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如今知道她的为人所作所为后,在看她说这样的话,打心里的厌恶。

  其实这就是人性的心里,当我喜欢你时,你怎么做都是对的,怎么做都是可爱的。

  当我不喜欢你时,哪怕你做的在完美,对我来说都是一种负担。

  其实不是你不够好,而是对方的眼光变得挑剔了。

  所以当两个人分开后,对方不再爱你时,真的不要再去勉强,那时候的你会发现其实对方没有多么爱你,你的自尊心也会在这种时候被打击的体无完肤!

  “去办公室说吧。”

  王威无奈的说了一句,随后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办公室,王威拿着大茶缸子,对着里面的热气吹了几口气,缓缓开口说道:“找我来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为什么一直躲着我??”花姐直接问出了心里想问却最害怕问的话。

  “都是成年人了,我的做法很明显了,没必要回答了。”王威淡淡的说了一句,这句话让花姐心里咯噔一下。

  “是我做的不够好吗,还是我哪做的不对!”花姐略显激动地问道。

  “你很好,没问题,只是我不想跟你在继续下去。”

  “……!”

  王威的话说的简单粗暴,本以为他用自己的消极态度让花姐明白咋回事就得了,可是后者明显属于那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那种人,花姐刷的一下眼圈就要红了,王威瞬间就无奈了。

  女人甭管什么时间段,哭永远是最高效的事情!

  尤其是这种老女人的哭,那是惊天地泣鬼神,要死要上吊的那种。

  但人王威可不贯彻她,你敢在这里闹,就是毁我工作,毁我名声,那么抱歉,你毁我,我毁你就毁的更快!

  所以花姐想耍泼,但见到王威的脸色一变,就不敢嘚瑟了,有怨气也只能憋着。

  王威也不好意思把话说的太绝,就那样无声的喝着茶,许久后,花姐面如死灰的离开王威的办公室大楼,抬头看着天空,她知道,自己市区王威的这个强有力的后台后,公司的前程也基本走到头。

  james只是这次事件的缩影,接下来的时间将会有大批大批这样的合作伙伴会离她而去,所有人都将会奔着秦子晴过去。

  甭管过去他们坐在吃了多少饭,喝了多少酒,称兄道弟,姐妹情深一家人,都是扯淡!

  在金钱跟利益面前,都是浮云。

  花姐上火了,整个人也颓废许多,回家就想找秦子晴撒气,可发现后者已经好几天没在家。

  她已经没心思打理公司,这下子不仅保不住七爷,就连自己都没办法保了。

  七爷这时候站了出来,他对花姐说,你安心呆几天,出去走走,公司的事情他来帮着处理。

  花姐很疑惑,七爷处理?怎么处理?

  七爷就说了,这时候你就能见到拳头的重要性了。

  其中有一个跟james差不多级别的人也决定不跟花姐的公司继续合作下去了,但是七爷上去给人一顿威胁带胖揍就给吓唬住了,后者也没报警,甘愿认怂,决定还是跟公司继续合作下去。

  当时的花姐满脑子都很凌乱,根本就没发现七爷这句话里的漏洞百出,她看见七爷一顿操作猛虎如,竟然对其刮目相看,想来不是七爷没有能力,是之前自己没发现罢了。

  现在的花姐就像是在大海中漂泊的小船,在风雨中摇摇欲坠,就在船即将翻了的时候她看见一叶扁舟,肯定要抓着扁舟不松手。

  眼下这颗救命草的扁舟就是七爷。

  所以花姐将所有的大权全都放给七爷去做,然而这也是她悲剧的开始。

  上了岁数的花姐,本来引以为傲的花姐就是没有白头发,这几天也开始出现白丝,真的是上火了。

  花姐的样子真的变了,以前身上那股子意气风发的劲头没了,现在的她更像是一个普通人,一个知道操心上火的普通人,而身上的凌厉的气息也变得少了许多。

  七爷急匆匆的走回来:“媳妇,查到了,背后搞我们的人果然是张耀阳,你看这个。”

  花姐接过七爷送过来的注册公司表,上面写的法务代表人就是我的名字。

  花姐看完沉默了:“果然还是他们,真是烦人,但是现在也没有任何办法,我们没有后台了。”

  七爷脸色阴狠的说:“如果是张耀阳那我们的事情就不好办了,张耀阳可是要往死整我们的,我们的仇太深了。”

  花姐顿时慌了:“那怎么办?”

  七爷唉的一声叹了口气:“趁着外界还不知道我们已经靠不住王威的时候,我的想法就是离开S海,我海外移民,消停一段时间,等着卷土重来!届时我一定要将今天失去的东西给拿回来。”

  说完七爷都能感觉自己的心跳跟着砰砰跳,也不知道花姐信不信这话。

  现在的花姐早就没有了那么多的想法:“老七,其实我这几天也在想,真的是张耀阳的话,我们现在走吧,去海外,谁都拿我们没有办法,趁着公司还有利润点可以卖,将它卖出去,拿到钱可以很好地过我们的余生了,我也有些累了。”

  七爷将身心疲惫的花姐搂在怀里:“你将家里想要带走的东西收拾一下,公司的事我来处理,我答应你,陪你去海外,过安稳的后半生,我们都老了。”

  “嗯,这是我专门盖章的玺印,有它在就跟我签字是一样的效果,卖了它吧,我们走。”

  七爷颤抖的接过这个玺印,做局拐弯这么久,搞得这么麻烦,为的就是这个玺印,终于要成功了。

  片刻后,秦子晴在新公司跟七爷见了面,七爷打量一番:“霍,这公司很气派嘛。”

  “只是个空壳子,还得等你将资金注入进来才可以,这些东西全是你的,我可不要。”秦子晴眼睛泛着精光说道。

  “玺印拿回来了,接下来咱们怎么整?”

  秦子晴顶着玺印看了好一会儿:“给她的公司股份全部抽出来,变成咱俩的,这家公司直接甩给张耀阳,反正都是空壳子,咱们要他没用。”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