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找方柔确实是因为丫丫的事情,但是有一句话叫做善意的谎言。

  能让她开心点就开心点吧,这跟方柔还喜不喜欢我完全无关,我不认为到现在了,方柔还能喜欢我。

  毕竟我不是人民币,不会让每个人都喜欢自己。

  这只是源于对朋友的一种惦记之情。

  我想没有人不会喜欢被朋友惦记的感觉吧。

  “不是呀,本来我是要带丫丫去找我干妈看看这件事怎么解决的,完了丫丫就顺嘴说了你在这边了,我一听就激动了,赶紧给你打电话了。”

  “激动了?因为什么?”

  “因为好久没见你了呗,嘿嘿,来让阳哥亲一个。”说说话我就开始不着调了。

  “浪子还是那个浪子,痴女却不是那个痴女喽。”

  我啪啪啪的鼓起了掌:“主持人说话就是不一样,有文采!有内涵。”

  “你就埋汰我吧。”

  “哪敢呀,对于方柔我们是宠都来不及呢。”丫丫抓着方柔的脸蛋子一顿揉捏,这要是让他们光D那边的追求她的那些人看到了,绝对心疼死了。

  “你们就会忽悠我。”方柔无奈的笑了。

  一顿米线吃的还算过瘾,全国来说云南过桥米线的味道都差不多,不像别的小吃名字一样味道差很多。

  吃完米线后,我们站在门口,算完账我又说:“美女,再去看一场电影呗?”

  “不了,下午还要上班,谢谢你的米线呗。”

  我摆摆手:“客气,回头常联系哈。”

  “好的拜拜。”

  给方柔送到她们公司楼下后,便挥手跟她拜拜,看着她曼妙的背影,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女人曾经是属于我的。

  哎,要不说男人都是贱,得到了不珍惜,失去后才觉得对方有多好。

  “别看见了,人家都进去了,贱人,是不是后悔了。”丫丫的声音将我的思绪给拉回来。

  “后悔到不至于,就是觉得……”

  “觉得干一下挺得劲是吧。”

  “粗俗!”我鄙视的看了眼丫丫,随即迈步回到自己的车里。

  “还不知道你什么样的货色!”丫丫撇撇嘴随即也上了车里,我俩一同往公司开。

  走到一半的时候,丫丫指了指路过的医院:“没啥事,我领你去检查检查吧。”

  “检查个屁,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有点事昂!”

  “靠。走啦,检查一下子吧,正好我也查查。”

  “你查啥昂,妇科?”

  “就是查查身体健康啥的呗。”

  “也行,看看白带异常用点妇炎洁,洗洗更健康。”我用着当年一句很流行的广告语,并学着外国的口气说的。

  “滚你大爷的。”丫丫直接破口大骂,最后我被丫丫强拉硬拽弄进了医院。

  ……

  秦子晴那边,这天正在跟王威两个人红尘作伴活的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王威骑着马,怀里的是秦子晴,看着一片大草原,说道:“怎么样,这是一家私人马场,我准备承包下来,你喜欢的话送给你。”

  感受到王威这双不安分的手,秦子晴却没有在意:“为什么呀?”

  “选择你没有原因,我对你一见倾心。”

  “威哥真能说笑。”秦子晴捂嘴掩笑:“我是七爷的女人。”

  “你花姐以前也是他的女人,又怎么样呢。”此时的王威一脸的意气风发。

  “你觉得我是一座马场就能收买的女人吗?”

  “这人呐,只要有欲望有贪婪就没有什么是不好办的。”王威话里有话的说道。

  “哦?那我的欲望跟贪婪是什么呢?”秦子晴问道。

  “是花姐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如果你想,我可以让你达到跟她一样的成就。”

  “如果我说我想让花姐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呢,你会同意吗?”

  秦子晴说完眼睛就一直看着王威,王威彻底怔住了。

  他以为他只是想让花姐失宠,没想到却想让她身败名裂了,王威开始思考这件事情值不值得,毕竟花姐是他年轻时就喜欢过的姑娘。

  “为什么你在得到的同时一定要让她失去呢?说实话我很不理解,毕竟这是不冲突的事,只要你跟着我,一样吃香喝辣,穿金戴银。”许久后,王威缓缓开口说道。

  “别人虐我千百遍,我仍待它如初恋?对不起,我想我还不是那样心胸宽阔之人。”说完秦子晴将身上这琳琅满目的伤疤掀开给王威看,王威看完彻底傻眼了。

  “这……都是花姐打的?”王威眉头紧锁起来,在他的印象里花姐不应该是这么凶残之人。

  “不然呢,还能我自己打的么。”

  “按理说她不该是那样的女人。”

  “呵呵,按理说?”秦子晴面露讥讽:“按理说这个年纪的我应该享受大学的美好校园时光,结果呢?”

  王威沉默了:“你的心里有伤,就让我治愈你吧。”

  话音落,秦子晴直接扑进王威的怀抱里。,而我们的花姐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失宠,并且,她得到了她应该得到的教训。

  有句话叫做风水轮流转,大仇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明天跟意外哪个先来。

  一个强大的男人身后不一定会站着一位贤惠的女人,但一位强大的女人百分之八十身后站着的是一位强大的男人。

  秦子晴就是如此,她上位以后,反到并没有着急去碾压花姐,而是在王威的帮助下,开了一家公司,并在私下里逐渐跟花姐原先的那些合作商联系到一起,企图将其架空。

  “james先生,很高兴您愿意相信我。”一家看上去默默无闻的公司内,秦子晴与一个老外签完合同后,正礼貌的握手。

  事实上秦子晴的这家公司无论从注册还是运营她都没有用自己的名字,即便以后出事了,跟她也没有任何关系,她清楚的认知,王威今天能为了她的年轻跟美貌去放弃花姐,早晚有一天她同样可以为了别人的美貌而放弃自己,她必须留个心眼!

  james是长期跟花姐在链接S海到国外运输的最重要的一环,可以说给james拉过来,花姐就等于自断一条手臂!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