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俩就烦。”大姐又嘟囔一句,随即踹了一脚地上的秦子晴:“哭哭哭,就他ma知道哭,还能干点什么。”

  话音落,她将手里的水杯咣的一声摔向地面,崩起的玻璃碴子划破秦子晴的手臂,她冷血的看了眼秦子晴:“将地面给我收拾干净了,卫生间的衣服都洗了,今天给家里大扫除一遍,整不完不许睡觉!!”

  %HA

  秦子晴强忍泪水,弱弱的说:“知道了大姐。”

  “你个狐狸精看着就恶心,弄得我吃饭都没胃口,死开。”大姐踩过秦子晴的身体迈步走回自己的卧室,睡觉去了。

  秦子晴的眼泪这时候终于如大雨倾盆一般哗哗的往下流,自从来到上h这边以后,她每天过的都是人不如狗,生不如死的生活,最初她很想逃离这里,可是外面的警察都在找她们,一旦离开大姐,就是死路一条。

  但是常年在这边呆着早晚有一天得被大姐弄死,自己到底该怎么办,看着身上的红肿,看着大姐刚刚离开时的背影,秦子晴眼里闪过报复性的眼神,她双拳紧握,嘴里呢喃着,早晚有一天,我要弄死你。

  七爷收到舒泉祥的短信后第一时间冲了回来,见到因收拾屋子累的满身是汗却没喝一口水没吃一顿饭的秦子晴,心疼的问道:“她又打你了吗?”

  “没。”秦子晴眼圈通红的摇摇头。

  “让你受委屈了,再给我点时间。”七爷心疼的抱着秦子晴说道。

  “你快上去吧,让她看见又该打我了。”对于大姐,他们心里都升出了恐惧。

  “对不起,没能保护好你。”七爷叹了口气,随即走进大姐的房间。

  大姐喜欢抽烟,整个卧室都是烟味,连经常抽烟的七爷都有点受不了这烟味了,说实话大姐的私生活不仅乱还特别的埋汰,房间也都不爱收拾都是乱糟糟的,但她又不愿意雇佣人,事太多了,就算雇了,佣人干不了几天也得被她骂走,没人愿意来受这份气。

  七爷习惯性的收拾满地的脏衣服以及好几天都没洗的脏内裤无奈的说道:“在外面你那么风光,穿的板板整整,家里怎么就这么不爱干净,你是个女人,爱干净点还是好的。”

  “你说我呢?”大姐瞪着眼睛问道:“你他ma有资格说我吗?看谁干净找谁呀,哦,你已经找了,楼下那个小妖精她干净是不,就他ma一个女标子!告诉你,你现在没资格说我,没有我,你早他ma进去了,明白吗?”

  七爷咬了咬牙,此刻男人的尊严在她面前也没有了,事实上在外面曾经风光无限的七爷在家里一直都过的是这样的生活,他早就受够了,却不得不忍受。

  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虽然他挺嫌弃大姐,但是没离婚之前的大姐对他还是可以的,两个人在一起没有爱,更多的则是利益的结合。

  七爷本想还未秦子晴说两句话的,但是他知道怎么说都没用,换来的只能是更恶毒的殴打,他还不能让秦子晴走,只要走出这个家,警察就得将她抓走。

  “有消息,张耀阳来上h这边发展了,周日公司进行开张剪彩,我想去会会他。”将衣物洗好后,七爷又打了一盆洗脚水,给大姐搓着脚丫子上的灰,大姐是个汗脚,穿一天高跟鞋下来,捂得脚丫子酸臭酸臭的。

  大姐抠着鼻屎说道:“用不用我让小砍跟着你过去?”

  “叫上吧,h市的张健洲也要来,我需要杀一杀他们的锐气。”七爷沉吟片刻点头道。

  “在上h这边他张健洲不好使!你说你也是完犊子,挺大一个大哥让一个二十来岁的孩子跟一个三十来岁的局长整成这熊样,说出去都给我们家丢脸。”

  七爷有苦难言,什么都没说。

  待到洗完澡之后,大姐将“推”一劈对七爷说道:“干活吧。”

  七爷咽了口口水,每每这种时候他都觉得郁闷,现在的他面对大姐的时候真的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还很煎熬,这种煎熬都不如打他一顿来的痛快。

  大姐的家里很大,要是给大扫除一遍,单单秦子晴自己的花,不收拾到后半夜三点来钟根本干不完,完了大早上五点半又要起来给他们做早饭,喂完狗的舒泉祥看不下去了,就拿着拖把帮秦子晴一起干。

  之前我就说过,舒泉祥是有点反感秦子晴的,秦子晴自己也知道,她完全没有想到在所有人都孤立自己后,包括当初给予保护好自己的七爷在这种时候都不敢明目张胆的保护自己时,舒泉祥竟然敢跟自己站在统一战线。不由得让她心里一暖。

  “你快去睡觉吧,让大姐看到又该找你麻烦了。”感动之余秦子晴不忘劝道。

  “他现在已经很烦我了,快点干吧。”说完舒泉祥拎着水桶走到另外一边,忽然间秦子晴有了一些自己的想法,然后这个计划就如火山爆发一样在脑海里的想法越来越详细,她很兴奋,直到干完活都没有第一时间去睡觉,不停地在计划着……

  ……

  几天后,公司彻底装修完毕,开业剪彩的日子也订好了,并跟丫丫也都签完合同,作为我这里的最大牌,自然也是要盛装出席的。

  开业之前,我们公司内部人员在一起小聚了一下,大家都挺开心,皇妃负责打电话通知他们来参加,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张健洲提前坐飞机赶了过来,也出现在我们这次的内部小聚里,他端着酒杯与我碰了下,小声问道:“有没有秦子晴的消息?”

  我愣了下:“没有。”

  “据可靠消息他们逃到了上h,关系也都支了出去,我们这边恐怕没办法抓他了。”

  “什么?你们抓不了他了?”

  “恩。”张健洲点点头说道:“上面的政治斗争已经结束了,那边赢了,七爷的前妻家里的关系在上面挺硬,他现在有她罩着,我们没办法下手了,除非……”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