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了顿秦子晴又说:“我跟着七爷做了一些这方面的勾当,但是自从回到S海以后,他就再也不让我接触这方面的东西了,甚至还想给我踢开,我严重怀疑这里面是那个女人在作怪,她怕我对立面的流程越来越熟悉,我知道的事情就越多,对她们造成的威胁性越大,你有想过七爷为什么要给我放走吗?”

  说完秦子晴冷笑起来。

  我眉头皱了起来,一直以为我以为七爷就是真的喜欢秦子晴,不想让她跟着自己受伤才这样做的,难道不是?

  “七爷那么冷血无情的一个人,你以为他是真的心疼我才放我走的?耀阳你太傻了,你上了他的当了。”

  我心里咯噔一声:“什么意思?”

  “我现在是什么呀?说的直白点也是罪犯之一,在公安局那边是进了档案的,虽然没有明确证据吧,但是你懂的,而你现在给我藏着掖着不给我交到你健洲叔手里又属于什么呀?到时候你再想办法帮我翻供又属于什么呀?等到了最后你一定是跟我绑在一条船上的人,然后七爷败了那一天,我就肯定进去,到时候你一定会受牵连,明白吗,现在的他等于拿我当诱饵来吊着你这条大鱼!”

  我烦躁的挠着脑瓜子,这么复杂的么:“我比较好奇,这么复杂的勾心斗角你是怎么寻思出来的?”

  按理说我都想不出来的东西,秦子晴能想出来?

  “这几天没事就跟师傅俩研究,琢磨出的可能性,然后越寻思越有可能,不是我自恋哈,你说七爷一个老头了,有我这么年轻的小姑娘在身边他不使劲稀罕还给我往出推,可能吗?就守着他家那位黄脸婆?我是不信的。”

  本来我是没想这么多的,听着秦子晴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有道理,但我不想她冒险。

  “我不想让你吸毒,也不想让你冒险,不管他出什么招,我都能接着。”

  “耀阳咱不能意气用事,老艾已经死了,我们需要为他报仇!”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秦子晴。

  秦子晴笑了笑:“你真的以为我跟七爷在一起只是为了让她保护我吗?如果我不碰那些东西,根本就不会有危险,其实……我也是卧底。”

  “啥??”我更加他ma震惊了:“你是卧底?!!”

  “嘘。”秦子晴比划一个嘘的手势:“你还记得王伸的死吗?”

  “记得,怎么了,有什么联系吗?”隐隐约约间,我感觉自己要知道一个天大的秘密。

  “王伸害的我害的那么惨,我早就希望他死了,当你拿枪给他干死以后,我就找到张健洲,我想帮你将这个事背下来,至少我想帮你做点什么。然后他们一合计,就想让我取得七爷的信任,争取掌握他们的犯罪证据,本来我已经拿到一些证据了,你知道的,如果我不碰这些东西,就很难让他们相信,可是越往深处走,越发现他们后背还有更深的势力,我们想将他们连根拔起!”

  顿了顿,秦子晴又说:“其实我在做什么你健洲叔他们都知道,但我很少联系你,他们都知道你是个变数,很担心你会坏事,所以什么事都不想告诉你,可是今天还是让你给我抓起来了。”

  “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我皱眉说道,因为我很担心这里面有秦子晴的谎话,一旦她是骗我的,那我可就上当了。

  “我答应过他们不告诉你的,可是不告诉你实话,你能放我走吗?”秦子晴非常的无奈。

  “我他ma有点乱,让我捋捋。”

  现在的也就是说秦子晴是张健洲那边派去的卧底,吸毒也只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很多卧底都要碰这个东西,这是没办法避免的事。

  而七爷应该是想让秦子晴跟我绑在一块,最后让虎视眈眈的张健洲他们没办法下手!!

  但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秦子晴竟然也是卧底!

  这是我知道的事情。

  然而还有我当时不知道的事情,那就是秦子晴心里的小九九。

  王伸坑害了她的青春,也就说秦子晴今天会造成这个局面完全是王伸害死他的,而我失手打死王伸让秦子晴感到痛快,她想帮我做点什么来补偿我,毕竟杀人可不是普通打架那样简单。

  她联系到了张健洲跟我爸他们,然后这些人一合计就让秦子晴去当卧底。

  秦子晴并没有真的爱上七爷,也不想依靠他,之前的猜测都是演戏!

  然后结果很显而易见,秦子晴想要真正打入七爷他们团队的内部还有一段路要走。

  可是她后来拜师铂叔又是为了什么呢,我最后也明白了。

  她想做戏做全套,以一个报复性很强的角色出现在这个事件当中。

  说的在简单点就是张健洲跟我爸在这件事情中连铂叔都给隐瞒了!!

  后来秦子晴发现我是铁了心不让她走,她才告诉我实话的!

  但是,以上都是我的分析,兴许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她真心想让铂叔教她一些办法,然后搞掉七爷的女人,她成为现在大姐的那个位置。

  届时她得到势力以后,会不会顺势摆脱张健洲他们的控制呢?这是谁都无法预估的。

  虽然你是卧底,但你做了一些黑暗交易,上面还是不能原谅的。

  他们不管你有多危险,处境有多难,在正义面前没有理由,哪怕是牺牲!

  难道这是秦子晴给自己留的一条后路不成?

  或许铂叔也知道这些事情,他很生气却没有表达出来,而是真的准备帮秦子晴一把,扶她上位,然后利用秦子晴那边的黑关系,扶我再上位?

  我靠,这么想着,我的冷汗就从额头上留了下来,他们那一辈的人心机都这么深的吗!太可怕了。

  我还一直傻呵呵的以为事情就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的简单。

  他们所有人都欺骗了我。

  没有愤怒,没有不满,我忽然间变得平静起来:“也就是说平常你的表现,跟我健洲叔他们在我面前的表现都是演戏?那天开业典礼,我爸之所以没叼七爷,其实是你们早就布好了局的?”

  “也不是演戏,只是不想让你在陷进去,他们想采取法律手段来抓他而已。”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