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柔??”

  “嗯哼,人家现在是那边的当家花旦,各个高层领导都在追求她,她要是说句话还不跟玩一样。”

  “我去,那你不早点说!”

  “就想看看你着急的表情,哈哈。”

  我们有句老话,三岁定八十。

  方柔从初中开始就是一个博学多才的姑娘,到了现如今她干的工作岗位跟她的气质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我不禁在想如果那时候我能够爱上方柔,没有抛弃她,现在的我们会不会还能在一起?

  答案应该是否定的吧,之所以我跟方柔在对方心里都能留下美好的印象,只是原因那种青春的遗憾,一旦真正的一起步入社会后,可能不会有今天这样的感觉。

  我还没听说有能从初中一直到大学毕业都能在一起的恋人,或许我们在异地恋那会就会结束,比如我跟小仙女。

  说句难听的,现在大学毕业都很少有能坚持到结婚的,何况初中呢。

  “我去,那还不赶紧给她打电话,她在哪上班,H市吗?”我语气激动地问道,一旦利用上方柔这一点,以后的路就更好走了。

  “那破地方谁愿意呆了,也在S海了,回头我约她咱们一起吃个饭呀。”

  “还回头啥了,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快给她打,我看看这几年有没有啥变化!”错了错手掌面露期待着的说道。

  “人家挺忙的,那有空跟咱们闲人出来吃饭呀,等晚上的吧。”丫丫挺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

  “我去,你还有脸小的时候呢,电话拨通阳哥跟她唠!”

  丫丫拗不过我,就将电话播了过去,我怀着激动地心将电话拿了过来,听着里面许嵩的铃声时,让我的心头为之一振,是不是她还爱我,不然怎么会听歌都是许嵩的呢。

  当年许嵩的一首《星座书上》我俩可是没事就一起唱,到现在我都能哼哼起来,星座书上,说我们不合,金牛座的我配不上你的好……

  “丫丫。”片刻后,电话那头传来让我激动地声音,方柔进入电视台以后声音比以前更加的婉约了,不知道本人出落成啥样了!

  “我耀阳!”

  “谁?”紧接着电话那头传来一句迷茫的声音,这一声问句顿时让我老脸一红。

  谁?这一声谁仿佛就跟忘记我一样。

  这才过了几年呀。

  这就跟你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跟某一个人说自己的名字时,结果对方把你忘了,尴尬的一比。

  “我是张耀阳,不记得我了啊。”我失望的重复一句。

  “耀阳??等一下。”接着电话那头传来挂断的声音,我顿时就愣住了,看着丫丫问道:“她啥意思??挂我电话??!!”

  “哈哈哈,烦你呗,还我耀阳,你耀哪?人家不认识你,哈哈哈。”丫丫贱贱的放声大笑,丝毫不掩饰对我的嘲讽之意。

  “草!”我郁闷完了,点了根上火烟吧唧吧唧的抽着。

  “诶,来了!”正当我纳闷怎么挂我电话时,手机再次响起,我振作起来,对丫丫说:“看吧,电话来了!!”

  丫丫挺敷衍的笑了笑,似乎这个电话会再次打来也是意料之中。

  “哎!”这次我没上杆子,语气挺装的哎了一声。

  “耀阳嘛?”这次方柔的声音温柔多了:“刚才领导来我办公室了,不方便跟你说,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整得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打错了呢。”

  方柔这一番解释顿时给我的小心情解释的很舒适,咧着嘴笑道:“听说你在S海这边上班了,我也在这边了,赏脸请你吃个饭呗?”

  “现在吗?”

  “恩,忙的话就算了。”

  “你等我一下,我去跟领导打声招呼。”

  “告诉我你的地址在哪,我去接你。”

  “恩,行,地址发丫丫微信上。”

  说起来也尴尬,我跟方柔的微信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删的,上面的聊天内容还是停留在三四年前。

  可能是她删我,也可能是我误删她,反正就是没了,这几年也都没联系,似乎淡忘了彼此,也似乎对方就从来没有在自己的世界里出现过。

  然而在一个不经意的某一天,因为一件事,一句话,甚至是一个背影让对方在自己脑海里的回忆瞬间翻涌起来,我想这就是青春的味道吧。

  阳哥习惯在这种时候要装个逼,当下我靠在车门口叼着烟,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是感觉又不对劲,方柔现在是气质女主持人,我整的跟个小痞子是的,让人看见了该给方柔丢人了。

  于是乎我赶紧将烟头踩灭,整理自己的衣衫,板板整整的站在车门前等她。

  这人呐,习惯了当盲流子,等不定当个绅士真别扭。

  就跟你穿新鞋那几天就不会走路的那种感觉是一样一样的。

  方柔一身职业ol装,一双美腿在黑丝高跟的衬托下将女人独有的魅力全部显示出来,在加上一头清纯的马尾辫,整个人青春活力又不失女人味。

  即便周围人来人往,乍眼一看,方柔还是最有气质的那个女人!

  我冲方柔招招手:“嗨,美女。”

  方柔见到我,脸上露出喜色,小跑到我面前,盯着我的脸打量一番:“你瘦了。”

  “胃不好,闹的。走,上车说。”我替其打开车门,方柔挺淑女的上了车,顺手还捋了一下自己的裙子防止走光。

  丫丫跟方柔笑了笑,两个人愉快的聊着天,似乎这些年她俩一直都有联系。

  “想吃啥,跟阳哥说,整个上海滩随便你挑。”我就像个暴发户是的回头对方柔咧嘴说道。

  “过桥米线好不好,好久都没吃那个了,很怀念。”

  “那啥破玩意,一点营养没有,咱去个牛逼点的地方。”

  “人家方柔说吃米线就吃米线,你哪那么多废话,就S海来说,在牛逼的饭店人家方柔都过去,就算没过去,只要她说,就得一排排队的人等着请她,显你什么玩楞呢,整个跟个土老豹子是的。”丫丫张口呛了我一嘴,一点情面都没脸,训我那叫一个自然,妈的!她也就是一个女人,不然我这啪啪一顿正反抽,抽死她我!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