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阳,耀阳。”丫丫游到我身边嘴里冒着泡喊了两声我的名字,又用手掌拍了拍我的脸蛋,让我醒醒。

  我依旧没有醒过来,已经进入严重的昏迷期,身体若不是石头卡着,可能已经要飘上去了。

  在这里我必须要给大家讲一个常识性的问题,如果你不幸溺水,不要慌张也不要扑棱,当你身体沉入水底时自然会漂浮上来的,反之你挣扎的越狠它就越不能往上浮。

  丫丫咬牙奋力的给我往拽上,可她一个女孩子还是不怎么会游泳的半个旱鸭子怎能拽动我这一百四十斤的大体格子,于是乎丫丫也放弃了挣扎,拖着我的脸蛋,嘴里喃喃的道:“醒醒,在不醒来咱俩都要死在这里了……也好,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同年同月同日死也好。”

  丫丫看着我的侧脸看了一小会儿,笑道:“帅样!真想来一口。”

  也罢,反正都要死在这里了,亲你一口也不犯法,本宫为了等你一直把第一次留到现在,结果到死还是厨女,老天呀,要不要这么坑!

  所以,亲你一口,你不吃亏,我也不吃亏,是吧。

  于是丫丫便向我吻了过来,忽然间我就感觉嘴巴甜甜的,像是吃了蜜一样甜。

  脑子里一下子就清醒了,并且在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起了张娜拉的一条广告:妙恋,初恋般的感觉。

  这个味道我太熟悉了,那是我的青春的味道。

  于是阳哥微微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迟小娅,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吻我。

  但在这一刻,我清晰的向她吻了过去,丫丫忽然睁开眼睛,用力的推了我一把。

  情绪已经到位的我哪里肯就犯,一个翻身便将她压在石头上,她哎呦一声眉头皱了起来,快速的说道:“我快要没有氧气了。”

  “我就是你的氧气。”说完阳哥再次吻了过去,脑海里闪过的画面是我们刚恋爱时的样子,那时候的我们真的只是小孩子,转眼间,已经俊男美女。

  丫丫猛地将我嘴唇咬破,一股鲜血从我嘴里流了出来,她说:“别这样,快上岸。”

  嘴里传来的疼痛感让我清醒不少,见丫丫不愿意继续下去了,我便拽着丫丫三两下就游回到岸边,众人发出一阵惊呼,我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情,兴许觉得我已经淹死了?然后奇迹般的出现了?

  不管他们什么想法,上了岸以后的我们衣服全都浸透了,并且在这个深秋会感到有些冷,我对着众人喊道:“有没有借我一件衣裳,她有点冷。”

  丫丫抱着肩膀,发出阿嚏一声,美女感冒,热心的男生格外的多,其中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穿着挺嘻哈的少年小跑过来对我们说:“穿我的吧,我的衣服长。”

  我跟他道了一声谢,将从钱包里抽出已经被水泡皱的五百元钱给他:“哥们不知道够不够,就带这么多现金,回头你拿家晒一晒能花。”

  少年摆摆手拒绝了:“不要。”

  “谢谢。”见他执意不肯要,丫丫对他道了一声谢谢。

  “不客气,你是迟小娅吧?我是你的粉丝,关注你好久了。”少年腼腆的看向丫丫。

  “嗯,谢谢。”丫丫再次道了一声感谢。

  “不用,嘿嘿。”少年憨笑着挠了挠头,没有什么比能见他女神更让他感觉到开心的事了,并且一想到自己女神穿着自己的衣服,就过瘾!

  我茫然的看了眼周围问道:“晴晴呢?”

  “已经让人救走了。”丫丫打了个喷嚏回道。

  首发“@S

  “到了她不愿意跟我走是么。”我无比伤心的回了一句。

  “这个事回家再说吧,我有点冷。”丫丫都开始哆嗦了,我俩便开车往家走,一进屋后,丫丫便去洗热水澡了,我也将自己脱得就剩一条小裤衩,呆着没啥事就撩她:“需要搓澡的不?免费。”

  “我需要个通马桶的你能干不?”

  “通马桶是具有专业性的工种我干不来诶。”说话间从兜里掏出一支烟叼在嘴中,吞云吐雾起来,相比洗澡,我觉得烟来的更暖一些。

  “你不是蓝翔挖沟机毕业的么,应该没问题的,不管咋说你也出生在名校不是。”丫丫调侃着说道,蓝翔技校可以说跟清华北大一样出名……尤其是挖掘技术,美容美发……

  “多少年不打鱼了哪还有网了。”

  “哈哈。”丫丫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丫丫便从浴室走了出来,知道什么叫做出水芙蓉么,迟小娅就是这样的,出来的一瞬间给我有点迷住了。

  “哇去,这么好看的吗?”此时的丫丫头发有些湿漉漉的还未吹干,秀气的脸蛋有着一抹红晕,穿着一身浴衣不小心露出来的香肩跟大白腿让人的眼睛始终无法挪开,我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必然的。”丫丫傲娇的波愣下秀发,头发上未干的水渍直接打在我的脸上,我使劲嗅了一下,迷醉的说道:“真香!”

  “少在那发春了,现在是秋天。”

  “要不是你偷偷的亲我占我便宜,我也不能这样呀。”

  “回头给你找个老母猪你对付玩一下。”

  “别人都说你是女神,哎呀我滴妈,你的粉丝要知道你是这样滴女人,枕头能不能哭湿?”我鄙视的回了一句。

  “呵呵哒!”

  跟丫丫斗了一会人嘴,我也进去冲了一个热水澡,因为烟是无法抵御风寒的,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自己感觉有点虚,一个小感冒都能让我难受够呛,自从工作以后身体越来越虚,就不像以前在学校打篮球那会,啥毛病都没有。

  第二天头疼的话会影响我一天的工作,所以我不能给感冒留一点机会。

  我的身上全都湿透了,将衣服换下来后就扔进洗衣机了,并臭不要脸的抻着脖子对丫丫喊道:“那啥,你洗衣服的时候帮我一招洗了行不?”

  “嗯。”罕见的丫丫竟然同意了,同意的速度之快都让我有点没反应过来,可是尴尬的一幕却出现了。

  “我洗好了,有衣服没给我拿一套。”

  丫丫耸耸肩:“我一个女孩子哪有男生的衣服,要不拿我的对付穿一下?放心,爷不会笑话你的,哈哈哈。”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