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的纸巾夹杂着香味淡淡香味,感受晨曦手指间的温柔,让段宏楠一阵迷醉,他脸红的不行,不敢直视晨曦的眼睛低声道:“我自己来就好。”

  晨曦跟思思对视一眼,看着无比尴尬的段宏楠有些好笑,不禁扬手叫了声服务员:“你们这没有空调吗?看把我们段大帅哥热的。”

  服务员抱歉的应了一声,随后加大空调的力度。

  “这么着急找我来什么事?”搓了搓手,段宏楠直截了当的问道。

  “eng……有个事情想找你帮忙。”晨曦犹豫了一下子,有点不好意思开口。

  这时,服务员端着饮料上来了,段宏楠则是要了一瓶啤酒,他用牙齿嘎嘣一下子就给咬开了,笑道:“有事你尽管直接开口,我段宏楠能办的,肯定办。”

  “思思的家里出了一点事,你看看能不能帮一下?”晨曦试探着问道,她也挺不好意思开口的。

  “怎么了?”段宏楠放下啤酒杯子抬头看了眼思思,后者被他的眼神给震的有些羞涩?

  思思没说话,悄悄的在晨曦衣服下面拉了拉,意思是让她说。

  晨曦便开口说了:“她的父亲得罪了一些社会上的人,现在还在医院住着呢。

  “哦,你说拿钱是吗?不着急,晚点还也一样,晨曦的朋友没说的。”段宏楠摆摆手并没有当回事。

  “不是,我的意思是她父亲得罪人,让人打进医院,报警无门,并扬言说等她父亲出院后还打他,我们都挺害怕的,你在社会上玩,看看认不认识帮忙说说情呗。”

  段宏楠愣了下,没有说话,双手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心里在思考着。

  一般社会上敢动刀砍人的人,只有两种人,第一种虎逼,第二种是真的有背景,很明显晨曦嘴里说的那种人是第二种,不然怎么可能报警无门?

  如果说是第一种那还好办,他虎,你比他愣就可以了。

  但是对面是有社会关系的人,一旦得罪起来,万一是个惹不起的大佬,这忙没帮上自己惹了一身骚,那就不好了,更何况这件事还不是晨曦的事,仅仅是她的好朋友的事,这忙帮的有点犯不上啊。

  “晨曦,我。”换做别人段宏楠肯定直接拒绝了,一点不带犹豫的,这里面的利弊关系已经看得很清了,可当他看见晨曦带有恳求的眼神的时候,立刻就变成了:“那行,你先将那个人的信息告诉我,回头我帮你问问。”

  “真的啊,那太感谢你了。”晨曦一激动抓着段宏楠得手兴奋的说:“有了你帮忙,思思家里有救了。”

  “你先别高兴得太早,万一对面是我惹不起的人,就没办法了。”段宏楠并没有被美貌所冲昏头脑,言语间保持着冷静。

  他不是有深厚背景的人,更不是桀骜不驯的人,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能办的事,绝对办,办不了的事,我也不装那个逼。

  “没有你不行的,我就喜欢你身上这股气质跟我哥一样一样的。”晨曦眼睛眯成月牙状,笑着说了一句,她对段宏楠的信心非常的高,上学时就从未让她失望过。

  而思思看着段宏楠露出的腼腆笑容时,更是被其所深深吸引。

  像段宏楠这种身上自带痞子气息却很可靠温柔的男生很难不被别人喜欢。

  在上学那会就有很多人追段宏楠,但都被他身上冷冷的气质给觉之门外。

  到了社会上,这种人依旧很吃得开,假以时日,段宏楠这种人要么被兄弟坑的很惨,走投无路,要么就是义薄云天,挥挥手身后跟着一大票兄弟的那种人。

  随后的时间里,思思给段宏楠讲述了那个人的基本信息后,段宏楠点头说道:“那好,我知道了,明天给你俩信。”

  “谢谢了。”思思由衷的说了一句。

  “先别谈谢,能不能办成不清楚,等我电话吧。”

  “嗯。”两女点点头,随后三个人在烤肉店分开。

  四十五分钟后,段宏楠单手插兜,嘴里叼着烟溜溜达达的回到公司,看着那几个斗地主嘴里不停骂街的兄弟们,将之前打思思父亲那个人的信息往桌子上一拍:“哥几个,谁知道这个人?”

  几个人随意的扫了眼:“不认识,起开别耽误我们斗地主,输他ma八百多了,让这老坑比坑完了。”

  “滚你大爷的,就你最坑。”小白不服气的回了一句。

  “两王你要两分你个坑。”

  “那你乐意要你怪谁呀。”小白贱滋滋的说道。

  “你等着,下回我两王四个二都不带要的。”徐小峰赌气一样的说道。

  “你能有那脸?”小白鄙视的看着他问道。

  “你看我怎么炸死你就完了!!”

  “你俩别扯犊子了,徐小峰你门道多,去给我打听打听这个人,我帮你玩两把。”徐小峰,东北著名破鞋之王徐峰之子,继承了他爸的优良血统,外号中老年妇女之友,除了自身自带的少女属性外,打听小道消息也是一绝,可以说只要他想打听的东西就没有打听不出来的,就你一个星期前穿的什么颜色的裤衩子出门他想知道就能知道,就是这么牛逼!

  “你玩个几爸,小白的钱就是你的,回头再给我钱输给他,不干。”徐小峰扭着小蛮腰,眯着眼睛瞪着小白。

  “你看我干什么,宏楠给我的钱早输光了,这会是我自己的钱!!”

  $m-首$、发fq

  “那我也瞪你,瞪死你,你个坑逼。”

  “输了算我的,赢了咱俩一家一半,峰哥求你了,帮我去办,着急真心地。”

  “好吧,宏楠,峰哥别的要求没有,给我炸死小白这个坑就行。”徐小峰在段宏楠屁股上狠狠的抓了一把,扭着他的七寸小蛮腰离开了。

  “这个死变态跟他爹一样一样的,你说你来bj带着他干嘛。”

  “他会的东西咱不会,这是什么?是人才,二十一世纪什么最重要,人才啊。洗牌,洗牌,抓紧干两把。”段宏楠叼着烟调侃着说道。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