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几个最近潜规则潜的嗨皮吗?”我叼着烟问道。

  “我们这么正义的人士能干那种事么!”黄平正义凛然的说道:“不可能!”

  “绝对不干!!”浪斌跟着说道。

  我撇撇嘴:“信你俩就出轨了,玩我能理解,都是男人,这没啥好说的,但是屁股一定要擦干净,别到时候爆出什么丑闻,影响公司名誉知道么!”

  “这你放心,我俩又不是傻子,安啦。”

  看看,我随便一句话就给他俩套出来了,还跟我吹牛逼呢!

  不过也没所谓,没有潜规则能叫娱乐圈?

  我没太在意的摆摆手:“选的人都怎么样?”

  “选了一批颜值好的,但是唱歌一般的,又选了一批唱歌好的,但是颜值一般的,真正唱的好的,颜值也不错的,等我整理好发给你,你看看相中哪个,我帮你安排一下。”浪斌龇牙来了一句。

  “阳哥是那种人吗?”我顿时有点急眼。

  浪斌一愣:“别生气,我知道你对皇妃专一,不给你安排就完了呗。”

  “这事不能发我邮箱,你存着就行,等哪天我偷偷上你的号。”

  “骚*!”两个人异口同声的鄙视我。

  “先别说这个了,你们把手头上的工作先交出去,跟我办点事去。”我嘱咐了一句,随后迈步回到车里。

  ……

  七爷家里,秦子晴满身伤痕的在地上打滚,哀求着说道:“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

  …;最新@d章h节●n上●g

  大姐拿着柳树条子抽打着秦子晴:“你他ma个小贱人,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要你干什么吃的。”

  秦子晴缩缩着身子,满脸委屈:“我不是故意将花瓶碰倒的,多少钱我赔您。”

  “赔?你拿什么赔,你的钱不是老七那个王八犊子给你的,他现在花的都是我的钱,你赔我,拿什么赔!就用你的小贱*吗!”大姐越说越气,下手一下比一下狠,狰狞的面部表情仿佛要吃了秦子晴一样!

  秦子晴只能爬行的在地上躲,可是根本躲不了。

  柳树条子抽打在秦子晴身上发出啪,啪的声音,有的皮肉甚至已经打烂了,依旧没有停手的意思。

  此刻七爷突然赶了回来,连忙冲进屋内,拦住大姐:“怎么了嘛这是,她又哪惹你了?”

  大姐指着地上的破碎的花瓶:“自己看看,这是我最喜欢的古董了,花了多少钱我就不说了,费了多大的周章才得到手的你知道吗,就让她毛毛躁躁的给我打碎了!!”

  “好了好了好了媳妇,碎都已经碎了,你在打她,也不能复原了。”七爷走到秦子晴面前,凶道:“你看你,一点小事都他ma干不好,还能干啥,滚!”

  七爷一声喝令,背对着大姐看不到的方向却是对秦子晴眨着眼睛,秦子晴如大赦一般赶紧跑了出去。

  “媳妇,消消气,动了肝火可不好。”见到秦子晴离开后,七爷暗暗的松了口气,连忙抚慰着大姐!

  秦子晴委屈死了,跑到一边的树下双手抱膝的痛哭起来,自从来到上海,这个女人就没有把自己当人看过,她发誓,早晚有一天将她对我的折磨十倍百倍的还回来,她发誓!!!

  秦子晴的手指甲已经扣进肉了,深深的扣了进去,她没有觉得疼,肉体上的疼痛远远没有心里上的疼痛来的更大。

  一声叹息从她上方传了出去,舒泉祥低头递给她一瓶止疼药:“云南白药,活血化瘀的,摸上去能好受点。”

  秦子晴抬头泪雨梨花的看着舒泉祥一瞬间扑了上去,呜呜呜的大哭起来。

  “大嫂别这样。”舒泉祥尴尬极了,此时抱她的,不行,明知道此刻她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可是她是大哥的女人,自己就不能抱。

  但是不抱,显得自己薄情寡义是的,就在纠结中,他不知所措的呆愣在原地。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为什么我看到别人快乐,我会发出感慨,由心里的羡慕他们,为什么,为什么!!!”秦子晴越哭越凶,好似找到发泄口一般,这些日子她太委屈了。

  舒泉祥深深地叹了口气:“你应该跟张耀阳走的,我们现在没有选择,七爷离开大姐就是死路一条,至少你离开,张耀阳会想办法救你。”

  “我不走,我的命是七爷的,我若是走了,我就死了。”秦子晴很明显,她现在需要的是什么?是*粉,如果她离开七爷,自己等于断了货源,那种生不如死,仿佛身体里有数万只蚂蚁在咬的感觉她真的承受不来,坐牢只是神经上的折磨,而不吸*粉那是身体加精神的折磨,她扛不住,尽管明知道身体越来越瘦,越来越不好,可她别无选择。

  “或许一开始,你就不该跟着七爷。”舒泉祥的这番话不仅再说秦子晴,好像也在说自己,他们都是可怜人,在这条道路上只能闷头前进的可怜人,即便身前是万丈深渊,也只能毫不顾忌的往下跳。

  人的命,天注定,幸福却是自己的。

  如果秦子晴不跟着七爷,或许她现在仍然只是在深z那边沦落成红尘女子,每天麻木的生活着,跟现在又有何区别呢?

  罢了,罢了,既然是自己选择的路,就是跪着也要走完。

  今天你们欺我秦子晴,他日,我定教你什么叫做武则天!

  哭了一会儿后的秦子晴擦干眼泪,对舒泉祥说:“谢谢你。”

  “没关系。”舒泉祥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家里没鸡蛋了,我要去超市买鸡蛋了。”

  “恩。”看着秦子晴离去的背影,忽然觉得是个好几回,于是乎低头发了一条短信出去,并且将秦子晴要去的地址全部都告诉了我。

  接到短信后,我对众人说道:“行动,比优特超市!”

  说完,我,黄平,浪斌,以及后面赶过来的潇洒哥,一行四个人奔着比优特走去,铂叔留在公司看家,以及应付突发状况。

  就是抓一个小小的秦子晴,四个人足矣!

  我对他们几个说道:“一会儿等秦子晴出来,咱们直接给拽上车,要用最快的速度,免得有事逼报警!”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