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里的人赫然就是龙导,我真没想到原来这小子还挺记仇!

  如果是他在后面找关系黑丫丫的话,我也能够理解了。

  “消息靠谱吗?”

  “应该靠谱。”

  “我知道了。”沉吟片刻,我又说:“等着王威主动来找你吧,这么久都过不去了,不差那两天,男人你越吊着他,便会越容易引起他的征服欲,太容易得到反而不会珍惜,你不能让他拿你当女表子,而是当情人,你明白吗?”

  “这就是为什么你追了我十年都不放弃的原因吗?”秦子晴眨了眨大眼睛笑眯眯的问了一句。

  我愣了愣:“对于你,跟征服欲无关,而是爱情。好了,我已经过了玩电脑游戏的年龄了,就不陪你在这干电脑了,还有事,先走了。”

  “那个龙导你打算怎么办?”秦子晴又问了一句。

  “静观其变,如果丫丫这次复出他不在其中捣乱的话,过去的事就过去了,要是他在中间从中作梗的话,我就得收拾他了。”我的心里多少还是有怨气的,当初你在R本在你的地盘我没办法整你,但你要是在国内,看我怎么捏你就完了!

  “其实我感觉你跟丫丫会走到最后。”秦子晴忽然在我身后说了这么一句。

  我身子一怔,回头问道:“为什么这样说?”

  秦子晴耸耸肩:“不知道,这是一种感觉,我从未见过你对哪个女孩子如此如此的上心。”

  “我对你们不也上心么。”

  “不一样,真的,相信我,女人的第六感很准。”

  我呵呵一笑:“等着公司稳定了,我就跟皇妃结婚了。”

  “到时候我一定包一个大红包。”

  “注意安全。”

  “嗯!”秦子晴重重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时间里,秦子晴跟王威好似在做着一场暗斗一般,谁都不联系谁,谁都不当对方存在一样,但是每天早上跑步的时候两个人仍然会聊上几句,偶尔也会一起吃早餐,发朋友圈也就点个赞而已,似乎在玩着某种不同的暧昧一般。

  九点,王威办公室内,看着助手给自己发来的资料,秦子晴,女,户籍H市,二十四岁,跟着七爷过。

  他紧皱的眉头忽然舒展开来,自言自语的说道:“我说怎么听着这么熟悉,原来是七爷的女人,呵呵,有点意思。”

  对面的私人助手,也就是王威平常处理某些事情都是交给他处理的,对其很是信任。

  助手开口跟着说道:“能不能是七爷那边特意派过来接近威哥你的?他们住的地方离得这么远,但她每天都在这边跑不,这巧合未免太大了吧。”

  “哦?那你分析分析为什么要这样做,明明花姐她……”王威眉头一挑,带着玩味的笑容问道。

  “我感觉七爷有点看不上花姐,不然前阵子也不会铁了心跟人离婚,而现在我猜他是想用秦子晴这个女人来上位,从而真正的摆脱花姐,跟我们走直接关系。”

  “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多此一举呢?秦子晴来勾引我,跟花姐来征服我,没有任何本质区别,况且花姐是爱她的,搭上我这层关系可以保他,秦子晴这个女人会吗?她是年轻女孩儿,搭上我以后完全可以自立门户,让她俩都滚蛋,你觉得那个人有那么傻?”

  助手倒吸一口凉气:“威哥你的意思是这个女孩儿自己勾引你的,花姐七爷那边不知道?”

  “嗯哼,他完全没必要多此一举。”王威再次说道,不得不说这帮老江湖看事情看得真他ma透彻!

  助手觉得王威说的非常有道理,就舔了一句:“还是威哥看得深,像我这种目光短浅之辈只能给威哥干个助手啦。”

  “少忽悠我了你,你回头给我安排个饭局,将花姐跟七爷都请过来,我探探她们的口风,另外,给我约秦子晴这名姑娘,就说周末一起去游泳!”

  “交给我办,妥妥的!”

  ……

  三天后,高尔夫球场。

  王威潇洒的打出一杆,白球划着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在空中飞行数十米以后自然的落在一边,滚了几下就停了下来。

  “好球。”花姐跟七爷两个人啪啪啪的一顿鼓掌。

  “不行,老了,都打不准了,呵呵。”王威不太喜欢这种被吹捧的感觉,自己是啥样的选手他也明白,无奈得摇摇头,将杆递给助手,然后接过助手递过来的水杯便喝了一口。

  王威走在前面,花姐跟七爷就跟在后面。

  忽然王威对花姐说:“去楼上洗个澡,在房间等我吧。”

  花姐愣了下,点点头嗯了一声,随后也没管七爷这张堪比猪肝色的脸走了出去。

  在七爷看来,这是对自己一种非常严重的侮辱,不管咋说七爷在东北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你牛逼吗?非常牛逼。

  那又能怎样,我当着你的面说要睡你媳妇,你不乖乖的给我忍着!

  这才他ma叫做权力!这才能叫做男人。

  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王威这事办的也挺损。

  “七爷,我们聊聊吧。”

  “威哥您叫我小七就好!”七爷假惺惺的笑道。

  “咱们差不多的年纪叫你小七那不是折煞我么,七爷我想问问你跟花姐还有感情吗?我想听实话。”

  “没有,只是我现在离开她警察就会找我,我走投无路了,才回来找的她。”七爷真的说出了实话,像王威这种人,你跟他撒谎他也能看出来。

  “呵呵,你还真挺诚实,其实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帮你吗?”

  “因为花姐。”

  “是的,就因为花姐,她是我年少时的青春,可是呢,渐渐地我发现时间久了好像也就是那么回事儿。”

  七爷没接话,他在思考王威这句话里的含义是什么。

  难道他已经玩够了花姐,意思就是不保自己了?

  一旦王威不扯花姐,别说自己废了,就连花姐也将失势。

  换句话说,花姐他们现在的公司能做的这么好,很多合作商都是看中了王威的这条背景,一旦王威撒手,公司不敢说立马瘫痪,也处于即将瘫痪的地步,如果王威能够发发善心,顶多也是维持的局面,却没有办法有任何大发展了。

  想到这里,一股冷汗就从七爷后背流出来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