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的一点都漂亮。”晨曦嘟着嘴说道:“那叫荣辱与共。”

  “好好好,你说得对,你是文化人,我是盲流子。”钟不传嘿嘿一乐,咬着吸管嘬了口可乐,又说:“真的,我说的那个方法可行,你要是去你哥公司,他也得玩了命的培养你。”

  “我要是想入这一行,我想去哪都行,现在就有星探再挖我,不过都被我拒绝了。”

  “为什么?”钟不传到是不以外有星探挖晨曦,凭借她自身的良好条件,不被挖才是奇怪的事,他好奇的是晨曦为什么要拒绝。

  “我妈不让我进娱乐圈,她说里面的水深,不自由,她想让我活的轻松一些,并且我个人也不喜欢进娱乐圈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我喜欢读书,读完书考研,之后可能会去找一份检察官之类的工作。”

  钟不传点点头:“那也很好。”

  “所以喽,你还有足够的时间来赚钱娶我。”

  “我会努力的。”钟不传看了眼时间:“哎呀不能聊了,我得走喽。”

  “嗯,我一会儿还有课,就不送你了。”

  “不用,那个段宏楠你俩最近没有来往吧?”钟不传看似随口问了一句。

  晨曦愣了下,笑道:“早就没了联系。”

  “那就好,那是个小痞子,别扯他。”

  “恩。”晨曦点了点头。

  两个人说完便分开了。

  晨曦将桌子上的东西都吃完以后,又要了一杯奶茶放书包里,准备下午饿的时候喝,这才结了账往学校走。

  离得老远,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位特别熟悉的人,段宏楠!

  自从高中毕业后,段宏楠就放弃学习,选择混社会,每天过的都是刀尖舔血的生活,例如帮人平事,摆码要账,往出放钱,收钱,看场子这种工作。

  一来他没有文凭,在工厂打工一个月三四千根本没出息,二来家里奶奶病种也需要钱,他就只能干这种工作。

  “宏楠。”尽管钟不传很反感段宏楠这个人,可是段宏楠对晨曦是真的好,晨曦也并不想失去这个朋友。

  “念执。”段宏楠摸有些憨憨的摸了摸脑袋:“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还行,这些日子你去哪了?”晨曦问。

  “你男朋友不太喜欢我,我不想你俩吵架,就没来找你。”

  “嗨,他就是有点小心眼,吃醋怕你给我拐跑了,不让我跟你玩,呵呵,其实没什么的。”晨曦问心无愧。

  “算了,还是尽量别给你惹麻烦了,你上次跟我说你有个同学想借点款是吗。”

  “嗯,你能办吗?”

  “本来得需要抵押东西才可以的,但你开口了,我无条件帮她。”

  “谢谢你喽宏楠,你放心她要是不还你,你就记我身上。”

  “三万是吧?”

  “嗯。”

  段宏楠从兜里拿出牛皮纸包好的一小摞钱递给晨曦:“你拿给她吧,记得给我一张欠条就可以,利息的话,一分五。”

  “一分五……是不是有点贵昂?”晨曦知道段宏楠他们就靠这个吃饭的,可是她姐妹告诉晨曦银行都是六厘左右的利息。

  “她要用多久?”殊不知,段宏楠给晨曦的价格真的很公道了,银行是便宜,但你能借的出来吗?你不能!

  其次,个人手里比较熟的亲戚朋友都是一分二的利息,能够达到一分利的都是很好的朋友了。

  像段宏楠他们这种职业房贷的仅用一两个月的最少也得是两分五往上,当然要是用一年的话,就可以谈到两分最低。

  而且还有一种办法,你要是实在换不上,可以用你的身体还,届时只要还够本金就可以,前提是借你钱的那个人要对你有所企图才行,长得跟他ma石榴姐似的,倒贴钱人家都不能干。

  “两个月之内肯定还你。”天真的晨曦以为要是用的时间短的话,能更便宜呢。

  殊不知,房贷讲究的是时间越短,利息越高。

  段宏楠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那行,两个月的话就不要利息了,回头你给我张欠条就可以。”

  “真的哦,宏楠谢谢你,谢谢谢谢。”晨曦双手合十的感谢他,那是真心地高兴,天真的傻丫头不知道段宏楠他们为了生存整天一脚踩着线,一脚赚这辛苦钱。

  “没什么,那没事我就走了。”

  “呐……后天周末我叫上我那位朋友一起去看电影吧?”

  段宏楠愣了下,笑道:“行。”

  心里想的却是如果你能单独跟我去看电影那该多好,可老实巴交的段宏楠说不出这样的话。

  晨曦挺高兴的拿钱跑掉了,到是苦了段宏楠,三万块钱,两个月,看着是没多少钱,却足够他赚一阵子的了,最少损失四千五百块钱,并且还不算利滚利的情况下。

  没办法,谁让他喜欢晨曦呢,他觉得只要看见晨曦笑了,就他ma值,只要晨曦开心了,自己就开心了。

  'VXx¤Z

  ……

  丫丫对齐总说道:“真的很感谢齐总,我得经纪人来了,我要下去了,改天请您吃饭。”

  齐总无奈的苦笑道:“丫头,上杆子不是买卖,你要是上杆子别人可能会对你进行压价的,你听我的,稳几天,等他先给你打电话。”

  “唉,稳不住了,我这心里别扭,总感觉用金钱侮辱我朋友一样,先走了,一会儿赶不上二路汽车了。”丫丫火急火燎的跑掉了。

  “哎,这丫头真是个直爽的性子。”齐总无奈的苦笑着摇摇头,并对已经跑远的丫丫大喊道:“要是拿家公司不行,我们公司随时欢迎你。”

  丫丫可能没听见,早就跑到楼下了,对钟不传说:“机票订好了么?”

  “稳稳哒,一个小时候起飞。”

  “好,快走!”

  “出什么事了,这么急?”钟不传好奇的问道。

  然后丫丫就将刚才的事给钟不传讲了一遍,并且对钟不传问道:“凭借你对你兄弟的了解,他生气没?”

  “如果说他不在乎你,只是单纯的想签约你给他创造利益,那他就不会生气,如果他很在乎你,那么你的行为对于自尊心很强的耀阳来说无疑是最大的侮辱,你要知道,他这个人是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主,即便在喜欢,你要是侮辱他了,他也不带甩你的。”

  “完了完了。”丫丫后悔的扶着额头。,一脸郁闷。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