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耀阳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你就算叫上铂叔,黄平他们去也好啊。”丫丫急道。

  (N●|

  “叫他们干嘛?又不是去打仗,再说了,这光天化日的他敢弄死我啊?”阳哥特不信那股劲,叼着烟就往出走。

  “大晚上约你,到底要做什么,不行我得跟着你去,不然我担心!”丫丫想了下毅然决然的跟着我去。

  我笑了笑,乐道:“对面可是东北杀人不眨眼的堂堂七爷,你不怕吗?”

  “废话,能不怕么,我更怕你回不来,走吧。”丫丫不由分说的要跟我一起过去,我想了想带着她去也行。

  于是,我俩开着车就往七爷说的地方赶去。

  相思湖畔顾名思义就是一条小湖,平常大家在茶余饭后就喜欢来这边溜达,九点钟的这边人非常的多,所以他约我来这边我是一点都不怕的。

  我也明白他找我的目的是什么,于是我对丫丫说:“你在车里呆着,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哪怕我让他们抓走了,你就第一时间通知我爸他们。”

  丫丫点头:“明白。”

  “他们要是发现你,敲你车门啥的你也别开,他们要是硬敲,你就。”

  “我就他ma撞他!”丫丫无比霸气的说道。

  “对!”

  说完我才放心的下了车,在街边买了一袋炸鸡柳就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是七爷打来的,他确认好我的位置后,就说让我等着,等了一会儿秦子晴就来了,跟我想的一样。

  好久没见,她比以前瘦了好多,整个人显得特别的憔悴,让人看着特心疼。

  双手夹着的烟都忍不住颤抖起来,我迈步冲到秦子晴面前,抓着她肩膀激动的问道:“这几年,你去哪了,为什么都不联系我?”

  秦子晴见到我,很明显的一愣:“七爷说的见重要人物就是你??”

  我也愣了下,这么看来秦子晴本不想见我,是七爷给她骗来的,看来七爷也是想让秦子晴离开她,所以问题很明显了,现在不是七爷抓着秦子晴不放,而是秦子晴根本不想走。

  我激动地抓着秦子晴的手,说道:“跟我回去吧,不要在呆在七爷的身边了,会很危险的,现在黑白两道都在找他。”

  “跟你回去?警察会放过我么,耀阳我没的选择了。”

  “你相信我,我可以帮你的。”

  “耀阳你很厉害,家里的背景也深,对于你的话我从不怀疑,可是你在大,能大的过国家吗,我现在身上背负的比你想的罪还要严重,我这边离开七爷,回头就得被抓。”

  我们彼此陷入沉默,一阵风吹过,吹醒了我的童话,吹干了她的眼泪。

  “我很想联系你,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联系你,现在的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没脸见你。”秦子晴自嘲的说了一句。

  “无论你什么样,我都不会嫌弃你,他的身边太危险了,真的不能呆下去了,你跟我回家,我会想尽一切办法保护你!!”

  “太晚了。”秦子晴的话里噙着哀伤,认真的看了我几秒后,用手轻轻的抚着我的脸庞悲伤地笑了起来,好看的容颜一如当年一样美丽,若不是看到她眼里的伤痕一切犹如十年前一样,那个背着双肩背包扎着马尾辫推着自行车总是会对我笑的女孩。

  “不晚,秦子晴你正走在一条不归路,现在回头还有机会,若是在执迷不悟,结局没有好下场的。”我着急的劝说她,拉住她的手不能让她走,若是这次放开她,前面等着她的必定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秦子晴不再言语,仍然固执着要走。

  “我不让走,就不。”我更是像个赌气的孩子不让妈妈走一样的感觉,就想买下心爱的玩具。

  我俩这么拉扯之间就给她身上的衣袖给拽坏了,兹啦一声,她紫青的胳膊一览无余的展露在我面前,没有一丝躲藏的机会!

  我瞪大了自己的目光,盯在她胳膊上再也挪不开。

  秦子晴用用力的抽掉自己的胳膊,胳膊无处安放。

  “你他ma吸毒??!!”阳哥震惊的看着她,声音变得颤抖起来。

  “你他ma竟然吸毒!!!”我就像疯了一样,忍不住抽了她一巴掌。

  啪的一声,秦子晴的脸瞬间让我抽的通红,右边脸蛋上清晰可见我的五指印。

  “我草!”

  “我草!”

  两声我草同时从车里传了出来,丫丫跟七爷两个人连跑带颠的往我们这边跑。

  秦子晴捂着脸蛋,豆大的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我非常非常的生气,不用我多说你们也知道吸毒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一辈子都t他ma毁了!!

  “你还有脸哭,为什么不知道疼爱自己呢!!你今天说啥要跟我回去。”

  “我不走,我不走,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疼爱我,我爸爸妈妈不要我,过年我都不敢回家,我喜欢的男人玩弄我的感情,我为她做了人流,他却给我卖到外地,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给我温暖,谁都不爱我,就连我自己都不爱自己,张耀阳你走吧,我没有回头路了。”秦子晴哭的更凶了。

  砰的一拳,此时赶来的七爷愤怒的一拳砸在我的脸上,气呼呼的指着我说道:“我是让你来劝她的,不是让你打她的,你他ma有什么资格打他。”

  我噗愣一下从地上爬起来,奔着七爷打了回去:“我*你个妈!谁让你带她吸毒的,你妈了个*。”

  我气炸了,奔着一顿猛打,呼啦一下子,车上又跑过来几个人,舒泉祥跟刘砍两个人冲过来,我们三个瞬间扭打在一起。

  舒泉祥还可以,属于偏拉架那一行列,刘砍就跟我玩了命的干,毕竟我俩在火车上有过冲突。

  而此时我正是火冒三丈的时候,使出了权力,给刘砍从桥上直接扔湖里去了。

  噗通一声,他就掉了下去。

  “三打一算什么英雄好汉。”丫丫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奔着舒泉祥的脑袋直接拍了下去。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