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指了指自己的心脏:“至少在这里,始终住着那样一个女孩,每天早上骑着单车出现在校园理,背着书包,扎着马尾辫捧着奶茶走进班里,就会完全的吸引住我的目光,在我心里,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始终是那样的纯净无暇。”

  秦子晴的眼圈暮地一下红了,语气终于平缓而低沉:“如果我能戒了毒,我可以不用坐牢吗?”

  “可以的,我张耀阳用性命跟你保证。”

  “好,我相信你,我愿意试试。”沉默许久后,秦子晴抬头说道!看向我的眼神也恢复晴朗明镜了。

  “嗯,只要你肯愿意去做,我会帮你一起克服它!!不要害怕,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在你身边,今晚如果难受挺不住的话,就抽烟顶一顶吧。”看了眼时间已经九点一刻了,我也该回家了,就将烟留给她,迈步走了出去。

  今晚有铂叔在这里守着,我是比较放心的,铂叔对她说:“丫头,爱惜自己,多的我就不说了,我不会将你的嘴巴给封住,你要是难受就喊我,我帮你换个方向,要是感觉有毒瘾要发作,提前喊我一声,不然到时候人多一起绑你,你更遭罪。”

  秦子晴点点头:“我知道了,铂叔,麻烦你们了。”

  “不会,关键是你要争气,耀阳的公司现在正起步,很难,本来公司人手就不够,他还是将我们这些核心人员给叫过来帮助你,足矣证明你在他心里的重要性,好好改造吧。”铂叔随意的劝了一句,心想这个小丫头还是挺好的,也不忍心看她坠落,然后找了一张床就躺在上面叼着烟聊微信,不知道跟哪个离婚的小媳妇在勾搭呢!

  ……

  当我出了这栋楼以后,心情百感交集,我茫然的走在大街上,怎么都想不通秦子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可怜的姑娘。

  丫丫这时给我打来电话:“你咋没来我家呢?”

  “有点事刚处理完,咋的了?”我叼烟问道。

  “艾灸呀,你这身体刚出现排病反应都快要好了,坚持下去!来。”

  “拉倒吧,整的我浑身都是大水泡,竟是烟味,衣服一脱全是疤,难看死了。”

  “老爷们身上有疤才叫叼,没疤你敢说你是社会人?”

  “别跟我俩扯犊子!”

  “真的,赶紧来,相信爷在坚持一个疗程行不行?”

  “我现在严重怀疑你是卖艾灸的拖。”

  “我是个屁,我他ma差这点钱?”丫爷要急眼。

  “嗯嗯,你是个屁,没有错,哈哈。”也就是跟丫丫打电话了,让我刚刚一直沉重的心情忽然好了起来。

  “赶紧滴,来呀。”丫丫就像怡红院的老鸨一样,不停地喊我过去,仿佛就再喊大爷来玩呀。

  “太晚了,不去了吧,明天行吧。”

  “……”沉默了一下子,丫丫说:“行是行,这玩意最好别断,一断效果就没那么好了。”

  “休息一天吧,就当缓一天了。”

  “好吧,哎对了,是不是你那韩国女朋友不知道你是在我这做的艾灸的?”丫丫忽然开口问道。

  “啊,咋的呢?你该不会跟她说了吧?”我心里咯噔一声。

  “我没说。”

  我松了口气。

  “但是她问我了,我就承认了。”

  我一个踉跄好悬没摔倒:“大哥说话能不能别大喘气。”

  “结果都是一样的好吧。”

  “我晕,你忘了那天在你家她给我打电话我都没敢承认,你咋给我说出去了呢??”我有种想要死的感觉,因为我从来没跟皇妃说是在丫丫那做的艾灸,只是告诉她一个店里的阿姨给我做的。

  奇怪的是到现在为止,皇妃知道后还没来找我算账,说明现在事情已经很严重了。

  明明就认识我却没承认,明明该说实话,我却没承认,那结果是什么?只能说明我心虚啊。

  心虚的下场是什么,吵架啊!

  “谁让你说我是阿姨的,你活该!”

  “哎呀我那不是忽悠她的么,这话你也信??”我气将地上的一个矿泉水瓶子发泄般的一脚给闷走了。

  “好了不逗你了。”

  靠,果然是逗我玩的,我又松了口气。

  “其实是她闻出了味道,我才承认的。”

  我再次踉跄,有一种被丫丫耍了的感觉:“啥玩楞?闻出来味道,这玩意还能闻出来的?她是皇妃,不是皇家特犬!”

  “咋不能,我洗衣服一直都是用这一个牌子的洗衣液,她肯定闻出来了,不然不会那么问我的,我如果不承认,整的好像咱俩有啥事一样,我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反而没事,再说咱俩本来就没事,你现在还是回家想想怎么跟她说吧,别说我没提醒你。”丫丫考虑的也对。

  “我谢谢你呗。”我咬牙说道!

  “呵呵,不客气,改天请我吃肉肉就好了。”

  “再见!”

  挂了电话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按照皇妃的性格知道我骗她以后早就炸尿了,今天竟然很难得的没有来质问我,真的很反常。

  事出反常必有妖!阳哥也没心情溜达了,连忙打了一辆出租车往家赶。

  皇妃最近迷恋上了针织,在家没事的时候就在织毛衣。

  “媳妇,干啥呢。”心里有鬼,我就往她身上贱乎。

  “织毛衣呢呗,工作忙完了?可以呀没喝酒耶。”皇妃用小鼻子嗅了嗅,心情不错的说道。

  咦?真的没有要急眼的意思,是在等我主动承认吗?

  嗯……一定是这样!

  “媳妇我想跟你坦白个事。”

  皇妃放下毛线,抬头看着我:“什么事昂?”

  “其实……我艾灸就是在丫丫那做的。一直没告诉你,谎称骗你在阿姨那整的,怕你多想,媳妇,你惩罚我吧。“说完我噗通一下跪了下去,揪着耳朵说道:“跪遥控器不换台,跪方便面不掉渣都行,您选!!”

  皇妃噗嗤一声就被我逗笑了,双手托着我的下巴,极为反思的表情说道:“老公,平常是我管你管的太严格了吗,让你感觉没有自由了是吗?”

  我疯狂的摇头:“没有媳妇,我被你管心里才高兴!那些不管男人,放纵男人的女人不是真心跟你过日子的人!真正的爱情是什么,不是任由你,放纵你的。”

  “可能是我真的管你管的太严格了吧,所以你在做事情的时候都不敢跟我说实话了,对吧,赖我了,我得反思。”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