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点头说道:“那就这么干,咱俩计划一下!”

  之后的时间里跟铂叔计划了一份详细的步骤,我觉得挺稳妥的,忽然觉得我们生错了年代,如果在七零年,八零年的那个时代,我俩妥妥的黑社会大哥。

  我是老大,铂叔就是军师,领着若干年兄弟,肯定能混起来。

  但这个年代不同了,大家玩得不再是刀枪棍棒,斧钺钩叉,而是脑子,金钱跟权力。

  可是呢,有的时候当有一些事情你解决不了的时候就难免回归到最原始的办法。

  著名伟人毛爷爷说过,枪口底下出党政,这句话不是空穴来风,你仔细寻思寻思里面的话,说的还真的挺对!

  咯吱!

  门开了,皇妃兴高采烈的拿着她的胜利品回来了,给我们一顿炫耀她今天的成果,大多数都是原价998打完折688这样的商品,自认为赚了,实则……不说了,大家都懂。

  “你俩呆着吧,我还有事要忙。”铂叔说了一句,站起身就要走。

  “哎,铂叔,这事别跟健洲叔还有我爸他们说。”我提醒了一句,他跟我爸健洲叔他们关系好,我并不想让他们知道,否则秦子晴就会遇到危险,这个牢狱之灾我是说什么都不能让她去的。

  一旦真的进去了,就不是救她,而是毁她了,这一点我也明白。

  现在既然七爷肯放手秦子晴,只要我将她给保护好,在给七爷收拾掉以后,秦子晴就会没事了,七爷他们绝对不会给秦子晴咬出来的,这一点从他现在甘愿选择放手就能看得出来。

  铂叔愣了一下,点头道:“我明白!”

  说完铂叔就出去了,皇妃眨了眨眼睛:“你俩又合计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没有,呵呵,哎,我看看你今天都买什么了?给老公讲讲。”我笑呵呵的转移话题,这种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给你买了身衣裳,你不总抱怨我一年四季就那一套衣服嘛,买来买去就是袜子……喏,今天我大方一把给你买了一套嘻哈的衣服,嘎嘎帅,还有小红鞋,穿起来骚到没边。”

  ~看(正版◇章节上Ur$A

  “净胡扯,我多大人了还穿小红鞋,赶紧退了,穿出去都让人笑话。”对于这款骚气冲天的红鞋,阳哥心里是拒绝的。

  “你多大?你才二十四好么,正是大好青春,不要以为你是公司老板,少年老成就是真的岁数大的人了,该青春咱得青春,整那么成熟干嘛,你看我一天就跟十七八岁似的多好。”皇妃美滋滋的捋了下小辫子,笑嘻嘻的转了一圈。

  皇妃起步是笑着看我换衣服的,然后她发现我衣服穿得不利正,就过来给我扑棱扑棱,顺手抱着我换下来的衣服,完了鼻子就闻了闻,接着她就仔细又闻了一下,感觉不对劲了。

  上来就掐着我的腰,脸色骤然一变:“你昨晚在哪睡的?”

  “澡堂子啊。”心里咯噔一声,脸上依旧强装镇定,皇妃常年给我洗衣裳,身上的味道早已经是她熟悉的味道了,而我这个人身上既没有汗味,也没有臭膀子味,所以衣服的味道常年都是不变的。

  “你放屁,这他ma不是我用的洗衣液!!而且这香味绝对是个姑娘家的,你昨晚在哪个小姑娘家过夜的。”皇妃急眼了,从腰间的手直接抓向我的耳朵上狠狠地就是一拧。

  “张总……咦?张总呢?没在,那我出去在找找吧。”这时,公司一个文员抱着文件走进来本想找我签字的,看见皇妃正在以一个极其霸道的姿势收拾我,顿时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一样,转身就走了……这孩子,真他ma有发展,回头必须提拔!

  “哎呀媳妇你别激动你听我解释。”

  “解释?你解释吧,我听听,我就不信洗个澡还给衣服洗湿了,怎么的,鸳鸯浴呗!”

  “不是那个样子的。”我的大脑飞速的转了起来,肯定不能说是在丫丫那艾灸的,如果是她,皇妃肯定更急眼,她到不是害怕我俩有什么奸情,就是说当时为啥不敢说?那不是心里有鬼么。

  既然不能说丫丫,就更不能说秦子晴的事了,皇妃知道一定得炸。

  怎么办,怎么办!

  电光火石间,我必须要撒一个完美的谎言来忽悠皇妃。

  并且这个谎言完美到我自己都要相信,不行在顺手发一个毒誓吧。

  “你还真说对了,昨晚跟客户喝酒去了,有点喝大了,啤酒沫子干一身,完了我俩就去洗澡了,就问他们能不能给衣服,我加钱,不然第二天我总不能穿着一身埋汰衣服就出来吧,多丢人是不是,在回家里换也不赶趟了,你要是不信咱俩下班后我领你去那个澡堂子问问就完了呗,或者你给齐总打电话,我们一起喝的,他能作证。”说着我就将电话递给皇妃,心里非常的忐忑。

  “真的?”皇妃自然是不能给齐总打电话的,这种事根本没法问,她寻思了一下半信半疑的问我。

  “绝对真,比珍珠还真。”

  “姑且相信你一次,裤衩脱了,我检查一下。”

  “靠……”阳哥顿时扶额崩溃,这玩意还有检查的,检查哪呢?

  “你还真脱啊,我开玩笑的。”皇妃无语的说道:“今天晚上必须跟我表现的嗷嗷热情,就像第一次认识我时那样,胆敢有一点敷衍,你看我怎么跟你俩翻旧账就完了!”

  “小的遵命,肯定就像神舟七号一样,分分钟给你送上太空。”

  “贱人!”

  ……

  日子平静的过了一个月,丫丫给我身上艾灸的浑身起大包不说,啥效果都没有,整的我现在都没办法露肚子,全是疤痕,并且身上的烟味极其的大,本来我自己就抽烟,在加上艾灸的烟味,都不能跟人靠近,跟人一靠近就下意识的捂鼻子,尤其皇妃,连我的肚子看都不忍心看,看的她闹心巴拉的。

  综艺节目的海选仍在进行中,我将黄平,浪斌几个负责任叫到一起,准备开始救秦子晴的计划!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