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这个套脑袋上吧,别人肯定认不出来我们。”黄平从兜里拿出来四条丝袜就往脑袋上套。

  我倍感无语的看着他:“大锅,你这丝袜是从哪淘愣出来的?”

  “臭鞋平,丝袜平的外号是浪得虚名吗?”浪斌捧臭脚的来了一句。

  “那是!”他还挺沾沾自喜。

  “他那是埋汰你,你个傻*!”潇洒哥看不下去了,人的智商怎么可以低到这种地步。

  “这玩意我不用。”我没有黄平那爱好,只要一寻思这玩意是别的女人穿过的,我就别扭。

  “净几爸事,我们来就行。“与此同时,我的手机猛然响了起来,是铂叔打来的。

  “师傅,啥指示?”

  “在哪呢?”

  “比优特门口了,行动开始了。”

  “好,我过去。”

  “不用你来,我们四个人就能搞定!”我的意思是让他留在公司坐镇。

  “不行了,我在公司在呆一会儿,你媳妇就得给我把话套出来,墨迹我半天了,我硬是没说,现在在男厕所躲着呢。”

  皇妃的聪明程度远比我要想的高,她要是想知道一些事情,刨根问底也得给你想办法问出来,她知道从我嘴里没有实话后,便去磨铂叔,因为这些人里也就只有铂叔能知道我全部的事情。

  甚至有些时候都是铂叔给我出的注意。

  想到铂叔被逼到躲进男厕所的囧样,我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得了,先挂了,你这媳妇太难缠。”

  女人买东西总是很慢的,即便逛超市也跟我们不一样。

  如果我们男生去超市买鸡蛋,那就是纯买鸡蛋,买完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

  但是姑娘则是不同,她们买鸡蛋,也会看看黄瓜,丝瓜,菠菜等一些列的东西,甚至有些东西她们不买但也会看看的,她们似乎很享受其中的乐趣。

  LV)。

  但是这些姑娘里不包括丫丫,丫丫是男孩子性格,基本也是买啥就买啥,多一圈都不带给你溜达的。

  “你这媳妇真聪明,不知道你在外面搞了那么多破鞋回家怎么还没被她发现,徒弟,师父现在有点佩服你了。”铂叔刚上车就挺有感触的对我说一句。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呗,你以为我像黄平那个二傻子是的,有点啥事都跟汐汐说,连个秘密都没有。”

  我们现在出去搞破鞋一般都不会带着黄平的,原因很简单,他出去搞破鞋回家让汐汐两句话就给能套出来,并且他还会出卖我们,就让汐汐有这样一种认知感,你看铂叔浪斌他们都去搞破鞋,我就也搞了,男人干这种事是正常的。

  “滚蛋,我又咋的了。”

  “你是个坑,你说你咋的,今晚买篮球你别跟着我下了,我见你迷糊。”一向号称篮球专家的潇洒哥,业余爱好就是赌个篮球,就是某个队让分能不能那种,必须要两个队全都猜中,本来之前无往不利,不说天天中奖吧,也得隔三差五小中一波,总体来说是赚钱的!

  但是自从黄平发现这个口以后,说啥都要加入进来,又是买烟又是请他飘唱的,就差给潇洒哥跪下了!

  潇洒哥觉得这小伙子有前途,就决定带他一起赚大钱,然而悲剧的一幕出现了,连着半个月了,一单没中,天天黑,黑的都要怀疑人生了。

  这时候黄平还不忘刺激他,什么狗屁专家,明显是彩票站的内部坑!

  有一回浪斌闻声,也想加入进来,就对潇洒哥说:“专家,告诉我今晚下啥呗。”

  黄平就刺激他:“你说的是那个半个月输了一万来块的专家吗?”

  对此,潇洒哥悲愤的说道:“下次说啥不带你了。”

  “呵呵,不带我,把飘唱的钱还给我。”

  两个人因为这事差点大打出手,都要割袍断义了!

  终于在第十六天,潇洒哥没带黄平,自己偷偷的买了一单彩票,中奖了,然后趾高气昂的质问黄平:“你他ma是不是坑??”

  “……!”黄平百口莫辩,一心想要证明自己不是坑,于是偷偷联系我,在他们的带动下,我没事也赌球呀,有些东西你不信不行自从带了黄平后,我每次都只能中一单,现在的黄平就是一盏明灯……他下啥,我们反着下就可以了。

  话题有点扯远了,再说当下。

  过了一个多小时以后的秦子晴终于出来了,她双手拎着两个白色大袋子,站在街边四周张望着,似乎想要拦一辆出租车,准备回去。

  看到这一幕我有点尴尬,七爷就不能给她配一台车吗?

  忽然间我想到那天看到她胳膊上的伤,我以为只是吸*造成的,从来没想过她在那里会挨打。

  “哥几个,行动吧。”我指了指秦子晴,张口说了一句,随后启动车子慢慢的开到秦子晴面前,这台车子不是我的,而是我花了五千块钱买的报废面包子,专门留着干损事用,这种车子根本上不了告诉,一旦被拦下来,妥妥的扣车。

  但是在本市几乎没什么人查,这倒也无所谓。

  黄平他们几个人套着丝袜,装备整的还挺专业,浪斌龇牙问了一句:“这丝袜确定没人穿过吗?怎么有一种臭脚丫子味?”

  “袄,你那个可能是我穿过一回,我上次扫楼的时候发现的,感觉挺好看,就拿回家穿了一下子。”

  扫楼,是黄平他们这种人的专业名词,就是没事的时候就会去楼道里看看有没有丝袜啥的凉墙上,然后给偷走。

  虽然他的这种做法在我们看来比较屌丝,但是他说要做到不忘初心,回归最原始,寻找一种刺激感。

  现在平爷差钱吗?不差!

  想要女人跟丝袜那是太容易的事了。

  但是太容易的事对他来说也就太没挑战性了,所以他想玩点高难度了。

  说白了,他们这种心理变态的人,就是想要寻求一些简单的刺激事来激发他们这颗对生活麻木的心。

  呕!!!

  听完臭鞋平的话,浪斌干呕起来,说啥不套这个丝袜了。

  “净逼事对付套两分钟,办完事就摘了呗。”黄平挺不乐意的说了一句。

  “去你大爷的,你穿过的丝袜是能对付的事吗,我怕我的脸过瘾都!!!”浪斌都要哭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