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张耀阳??我们辛苦做出来的东西给他,白白给他赚钱??你是不是跟他一伙合伙坑我。”七爷的话说完,一旁的舒泉祥心里咯噔一声,猛地抬头深深的看了眼秦子晴。

  后者非常的镇定,秦子晴说:“现在咱们要做的不是往死搞张耀阳,而是要跟他讲和,讨好他,花姐倒了,你难道还想接着得罪他吗?花姐已经是个例子了,光靠王威绝对靠不住,咱们必须要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

  “让一个小崽子给收拾了,我不甘心!”

  “呵呵,七爷咱们现在忍了,等以后找个机会说整他不就整他了。”秦子晴微微一笑,帮着七爷揉捏肩膀说道。

  “晴晴你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心计了。”

  “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行,听你的,那咱们就这么干!”

  花姐从牛逼到陨落,经历不过短短几个月而已,甚至可以说从秦子晴来到她家里开始。

  有些人有些事,种什么因结什么果。

  之前她那样对待晴晴,现如今也到了她该还债的时候了。

  花姐的公司在七爷的操控下,一夜之间全都变成了秦子晴的股份,七爷本身就有事,根本不敢把占用任何股份,然而这一切都在花姐不知道的情况下完成的。

  次日,花姐收拾完衣物后,右眼皮咔咔一顿跳,一向不信邪的她始终觉得今天要有大事发生一样,搞得她非常烦躁。

  她撕了一片白纸贴自己眼皮上,完了忐忑不安的给七爷打电话,问他怎么还没回来。

  片刻后,一道极为讽刺极为戏谑的声音从门外响起:“呦,花姐好几天没见,憔悴不少呀。”

  秦子晴一脸春风得意的出现在花姐面前,身后的舒泉祥也是趾高气昂的,花姐见状,心里的担心更大了。

  她放下手中的衣物,双手环抱,慢慢走到秦子晴面前两个人针锋相对:“呵呵,是谁给了你勇气这样跟我说话,讨打呢是吧。”

  说完,花姐就习惯性的一嘴巴抽了过去。

  duang的一声,舒泉祥反手扣住花姐的手腕,僵硬的停在空中。

  “你个奴隶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花姐愣了下,愤怒的看向舒泉祥问道。

  啪!

  秦子晴二手不说,反手就是一记响亮的嘴巴,彻底打蒙花姐:“注意你说话的用词跟态度!”

  花姐耳朵被抽的嗡嗡作响,整个人都处在懵逼状态:“你他ma敢打我!!”

  说完整个人张牙舞爪的奔着秦子晴扑了过去,却让舒泉祥一把给推倒在地。

  秦子晴藐视的蹲在花姐面前:“大姐,还当你牛逼的时候呢,风水轮流转这个道理听过吗?你当了恶人怎么久,也该轮到我当了吧。”

  花姐惊恐的说道:“舒泉祥你这么对我让你七爷知道了,一定打死你,你等着。”

  说着就掏出手机就给七爷打了过去。

  电话刚通两声,就让秦子晴一把给扒楞开,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我说大姐,我们都做的这么明显了,你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吧,怎么样,王威不管你,七爷再不管你,曾经被你踩在脚下,任由你欺辱的人现在站在你面前,是不是这种滋味挺不好受的?啊,呵呵。”

  “秦子晴你他ma个小贱人。”

  啪!

  秦子晴再次甩出去一巴掌,花姐脸上顿时出现五个手指印:“注意你的用词,现在叫我秦总!哦,公司就是你一手创办的那个,现在是我的了,呵呵。”

  花姐面如死灰,心里仿佛预感到什么一般,疯狂摇头:“不会的,不会的,老七不会那么对我的,我那么相信他,他怎么可以背叛我!!”

  “你一个如此不忠的女人怎么会得到男人应该有的尊重与疼爱,别闹了,大家都是很现实的人。”秦子晴这句话再说花姐,仿佛也在说着自己。

  “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要见老七。”

  “行,既然你不死心,那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秦子晴转头看向舒泉祥,舒泉祥直接走了出去,片刻后,七爷叹着气走了进来。

  “老七,你告诉我,秦子晴是骗我的,你没有背叛我,你没有。”见到七爷后,花姐就像发了疯一样扑到七爷面前质问着。

  七爷冷着一张脸,厌恶的将其推开:“我们早就没有感情,如果你不是海可以利用,我会忍着跟你这个死八婆过这么久?要什么没什么的女人谁给你的勇气天天凶我们的。”

  顿了顿七爷又说:“公司现在是子晴的,你现在什么都没有,念在夫妻情分一场,卡里给你留了一笔钱,拿着钱滚蛋!”

  “我他ma不要,我要公司,那是我的心血!!”

  “呵呵,不要就滚蛋,你没有跟我谈判的资本。”

  花姐彻底疯了,头发散乱下来,满脸绝望:“好,很好,老七,你不给我活路,那我们就同归于尽,你手里的那些犯罪证据我全都知道,我要去告你,我要揭发你,我要让你下辈子在牢里渡过,你不让我好,咱们谁也别好,大不了同归于尽!!!”

  花姐嘶声力竭的喊道。

  要不说花姐现在没脑子呢,七爷给她一笔钱的原因就是担心花姐会有他手里的那些证据,所以本在好聚好散的念头来分手。

  而秦子晴刚刚打她也没有很过分,只是为了出口心里的恶气,点到为止即可。

  但是花姐当下的这番话无疑就是一番导火索,将其心里的怨气发到最高峰,第一次七爷对她有了杀机。

  你花姐也是脑子不好使之人,可能也是真的被这段时间突如其来的重压给搞得思想凌乱了,你要是真想告七爷,直接带着证据来找我不就完了么,我妥妥的帮你搞定他。

  你没有这么做,反而拿话威胁他,七爷还能让你走了吗?

  自然是不能的,最终七爷以她是个精神病为由给送到精神病院看管,并且除了他,谁也见不了的那种,相当于活生生的囚禁!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