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有不懂的你给我发微信问我就好。”瑶瑶亲和的笑了笑。

  “干妈,你真好,您去看看他吧,这会喝完酒胃肯定疼呢。”

  “知道了。”

  两个人说完就挂了电话,瑶瑶干妈在抽屉里翻找出胃疼的药,这些年总是在各种场合应和的她胃也不好,胃药是常备的。

  当我瑶瑶干妈推门进来的时候,我正在床上疼的翻来覆去,额头上全是汗,再加上酒劲上来了特别的难受。

  “胃疼了吧,这胃不好,以后酒少喝,那玩意刺激胃不好,张嘴。”瑶瑶干妈将我搂在怀里给我胃了两片胃药,紧接着又拿出一个什么油,倒在手掌中心在我肚子那揉了一会儿,果然胃立刻就不疼了。

  “这个是什么这么神奇?回头我也买点。”

  “买什么买,不用买,我这就有,你用完了过来取就行。”瑶瑶干妈秉承的理念就是能不让我花钱的就不用我花一分钱。

  “胃不疼了,可我还想让你给我揉一会儿。”

  “今晚我搂你睡吧。”

  “好。”

  在瑶瑶干妈温柔的话语中,我沉沉的睡了过去。

  “真是长大了。”

  瑶瑶干妈看着我棱角分明的轮廓,早已褪去稚嫩脸庞,成为一个大小伙子了。

  \\更新最%p快k上~K

  次日,我被瑶瑶干妈给叫醒,我们一同吃了禹叔准备好的早餐,然后他俩去上班,我则是继续留在家里睡回笼觉。

  等到了快中午的时候,我才幽幽醒来,睡回笼觉的感觉真他ma爽。

  想到还有约,就给丫丫打了电话过去:“我的迟到小天后你在干嘛?”

  “睡觉呗。”电话那头传来丫丫懒洋洋的声音。

  “别睡了,起床尿尿。”

  “咋的,你渴了?”

  我愣了下,笑骂道:“滚蛋。”

  “有事没,没事别打扰我睡觉,昨晚干王者农药干到凌晨三点,困懵了。”丫丫又打了一个哈欠。

  “有事,我干妈今天要约你一起吃午饭。”

  “你哪个干妈啊?”丫丫下意识的就问道。

  “沈梦瑶。”

  “她要见我?为什么要见我?理由是什么?”丫丫跟她并不是很熟悉,也知道沈梦瑶这个女人特强势,当下说要见自己,不免让自己心生疑惑,难道是为了合同的事?

  这样想着丫丫便没了睡意:“好,我给你地址你过来接我。”

  “恩。”

  半个小时后,我来到丫丫给我的地方去接她,乍眼一看,霍,好家伙,五星级饭店。

  小样还挺有钱,住这么牛逼的地方。

  这样想着我就下意识的笑了起来,将车窗摇开我就悠哉悠哉的抽着烟。

  不一会儿,穿着一身名牌且目测没有一万块钱上不下的衣服的丫丫就上了我的车,一上车就将墨镜摘下来,心情不错的对我说:“着急跟姐签约是么。”

  “可别跟我提这个事,提这个就郁闷。”我没什么心眼子的对她说道。

  很奇怪,明明我不是一个很傻的人,知道这些话不该对她说,可还是忍不住想要跟她发泄发泄我心里的情绪。

  “怎么了?”

  “他们不让呗,非让我按之前的价格跟你签。”

  “哦?嫌你给我的股份多了?我占你们便宜了?”丫丫挑了挑眉头。

  “大概是这意思。”我点头道。

  “那很简单嘛,嫌我贵就不要签约我嘛。”丫丫特淡然一笑,根本没把这个事放在心上。

  你看我最烦的就是这个局面,我们死乞白赖的去求别人,别人感觉是屈身才来你这个地方,然而你觉得价格贵了,那就别签了,我们还没有这个脸,说啥都要签约她。

  他们几个人在家随便举举手,说话云淡风轻的,以为事情多简单呢,殊不知人丫丫根本不在乎。

  “你生气吗?”我问道。

  “生气?为什么要生气?你以为我都想去你们这种新公司啊,承担风险还不说,还得自己搭钱,不去更好呢。”丫丫现在也不是走投无路的人,根本不在乎这个,再说了,从小到大她缺过钱吗?会为钱而发愁么?根本不会。

  “可我想你来我们公司啊。”我如实说道。

  丫丫哈哈一乐,拍着我的肩膀说道:“耀阳你这样谈判是不对的,首先你已经表明对我的态度了,那我说什么岂不是就是什么了?一点余地都不给自己留么,怎么勾心斗角,怎么打压我的价格?”

  “丫爷你心得多大,还得教我打压你,我是不想打压你,明白么,我不想我们之间的感情变得不那么纯粹。”

  “也简单,别牵扯利益,我们的友情永远都不会变。”丫丫笑着摆摆手:“沈梦瑶要请我吃什么大餐呢?”

  我耸耸肩:“法国额屁股,德国鸡腚尖啥的。”

  “滚,没正形。”

  丫丫比我想象的要淡定自若的多,我们一路说笑着来到瑶瑶干妈安排好的饭店,原来是火锅,她从小就喜欢吃火锅,这些年一直没变过。

  “来。”瑶瑶干妈对我们招呼着:“这家火锅店是上h这边最好吃的火锅了,你俩一定要尝尝。”

  “阿姨好。”丫丫礼貌的冲瑶瑶喊了一句,随后落落大方的坐在我旁边。

  “你好。”瑶瑶笑着回应:“我吃遍了整个上h的火锅店,也就他家我觉得好吃。”

  “那我可得多吃点,沈阿姨您有钱,我得让你大出血。”丫丫不客气的开始点餐。

  “哈哈,随意。”

  两个聊的很投机,并且在性格也相当的吻合,总感觉丫丫是年轻版的沈梦瑶,都是那种性格大大咧咧的,脾气还不怎么好的人,唯独不同的是,年轻时的丫丫出口成脏,但现在的丫丫不会了,不会张嘴闭嘴*你妈了,也改了不少了。

  两个人聊了一会题外话以后,方才进入主题,瑶瑶给丫丫夹了一口青菜放在她的小牒里说道:“我听说你跟耀阳公司的事了,我不拿你当外人,耀阳相信的姑娘我也很相信,你不是那种有城府的姑娘,我只是挺好奇,你为什么要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毕竟这种事在哪里看都是不合理的,对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