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我七爷的大驾光临,你看这周围都是想找你的,你躲了这么久,还真的出现了呢。”与七爷来了一记拥抱小声的在他耳边说道。

  “呵呵,我曾经的手下干将如今过得越来越好,我这个当大哥的不过来看看不合适。”

  “晴晴呢?”扫了眼他的身后并没有发现她的身影不由得问了一句。

  “她过得很好,你现在担心的是你自己,这里是S海,不是你H市,你在那边关系硬这边没有了。”

  “我张耀阳能起来背景是一方面,自身没点实力敢跟七爷叫嚣吗。”我没什么表情的回道。

  “那就走着瞧了,之前的我让你们整的那么狼狈,如今的我才是全部实力的我,让你见见什么叫做东北真正的爷。”

  “呵呵我在您面前就是个弟弟。”

  “弟弟?你还差个辈分,不行让你爹出来跟我整吧,我也想试试沈家的马力还足不足了。”

  “收拾你,我就够了。”

  “祝你好运。”七爷自负一笑,与之前那狼狈逃窜的样子完全不同,是S海总部的那个女人给了他自信。

  “坏人,是没有好下场的,希望你能放过秦子晴,她是无辜的。”

  “如果你能保证她离开我不会有事,我愿意放她走。”七爷这句话是大实话,他觉得现在的子晴留在他身边日子反而不好过。

  “最好说话算话!”我阴着脸回道。

  “联系我。”七爷悄悄的往我手里塞了一张纸,随后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还有事,就不留下吃饭了。”

  说完他转身就要离开。

  “站住!”张健洲忽然站起身挡在七爷面前,随后我爸,裤衩子,赵心他们这帮人哗啦一下子围了上去,气势汹汹的看着他。

  “张警官,干嘛呀?黑社会,揍我昂?”七爷不屑地抽了支烟叼在嘴里,目光轻蔑,吊儿郎当的说了一句。

  “不要以为你在这边就可以为所欲为,早晚有一天我定将你绳之以法!”张健洲强忍心中努力,从牙缝里挤出一排字,他的几名徒弟全都是死在七爷的手里,对他的仇恨不比我少。

  “张警官言重了,我要是犯法您现在就可以抓我们,但您要是没证据我可告您诽谤哦。”七爷还未开口,刘砍吊儿郎当的接了一句。

  “闭上你那满嘴露风的肛门,看你那欠揍样。”裤衩子顿时不乐意了,抢出个身位龇牙怼了他一句。

  “你他ma谁昂?我认识你么。”刘砍斜眼问了一句:“早就听说这个公司里有黑社会,看来是真的喽?真有意思哈,h市大局长联手黑社会恐吓老百姓,这么牛逼的吗。”

  “就是这么牛逼,咋的?”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裤衩子还未接话,潇洒哥猛地上前推了刘砍一把,刘砍一句,嘴里骂一句*你妈就要还手,场面瞬间失控。

  “都给我住手。”我爸开口将他们给拦住:“今天是耀阳开业的日子,咱们不要生事。”

  “我记住你了。”刘砍伸手特意指了指潇洒哥。

  “小爷随时等着你。”潇洒哥梗着脖子回道。

  然后两帮人就这么不愉快的被分开了。

  想了想,我便单手插兜的走上前对他们说:“咱都是成年人了,在这玩嘴没意义,咱们谁的马力不足,往后看就完了。”

  “呵呵,好。”七爷点点头,穿过我身后看了眼我爸:“跟他整说我以大欺小,张浩要不咱们玩玩?”

  我爸点点头:“我看行,感觉我这儿子整不过你。”

  就在众人诧异为什么我爸要说这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话的时候,只见他又说:“要是我年轻二十岁有人在我面前这么装逼我肯定揍他。”

  我愣了下,紧接着就要往上冲。

  “别打……”迟小娅反应那叫一个快第一时间抱住我的腰,紧接着又感觉这个动作不合适,就对皇妃说:“你来抱。”

  众人对我爸挺无语的,不应该闹事的,怎么还鼓动自己儿子闹事呢,当下铂叔他们赶紧拦着我,我妈则是捂着我爸的嘴不让他说话了。

  七爷他们见情况不好,也不再这边玩嘴了,脸上带着不屑,脚步实则加快的溜掉了。

  “干什么玩意你,唯恐天下不乱呢。”我妈锤了我爸一拳,丢给他一记大大的白眼。

  “气人,我真有点忍不住想干他了。”我爸气呼呼的点了支烟,胸口一颤一颤的。

  “不好意思各位,这个人以前跟我们有点过节,特意来捣乱的,让大家看笑话了,见谅哈,酒席已经备好,大家都饿了吧,快进屋,呵呵。”浪斌赶忙安抚众人情绪,招呼着说道。

  而我们则是立在原地,他们在批斗我爸,我原地点了支烟,无语看着二女:“你俩差不多行了,别占我便宜了。”

  迟小娅一愣,尴尬的松开我,咳嗽两声,紧接着也进了饭店。

  皇妃捋了下鬓角:“你怎么那么虎啊,你爸说干你就干啊,这让其他人看见你是这么不成熟的老板,以后谁还敢放心跟你合作。”

  “我也不想干啊,我爸让我干的。”不想过多解释了,直接将锅丢给我爸,我知道皇妃不敢去训我爸。

  “从来没见你这么听他话的。”皇妃丢给我一记大白眼。

  这时,张健洲看到七爷他们离开后方才走到我身边问道:“七爷跟你俩在耳边刚才说什么了?”

  我瞅着健洲叔装傻:“就说了一些互相挑衅的话。”

  )最*新章~节上》

  “真的?”

  “不然呢?我俩还能说情话不成?”将手中的纸条握的更紧了,并不打算将这件事告诉他。

  这也是刚才我没有选择动手的原因,而后来我为啥动手了,就源于我爸那一句换他年轻时早就动手了的那句话深深的给我刺激到了,这个时候的自己总想得到大人们的认可。

  “耀阳,听叔的,有秘密你就直接跟我说,跟我们商量着来,你看他今天敢明目张胆的露面,就是对咱们宣战了。”张健洲眼里满是担忧的神色。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