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恐怕不行,我跟别人约好了。”方柔抱歉的说了一句,看我露出失望的表情,紧接着又补充一句:“改天吧,我请你看。”

  “行,那就改天再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很少有人会拒绝我的请求,冷不丁被人拒绝一下子,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感觉到意外,并且还是方柔拒绝我,她当年可是比小仙女还听我话的姑娘。

  要说方柔跟小仙女在性格上差不多,唯一不同的便是她俩一个比较依赖我,一个自主思考的能力较强。

  我想只要是知识分子都应该偏爱方柔这种姑娘,她会给你一种特别特别舒服的感觉,这样的女人你从来不会怀疑她会跟破鞋或者跟别人搞暧昧,是那种越过千山万水你也能放心让她去的女人。

  只可惜我就是一个不懂得珍惜的人,放任这么好的姑娘留着以后给别人了,而自己还在水深火热当中,忽然间我觉得这段时间好像有些冷落皇妃了,而皇妃也没有之前那么粘我了,或者说管着我了。

  突然的我有一丝危机感,毕竟我们还没有结婚,只是谈恋爱而已,没人能保证她不会忽然变心,这么好的姑娘要是让我浪没了,哭都没办法哭。

  我已经浪没一个方柔了,不能再浪没皇妃了,不然呐,我就是个傻子。

  这么想着我就去电影院排队买了两张电影票,完了给皇妃打了一通电话:“妃宝,干嘛呢?”

  “干吗?又要钱?”皇妃谨慎的问了一句。

  “我是那样的人么。”我无比汗颜的回了一句,这些日子好像没事几乎都不给皇妃打电话的,确实是钱不够用了才要的。

  “你难道不是吗,还有事没,有就说,没事我就挂了,我在公司加班忙呢,谁像我阳哥一天那么潇洒自在呀。”

  “干嘛那么急匆匆的挂电话,跟男朋友唠会磕都不行啊。”

  电话那头忽然就沉默了,记不得多久我俩已经没有像情侣似的好好打一番电话了。

  “咋不说话了呢?”我好奇的问道。

  “我已经从你媳妇降职到女朋友了嘛,呜呜呜,让我哭会儿。”皇妃眼里噙着感动的泪光撒娇似的来了一句。

  她为啥感动?我也不知道,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神奇。

  “哈哈哈。”我大笑起来:“我想把这个神圣的称呼留在咱俩结婚那一天叫,我想好了,等过段时间咱俩差不多就把婚结了。”

  我很少甚至都不开口说结婚这件事情,今天在跟方柔聊完以后我忽然的就有了感触,想跟她结婚了,至少结完婚双方心里都嫩踏实点。

  “你说什么?”皇妃有点没反应过来。

  “哎呀,脑瓜子今天咋还迟钝了呢,赶紧来电影院一会儿该开始了,票都买完了,你要是不来我可跟别人看了袄。”

  “你跟别人看吧,哼。”皇妃美滋滋的挂了电话,随后离开公司开车赶了过来。

  过了会儿,皇妃单手插兜脸上挂着忍不住的笑意走到我面前,我俩一比个跟我差不多高,我低头扫了眼她穿的高跟鞋说道:“我说姐妹咱能不能不穿高跟鞋,整滴我搂你都不得劲。”

  “高跟鞋能体现出女人独特的魅力,懂什么呀,你个小屯炮。”皇妃伸手指着旁边说道:“我要吃爆米花喝可乐。”

  “某问题啦。”

  我俩手牵手走进电影院,找了一个还不错的位置,在我的印象里这么火的电影不得全场爆满?

  然而并不是,电影院的地方很大,很多空座你可以随便坐,我俩找了一个比较靠边不起眼的位置,因为看爱情片嘛,保不准看看就啃一块去了。

  “今天怎么想起约我看电影啦?”皇妃将脑袋贴在我的胳膊上撒娇般的问了一句。

  “这段时间有点忙,感觉给我大宝贝冷落了呗,趁今天有功夫就陪陪你呗,宝最近公司辛苦你了。”

  我的一句话让皇妃这段时间以来积攒的所有委屈都没有了:“不辛苦,为了我们的未来多累都不辛苦。”

  我呵呵一笑:“还有哇,你别老单手插兜走路。”

  “为什么,不好看吗?”

  “不是不好看,反而给人感觉酷酷的,你是个女的,我是个男的,整的比我还酷,将我帅阳放哪了。”

  皇妃“切”了一声,表示我并不帅,只是臭不要脸而已。

  ……

  另外一头,段宏楠跟徐小峰有些懵逼的看着人挤人的地铁,忍不住叹道:“我套勒妈,这么多人,咋整啊?”

  徐小峰眼珠子一转:“我有招!”

  说完他从兜里拿出一副墨镜戴在眼睛上,然后又从兜里拿出一根小棍,完了走到哪摸到哪,也算他牛逼。

  段宏楠无比汗颜的愣在原地瞬秒,硬是没好意思像他那样无耻的去做这样的事情。

  身边的晨曦拉着段宏楠的衣袖:“要不咱们等下一趟地铁吧,这人实在是多。”

  “要我说你想体验生活就该找个离大学跟前近的奶茶店去打零工,找了一个这么远的地方,你还要学习,每天还要赶车,很累的。”

  晨曦的家里明明不缺钱,但是她却想提前感受一下社会是怎么样的一种生活体验。

  只有感受到了生活的艰辛,她才能更好地去努力学习。

  “你又不是不知道哦,我要是在学校附近找工作,那帮男同学们天天都得来,整的我好郁闷的,上班都没办法上班。”

  “谁让咱念执长得好看呢。”段宏楠呵呵一笑说道:“行吧,既然你想在这边上班,那我愿意晚上给你充当保镖护送你的安全。”

  “哎呦喂,今天这小嘴抹蜜了吗,说话这么甜的。”晨曦第一次从段宏楠嘴里说出自己好看两个字。

  段宏楠让晨曦调侃一句,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低着头也不吭声了。

  看见他的这幅囧样,晨曦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想这个看起来虎朝朝的男孩子竟是如此的害羞腼腆。

  “念执,这样真的太累了,不行的话,我就去你们学校溜达一圈,让那些骚扰你的男孩子都离开,不然我就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砂锅一样大的拳头。”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