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微微一笑:“嗯呢,本来我就是为了试试你的态度,你的态度令我很满意,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啦。”

  “哇塞!!”我激动地叫了起来,有了丫丫这样的帮助,成功就变得简单起来:“你这小丫头早说啊,害我白闹心这么久,我对你啥态度你不知道么,我要是不在意你,能去偏远山区亲自去找你么,喂,刚才拿个拉小提琴的你回来,拉的挺好听,再来一首罗曼蒂克。”

  我冲不远处有些郁闷,并严重怀疑自己该不该在拉小提琴这条路上该不该继续坚持的青年招了招手,青年顿时转悲为喜,屁颠屁颠的回来了,看来自己拉的还是很好听的,只是刚才的客人心情不好而已!

  “看你那死出,不是刚才喷人家拉的难听的时候了?”丫丫无语的笑道。

  “嘿嘿。”我也挺开心的笑了起来,总算了却一桩心事。

  “我知道你在乎我啊,并且我也从来不怀疑你对我说的话,事实上你来山村找我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准备过来了,只是齐总那边不知道呀,我无数次拿话点你了,你就是不说,在那玩沉默,真是个木头脑袋。”

  “这样,你一会儿去找齐总,完了我给你打电话,我就说我一千五千万签你,咱把牛逼吹得响点。”

  丫丫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你跟钟不传真是一对好兄弟!”

  “肿么滴呢。”

  “我跟齐总一起来上h是骗你的,哈哈,都是钟不传教我的,他让我矜持一点,把牛逼吹得响一点。”丫丫毫不犹豫的给钟不传出卖了。

  “这个王八蛋,我非得让我妹跟他分手!”

  “哈哈哈。”丫丫开心的笑了起来。

  阿嚏!

  闲来无事,刚刚洗完澡的钟不传打了声喷嚏,以为自己着凉了呢,就赶紧钻进被窝跟晨曦煲起电话粥。

  丫丫的事情搞定以后,我心情不错的回了家。

  现在已是深秋,路上的行人没有夏日闲庭散步的淡定,都是脚步匆忙的往家赶。

  我也同样如此,回到家我直接进了被窝,皇妃最近迷恋上手工针织,天天就是一顿织,扎着两个大傻妞发型,在那一边看手机一边学呢。

  见我回来了,头也不抬的问道:“这么快回来了?”

  她以为我去bj了呢。

  “签约小丫丫,还不是我一个电话就搞定的事,用得着去bj吗?”阳哥特牛逼的将腿搭在皇妃腿上,并顺带关掉她的手机:“来给大哥捏捏腿。”

  “别不要脸,怎么回来了呢?”

  (d\"

  “我回来咋的,耽误你偷人了呗。”

  “那可不,我认都约好了,一会儿就来了。”

  “我吓死他!”

  跟皇妃闹了一会儿,我就将签约丫丫的条件告诉她了,我以为皇妃会很满意我的做法,谁知道她却有些不高兴了。

  就当阳哥得意洋洋等着她夸我的时候,却听到她说:“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说给出去就给出去了?”

  “昂,做事果决不,真男人!”

  “你是不是傻,你公司现在的百分之三十可能觉得没啥,可你知道几年以后这百分之三十意味着什么吗?这个丫丫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心机挺重啊。不行,这个合同不能签。”

  皇妃的表现出乎我的意料:“人家怎么就心机重了?你知道那边给她多少钱吗每年,一千五百万人家都没去,而是来我们这边不要保底合同,跟我们一起奋斗,这不是等于她在帮我们?”

  “帮个屁,她要不是看你有后台,知道你一定能起来,她会牺牲那么大的利润,张耀阳你不要这么傻好不好!”皇妃并不认同我的看法。

  “干啥我的公司就一定能起来,开公司还有说稳稳赚钱的?”

  “你后台有瑶瑶有赵心他们,就一定能起来!现在决定你的不是你的下限是多少,而是人们在对你期待的上限到底能爬多高!”

  吧嗒,我点了颗烟:“我发现你这人怎么有点不知好歹呢,丫丫完全可以不跟我们公司签约,是我们求着人家签约的,最后人家退了一大步,你反而不愿意了是吗。”

  “我不是不愿意,我是愿意给她百分之十的股份,而不是百分之三十,届时如果你那几位兄弟在以后有打算策反你将你拉下台,只要在出百分之二十一的股份,你立马就废了,明白吗,我不想你有后顾之忧。”

  “你放心好了,就算全天下人都出卖我,她迟小娅不会。”

  “你怎么就那么确定。”皇妃冷笑着问道:“你俩睡过了呗。”

  我也火了,伸手指着她说道:“我发现你现在怎么越来越不可理喻了,啥玩意就我俩睡了?是你们让我说啥给丫丫签过来,到现在又嫌弃给钱给的多了?那我问你,如果你给百分之十的股份,人家凭啥愿意为了那么点小钱来你这?你是神仙啊,说赚钱就一定赚钱!!再说人家又不是不给你追加投资,她不是白拿你的钱,等于投资跟我们一起创业,我他ma实在想不明白,这你也不乐意?”

  “我凭什么乐意,首先她占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以后,你以后肯定会危险,她不是你妈,不是你媳妇,如果以后偶真的想吞并你的公司,你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其次,她跟她的团队一定是看准了你公司未来的发展前景,所以才会宁愿往里砸钱去拼一个未来,说的简单点,你现在就是一颗摇钱树的树苗,虽然没有发育起来,但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你不出几年一定会有成绩,所以她才会追加这么多投资,最主要的是我不是不同你签她,就像我们之前商量的那样,八百万保底,七三开的分成以及百分之十的股份就已经是天价了!!”

  “女人头发长见识短,不要把你的阴谋论用在她的身上!”

  “我这是为你好,真有意思,她会害你,还是我会害你?我说话不是为你好?”皇妃见我说话处处站在丫丫那头,毛衣也不织了,手机也不看了,气呼呼的与我针锋相对。

  也不怪她生气,平常我们讨论的时候,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她说出来,我都会耐着性子跟她仔细探讨,唯独今天在丫丫这一块,我表现的反应有些过于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