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俩别墨迹了,赶紧的!”铂叔催促一句,浪斌使劲憋气,然后我将车子开到秦子晴跟前,呼啦一下,黄平等人窜了下去,在秦子晴一声尖叫声中将她粗暴的抓紧车里,紧接着我开车就往跑。

  速度快到让人根本分不清我们是在开玩笑闹着玩还是真的劫匪。

  秦子晴短暂的惊叫一声后,看见抓她的人是我,当下就变得淡定起来。

  “耀阳?你为什么要抓我?”

  “带你去个地方。我淡淡的回了一句。

  这时众人也将丝袜摘了下来,浪斌非常的嫌弃:“这他ma臭脚丫子味真大,汐汐怎么忍受你的,你是不是不洗脚?”

  “我的脚比你的脸绝对干净多了!”黄平不服的回了一句,接着又对秦子晴说:“嫂子不好意思哈,刚才弄疼我了,是我太粗鲁了,莫见怪。”

  这一声嫂子叫的我恨不得踢死黄平。

  “嫂子?”

  “你别瞎嘞嘞!”我回头呵斥一句。

  “得,我不说话了,嘿嘿。”黄平闪到一边自顾自的抽着烟,仿佛她们的任务真的完成一样。

  “张耀阳你要带我去哪?”短暂的平静过后,秦子晴又莫名的担忧起来:“你不会是想给我送到你健洲叔那里吧,我不去,进去后我宁愿选择死。”

  秦子晴说完,情绪就开始变得失控,随后整个人开始变得暴怒起来,接着就猛地往前面窜,抢我的方向盘让我停车!!

  “你们干几爸呢,控制住她。”我冲黄平他们大吼一声。

  “抱歉了,晴嫂。”浪斌应了一声,几个人将秦子晴死死的给摁住,但是秦子晴挣扎的更凶了,抓,咬,喊,啥招都用上了,三个人特别坚挺的摁着她。

  我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将脚下的油门给踩的更重了,铂叔回头扔了一捆绳子过去,淡淡的说:“给她绑上吧。”

  三个人抬头看着我,我没吭声,他们这才将秦子晴费劲巴拉的给绑上了。

  随后我们来到一家位置很偏,基本没什么人住的顶楼。

  这种复式二层小楼属于什么样的呢,我给你们仔细说一下。

  现在好多家庭,甚至在我们东北都会出现这样的格局。

  就是买的五楼跟六楼,直接将楼顶打通,在屋内接一层阶梯,就相当于一个二层复式小楼,既便宜逼格还高,是很多人的选择。

  而我们之所以租下这样一间房子为的就是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我的初步打算,就是将秦子晴绑在二楼,帮她戒毒!

  这是第一步的打算,只有帮她戒了毒,她的整个人生才会恢复正常。

  我也知道这个过程很难,但我一定会坚持下去的,为了她,也为了给我自己一个交代。

  “绑好了吗?”我在楼下并没忍心跟着上去。

  “ok了,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嘴也给挡住了,接下来的时间会很痛苦,会很挣扎,需要你们留一个人在这边,以应对不时之需。”前戒毒所的工作人员被我请到家里来,专门负责给秦子晴戒毒。

  “行,今天是第一天,我守着吧,黄平,浪斌,潇洒哥你们几个自己安排时间轮流来还我。”

  “好。”众人点点头。

  “我留在这边吧,你晚上还是回去吧,皇妃不知道这个事情,你要是夜不归宿,她该问了,本来她现在就怀疑你。”铂叔想了想说道。

  “有道理,我上楼去看一眼她。”我点点头,迈步上了楼。

  现在的秦子晴已经被结结实实的绑在床上动弹不得,嘴巴被交代给密封上,整个人看起来非常难受的样子。

  轻轻叹息一声,双手拂过她额前有些凌乱的秀发:“对不起这段时间可能委屈你了。”

  秦子晴眉头紧皱起来,不停地呜呜着,仿佛要说些什么。

  我摇摇头,叹道:“我答应你,不会让你坐牢,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残害自己的身体,人活着,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这个东西你真的不能太碰了,那样只会害了你自己。忍忍吧,一切都会雨过天晴的。”

  说完我便不再留恋,拖着挺疲惫的身体离开六楼。

  迈步下了五楼时,我仍然担忧着,便没有要走的打算。

  “回去吧,这里我们看着就行。”铂叔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再等等……”时间尚早,我想知道秦子晴毒瘾发作起来是什么样子的。

  “简单的来说,当她毒瘾发作时,会展现激动不安,或者极度恐慌,感觉呼吸困难,就像大祸临头一样难受,并且会伴有撞墙,自残,伤人毁物等不是常人的正常行为,到最后就会造成虚脱,腹泻等一系列身体机能出现反应,戒毒需要一个过程,具体她是什么表现,还是因人而异。”

  “所以说一旦吸上了,那些症状就完全消失?”

  “是的,所以这是很多人都不愿意戒毒而复吸的原因。”戒毒工作人员对我耐心的解释着,顿了顿他又说:“其实我建议应该送她去正规的戒毒所,那里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冰冷,不是高原围墙跟冰冷的手铐,而是会有专门的戒毒师带着大家做早操,锻炼,跑步等行人,让她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而咱们这么做,往往是笨拙的手段,况且从这名姑娘的身体状况初步判断来说已经好几年了,真的不是那么好戒的。”

  “我知道了,但是目前只能在这里戒毒。”叹了口气,我能不知道专业的戒毒所要比我们私人戒毒好么,如果一个不留神,秦子晴很有可能就是死,但是现在的她绝对不能去那边,一旦去那边,毒瘾是戒了,自由也就真的没了。

  我要做的是救秦子晴,而不是将她送进另外一个冰冷且没有人情味的地方。

  就在我们谈话间,楼上传来砰砰砰的声音,我们几个对视一眼,纷纷看出眼里的担心,往楼上跑去!!

  只见秦子晴满脑子是汗的看着我们,身体在剧烈的挣扎着,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看向我的眼神是……祈求?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