。”

  “别扯了。”

  “我是认真的,不然也不会大老远跑来这边找你。”

  丫丫忽然就不高兴了:“你就骗骗我能死啊。”

  “啥啊?”

  “没啥,睡觉了!!”

  丫丫忽然就生气,一翻身睡觉了。

  留下一脸懵逼的我,是哪句话聊的不对了吗?

  我没感觉自己哪说错了啊,她不是知道我来找她是有原因的么,这咋还说急眼了呢,哎,女人的心思你果然别乱猜。

  么么踹!

  我对着丫丫的脸蛋吧唧就是一口,没有啥死活一个香吻搞不定的。

  丫丫躲得挺快,身子那叫一个灵活,差点就亲到她了。

  “你干嘛?”丫丫问道。

  “我看你生气了,寻思哄哄你呗。”

  “你哄人就亲人家?”

  我愣了愣笑道:“一般都是扎针,但你看……”

  “滚。”丫丫瞪了我一脚,挺来气的说:“我告诉你袄,咱俩嘴上闹着玩是嘴上闹着玩,别跟我来实际行动,我没你想的那么破,我跟外面的女人不一样!!皇妃怎么管教你的,成这样了呢。”

  “就她管教我?阳哥在家就是皇帝。”我吹嘘道。

  “还是她没力度,要是我管你,你在看看,还敢亲别人的姑娘,你他ma瞄一眼我都干死你。”

  “是,你就多牛逼呀,社会我丫爷,人美话不多。”我龇牙嘿嘿捧了一句,然后又放轻语气撒娇道:“真的,丫爷,求求你出山帮我被,我很有诚意的,合同跟未来的打造计划我都带了,只是现在黑灯瞎火的,没办法给你看,我就先给你说几个简单的你听听吧,第一,做一个综艺节目,一场秀,你是内定冠军,充分的给你攒足话题,随后出单曲,再然后量身为你打造一部青春校园偶像剧,你是女主角,男主角是实力派天王刘德华啦,不老男神林志颖了,新声代小鲜肉鹿晗,张艺兴啥的,都行,任你选。”

  好吧,前面我说的是认真的,给她量身定做一部戏也是认真的,至于那个男主角就是扯淡了,我还没有那个实力请到那些大腕……

  丫丫一脸的不相信,顿了顿我又说:“只要给你捧红了,在上那些湖n卫视啦,浙j卫视啦,奔跑吧兄弟,翻滚吧牛宝宝啥的都没问题了,你肯定能火的一塌糊涂。”

  “说完了?”

  “没啊,我给你指定的造星计划那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的!”

  丫丫眯着眼睛:“小耀阳,他ma几年没见你咋那么能忽悠,连我都忽悠,有意思吗?”

  “怎么能是忽悠你呢。”我急了,竖起三根手指正色道:“我是认真的,如果骗你,天打雷劈。”

  轰!外面很适时的响起一道雷声,吓得我直接钻进丫丫的怀里。

  奶奶的腿儿的,这老天爷也受不了我吹牛逼了?

  丫丫白了我一眼,顺势又躺在枕头上了:“洗洗睡吧,一会儿天怒人怨。”

  “我管它什么怨不怨的,我说的是真的,帮帮我啦,来我公司当牌面吧。”

  “好,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可是我已经答应那头了。”

  “答应的话也可以反悔嘛,要是签约完也可以违约嘛!这违约钱大不了我给你掏了!”我是真的想签丫丫过来,而且我感觉这违约钱也没多少钱,就凭丫丫现在的身价在出道也没几个钱。

  “你就这么想要我?”

  “嗯呢。”我重重的点点头:“人才到哪都是抢手货。”

  “你少他ma忽悠我,能不能唠嗑?在这么唠嗑我睡觉了。”

  “好吧,我说实话,我感觉咱俩联手天下无敌,你上回出的单曲我都会唱了,不信我给你哼哼两句。”说来就来,我咳咳的清了两声嗓子:“最好的我们,中间隔了一整段青春,为什么你用离开教会我失去的人最重要……”

  丫丫捂着耳朵:“太难听了,请你不要侮辱我的歌。”

  我哈哈的笑了笑,唱的更欢了,丫丫就一个劲的躲,我就在她耳边唱。

  “答不答应我,答不答应我,答应我我就不唱了。”阳哥此时很好的验证了那句别人唱歌要钱,我唱歌要命的那句话。

  “这话让你说滴就跟求婚一样。”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