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他不找我,我也得找他。”拳头握的越来越紧,表情略显狰狞的说道。

  “唉,回头我将那个女人的资料发给你吧,以防万一。”张健洲迟疑片刻,还是选择妥协,原本这属于他们那的机密,只是见到敌人来者不善,不得不让我做出完全的准备。

  “嗯。”我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后这帮人便进屋去招待宾客了。

  我将纸条打开看了眼,默默的记住了上面的电话号码,随即拿火机焚烧起来,便扔进垃圾桶内,迈着步子跟着他们一起进去了。

  吃完饭,喝完酒,我公司的开业典礼也算是完成,星秩序公司正式起航。

  现在的公司已经不是当初在鹤g那种个小规模公司,这次成立后,我们的部门变得多了起来,黄平浪斌已经升为经理,但人手远远不够,他们不得不开始招聘应届大学毕业生。

  这些事情他们操心就够了而我则是当个甩手掌柜。

  一周后的晚上,我刚才公司加完班,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眺望S海的夜景,灯火通明,心里愈发的担忧秦子晴。

  皇妃端着两杯走到我面前,递给我一杯,自己抿了一小口:“公司的人都走了,咱俩也下班吧?”

  我这才回过神对她说:“你开车回去吧,一会儿我还有点事,要去办一下。”

  a◇R

  公司刚成立,很多业务需要跑,应酬要去喝,皇妃也没深问:“你胃不好,酒能不喝就不喝了,实在不行让浪斌去给你挡酒。”

  “我知道。”笑着摸摸皇妃的脑袋,随后我们两个人一同离开公司,皇妃不像我那么败家,她只给自己买了一辆白色奥迪A4,就觉得心满意足了。

  轿车带着马达的轰鸣声扬长而去,我点了支烟从兜里掏出手机给迟小娅打了过去:“丫爷,我现在去找你。”

  “快来吧,我差点就要睡了。”迟小娅打着哈欠回道。

  “那就不去了吧,你休息吧。”正好我也不咋想去,主要是开业那天她就喊我去她家了,不知道搞什么幺蛾子,当时喝多就回家睡觉了,一拖就是好几天,她几乎天天都要给我发微信让我过去,我实在拖不过去了。

  驱车来到丫丫的新房子,霍,从外面看这小区就感觉挺高档的,有钱淫!

  我给丫丫打了电话过去,没有门牌卡我是进不去的,只能靠丫丫领我进去,防盗系统一流!

  丫丫踏着拖鞋,披着外套冻得哆哆嗦嗦的就出来了,她领我走了进去后,将门一关,就钻进被窝里:“太他ma冷了。”

  “你说你这一天出口成脏的毛病得改改了,长得越来越女神,这嘴还在原地踏步。”

  她自动忽略掉不愿意听到的话,只听见我夸她是女神了,她矜持的撩了下头发,含羞道:“有那么美吗?”

  我无语的白了她一眼,看着她家崭新的烟灰缸问道:“给我准备的?”

  “昂,怕你无聊想抽烟,特意买的。”丫丫感觉暖和了就从被窝里出来,从抽屉里拿出一盒艾灸对我说:“听说你胃痛,我就买了这个艾灸,有朋友在做这个,我就学了一阵子,给你试试,看看好不好使。”

  我心里一暖:“你还有挺有心。”

  “那你看看。”丫丫将自己的卧室门关好,免得烟味大,然后指着沙发对我说:“你躺好,我先给你搓搓。”

  说完就拿出一个类似凉油一样的东西在手掌来回搓,紧接着让我脱掉外套,就在我胃部周围给我一顿揉。

  我好奇的看了眼她手里的这个油跟我瑶瑶干妈给我的东西一样。

  “这玩意应该挺好使得,疏通经脉,活血化瘀,要是起水泡啥了,你也别怕直接来找我就行,这属于正常的排病反应。”丫丫拿出艾灸对着蜡烛一顿点,点完就粘我胃部周围。

  “靠谱吗?”

  “试试呗,万一好使呢,你看你胃疼擦这个油很快就不疼了。”

  丫丫一脸认真的给我做着艾灸,我就那样看着她的侧颜,有些看呆了。

  仍然刚记得认识她那一年我十三岁,现在二十四岁,十一年了……

  “时间过得真快。”我不由得感叹一句。

  “那可不咋的,咱俩刚认识那会,你就是个小搓子,天天让我熊,现在都成大男孩了。”丫丫在整完以后,就说给我按摩头部,让我可以适当的放松一些。

  “是呀,那时候你就是学校有名的大姐大,呵呵。”感受丫丫手指传来的力度,原来她也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我俩聊着聊着我就睡着了,这一脚睡得安稳又踏实。

  丫丫见我熟睡以后,就将拿出一床被子给我盖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转眼间这个屋子已经全是烟了,熏的丫丫眼泪一个劲的哇哇往下流,她又不能开窗户,怕我受风。

  我幽幽的醒来:“整完了?”

  “怎么样感觉舒服点了吗?”丫丫问道。

  “没啥感觉呀,就感觉脚底下凉风嗖嗖的往出冒。”

  “等会你回家多喝点热水,你身体太寒了。”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乐啥呀?”

  “整的那么专业,跟真事似的。”我龇牙说道。

  “本来就专业好嘛,我特意学的。”

  “为了我学的吗?”

  丫丫嗯了一个比蚊子还小的声音,我感动的抓着她的手:“真的为了我特意去学的?”

  “不然呢,我显得没事研究它干嘛,让你去看医生你也不去,你这大老板一整没事就喝酒,总不能就这样一直胃疼吧,要是不处理,万一以后出什么大毛病该怎么办呢。”丫丫眨着睫毛无比认真的说了一句。

  “你真好。”我感动的抱着她,这个动作完全处于本能。虽然一直都没跟皇妃说,但我心里却是担忧了很久,没事就查百度胃疼是怎么回事,大家也知道百度那玩意查出来的小病最次也得是什么癌,我就一直挺担心……

  但我更知道这大多数可能都是被网上给无限放大,捕风捉影,可心里仍然很担忧,这事都不能说出去,怕他们觉得我大题小做。

  可丫丫这种关心我的行为,一不小心就给我暖到了,比夏天的阳光还要暖。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