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滴理你。”将手中的烟一掐,随即迈步走进卫生间,自顾自的将洗衣机的衣服给洗了。

  “那就顺便帮我的也洗喽。”丫丫双手环抱着出现在卫生间门口说了一句。

  我没理她,用实际办了事。

  “秦子晴那里怎么办?”过了一会儿丫丫不可避免的谈起这个话题。

  “我不能让她沉沦下去,必须救她。”

  “你也看出她今天的态度了,死活不肯回来。”

  我沉吟片刻:“她比谁都看的明白,她回到我身边,面临的必是牢狱之灾,但是在七爷那边,有人保护她就没事。”

  “可你跟这个七爷必有一伤,到时候你若是给七爷整进去了,秦子晴也难逃一劫,现在的你有些骑虎难下吧。”丫丫早已看透了,思路清晰的分析着。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我猛地抬头看着她,按理说她不该知道这么多的啊。

  “你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我旁敲侧击的打听过。”丫丫如实说道。

  我默默的点点头,叹了口气:“丫丫你聪明,有啥好的意见没,现在的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还真有个办法,不过挺残忍的。你考虑一下。”

  “什么办法?!”

  “来,我跟你说……”

  我听完丫丫的话,眼睛瞪得越老越大。

  丫丫重新钻回自己的被窝里:“这件事你自己想吧,能不能成功,你还得找一些专业人士来帮你,过程挺难得,你现在公司又这么忙,能分心么,但是啊,你若是成功了,子晴也就解救了,看着当初那么好的一个小丫头变成如今这幅模样,挺令人心疼的。”

  沉默的点点头,下意识的续上一根烟,叼在嘴中却让丫丫给一把抓了过去,随即叼在她自己嘴里:“我算了下,一个小时你抽了七根烟了,身体不想要了是么,休息会吧。”

  “我发现你咋这么关心我,是不是还爱着我。”

  “对,我还爱着你呢,所以呢?”丫丫大方的承认了,斜眼看着我问道。

  我看了她一会儿,又将注意力转移到洗衣机的衣服里,本来我是玩笑话,可丫丫回答的太过认真,眼神里的戏谑跟认真让我分不清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如果是真的,那我心里还真的挺别扭。

  如果是假的,可是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这个夜晚,我们相对来说过得比较安静。

  一夜无话。

  次日,当我们幽幽的陆续醒来,拉开窗帘时,时间已经来到了中午十二点多,再过一会儿就是下午一点了。

  Y看正/版章!S节(上h

  “我草,咱俩这么能睡么?”我惊叫一声,拿起手机一看,n个未接电话,我睡觉有个习惯那就是得睡到自然醒,晚上将电话调成免打扰模式,不然大半夜你就听手机一个劲的响,吵得自己都没法入睡。

  丫丫揉着迷糊的眼睛,在那哼唧呢,明显不爱起床:“几点了。”

  “快一点了!”我着急忙慌的往阳台走,幸好衣服已经干了,还有几个地方有点湿,没招对付穿吧。

  “我说咋饿了呢,出去吃点饭去昂?”

  “不去了,没时间了,你自己吃吧,我得回公司了。”说完我便急匆匆的走掉了,丫丫现在出门,得化妆,洗脸,洗漱,在选衣服,一系列下来之后得三点多,完了吃完饭再到公司就是下班个屁的了。

  当我再次回到公司时,那些员工跟我打招呼的时候,我都脸红的不行,作为一个老板来的这么晚……虽然他们嘴上不说,背后肯定嘀咕我。

  “庞佳骏来我办公室一趟。”我冲潇洒哥喊了一句,后者跟着我就进了办公室。

  在这里我得说明,新的办公室还是我跟皇妃在一起办公,有时候我比较懒,基本都是她在做文件,盖章这种事情,而我只是负责做决策,甚至打电话接电话都是她。

  她不让我找秘书,原因大家也都懂。

  我怕皇妃会单独问我,就特意给潇洒哥喊了过去,这是其中之一。

  就好比我们考试考得不好,就喜欢带个同学回家一样,这样父母就不好意思骂你了。

  “张总,什么事?”

  我四周扫了眼,问道:“皇妃呢?”

  “跟汐汐去录制现场了,一天都没出现。”潇洒哥如实说道。

  “还好。”我松了口气,又说:“最近公司没啥事吧?”

  “没啥事。”

  “那就行,铂叔呢?给他叫进来吧。”

  潇洒哥点点头,随即迈步离开,而我自顾自的拧开一瓶百事可乐,幽幽的喝了起来。

  阳哥可是专业的喝可乐选手,百事可乐绝对要比可口可乐来的更香一些,当然,若是给可乐放在冰箱里冻一栋拿出来会更好喝。

  “什么事昂?”片刻后,铂叔溜溜达达的进来了,一进屋就拿我桌子上的烟抽了起来。

  “师傅我跟你说个事,昨天晚上我跟七爷他们见面了。”

  “哦……啥玩楞??!!你跟七爷见面了?”铂叔先是淡淡的哦了一声,紧接着扑棱一下子瞪着眼珠子问道。

  “你别激动,听我说。”

  “咋没跟我说呢。”

  “这不现在跟你说么,昨天……”我简单的将事情的经过讲给了铂叔。

  铂叔听完后,眯着眼睛说道:“现在的意思是七爷想放手秦子晴,而秦子晴说什么都不走是吧?”

  我重重的点点头:“嗯。”

  “那你可难办了。”铂叔的看法跟丫丫惊人的一致,让我一度怀疑这两人私下里是不是聊过什么。

  “我有一个好办法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说。”我就将丫丫告诉我的办法说给铂叔听了。

  铂叔听完后挑着眉毛下意识的来了一句:“这是你的办法?”

  “昂,咋的了!”

  铂叔意味深长的看了我几秒钟,随后摇摇头:“没啥,挺好的招。”

  “你觉得可行昂?”

  “你也只能这么办法了,不然你跟七爷斗上来了,那边出招秦子晴你不懵了啊,现在他愿意将手里的“王牌”给放掉,也是一件好事。”铂叔呵呵的笑了起来:“至少你做起事来没有后顾之忧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