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氏集团现在的掌权人是七爷的妻子,而她妻子身后的势力是一个叫王威的男人。

  这个王威官衔很大,具体的我不能说,涉及到敏感的话题,我只能说他在S海的地位就是当年杨彩父亲在H市的地位一样,特别的牛逼。

  而七爷的妻子跟这个王威一直都保持着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两个人肯定有事,但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不说罢了。

  别看七爷的妻子现在挺埋汰,但是有的人就喜欢呀!

  就好比你娶了一个挺漂亮的媳妇,但你天天玩她玩的够够的,你媳妇一整没事就在被窝里放屁,光着身子满屋跑啥的,你可能觉得恶心,埋汰。

  但是她在别人眼里就是女神!!

  当年王威跟七爷的媳妇两个人就好过一段,王威对她一直情有独钟,虽然两个人各自有了家庭,但是每个月要是要温存几天的。

  本来七爷媳妇对王威不是太感兴趣的,当年上头看七爷风头太旺,准备除掉他的时候,要不是王威帮忙,七爷早就进去了。

  而不让七爷进去的代价就是七爷媳妇把自己的青春赔给王威,也算是一种等待交换,个持所需。

  十几年前王威就已经牛逼到那种地步,更别说现在的他了,现在他的硬实力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跟巩固可以说就是游戏里的大boss,凌驾于我们任何人之上。

  就是沈y军区的曾祥龙来了都得眯着!

  有他做靠山,七爷自然安枕无忧。

  王威非常的讲究,不仅保了七爷没事,还帮七爷的妻子在事业上做的红红火火,只要王威这个靠山不倒,七爷的妻子就是最牛逼的!

  而你想给王威弄倒,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这看起来貌似是一个无解的局面。

  即便强如张健洲这样的高管,面对王威的时候也只是除了叹息就是叹息。

  “我尽量,给我点时间。”知道这个局面有多难,七爷并没有告诉秦子晴,因为七爷他们还需要靠着王威出货。

  “恩,我相信你。”嘴上这样说,秦子晴却从七爷的眼里看到无奈,只不过她选没有选择说破而已。

  七爷看了眼手表说道:“我一会儿要飞一趟深z,晚上可能陪不了你了。”

  “你该忙忙你的,我ok的,大姐什么时候回来?”

  “她跟我一起回来,还得过几天,我好好说说她,不让她欺负你。”

  随后两个人也没在说什么,七爷穿着衣服腿有些发软的下了楼,就跟着舒泉祥往出走,关门的一刹那,舒泉祥见秦子晴冲自己眨了眨眼睛,舒泉祥心里咯噔一声,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一路上,舒泉祥开车就显得非常的心不在焉,满脑子都是秦子晴看自己的那个眼神,内心砰砰的跳。

  一直在后座闭目养神的七爷开口了:“你就不要跟我去深z了,晴晴刚跑了出来,张耀阳他们肯定找她找疯了,你留在家守护她的安全吧。”

  “知道了。”舒泉祥并没有太多的废话。

  “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这次不让晴晴走了?”七爷看到了舒泉祥欲言又止的样子开口问道。

  “嗯。”

  “其实第一次让她走我是想试试她的。”七爷开口说道:“按理说秦子晴那样的女孩儿最开始跟我这个糟老头在一起肯定是为了钱,现在她的钱不敢说够她很好的活一辈子,至少三四十年没有任何问题,可她仍然愿意委屈的跟在我身边,每天遭受她的毒打,都心甘情愿的,我就在怀疑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你怀疑她是卧底?不可能呀,她跟着咱们做的那些事情,都够判的了,并且每一次都没事,而且好几次都是靠她我们才完成交易的,她不能是卧底。”

  “这就是我最想不通的问题,我不知道她现在跟着我是为了什么!”

  “可能就是离开我们以后怕警察找她麻烦,届时她孤立无援,怕自己进去呢。”舒泉祥想了下说道。

  “不会的,王威已经下了命令,我们这一批人都没事,她自然也没事,而且张耀阳那边会死保她,她肯定不会有事。”

  “可是她应该是不知道这些的,话说回来,她肯定是真的喜欢上了七爷,像那种受过伤的女孩子都喜欢有安全感的男人。”

  “我觉得也是。”七爷哈哈大笑起来,觉得舒泉祥这小子越来越会说话了。

  在机场送别七爷以后,舒泉祥就开车往家赶,很奇怪,这一次他开车的速度竟然要比来的时候快的不知道多少倍,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快点开,快点开。

  似乎他很想快点回家见到秦子晴,不知道为什么!

  咯吱!

  车子划起一阵灰尘,精准的停在停车位,舒泉祥控制着自己激动的内心,靠在车门子抽了根烟缓解自己激动地情绪后,方才迈步走了进了屋内。

  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而激动。

  秦子晴此刻已经换上一身睡衣,雪白而又笔直的大腿是那样的惹眼。

  “七爷走了吗?”

  “走了。”舒泉祥点了点头,随后有点闷骚的说:“嫂子你有事吗?没事我就先回屋子了。”

  “真有一件事求你,跟我来。”

  说完,秦子晴走进自己的卧室,舒泉祥想了一下就站在门口没有进去。

  “进来,没人。”秦子晴开口说了一句,顿时让舒泉祥脸红心跳,砰砰砰……

  咽了口口水,舒泉祥还是走了进去。

  秦子晴就当着他的面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我最近受伤有点严重,手不能沾水,这贴身衣物隔几天洗还不合适,扔了还可惜,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洗一下?”

  “嫂子,我这……这……不好吧,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给你这个,而且还是贴身衣物,这让七爷知道了,得干死我。”一向性格冷淡的舒泉祥哪里做过这样的事,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顿时让他脸红心跳,羞涩到说话都结巴了。

  见他这副尴尬囧样,秦子晴勾起一个得逞笑容,将衣物塞到他的手里:“帮我嘛,求你,我不会跟七爷说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