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不,你千万别把我哥那一套业务用在我这里,你给他们打了,以后我怎么跟他们做朋友呀,对不对。”晨曦倍感紧张的说:“喜欢一个人是没错的,在他们这个年纪碰见喜欢的姑娘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们只要不来骚扰我就没事,而且你别看这么多喜欢我的人,可是来跟我表白的真的没有几个,甚至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人跟我表白了,你说奇怪不。”

  按晨曦的这种长相的姑娘来说,追她的人多是正常,追的人按理说表白的人就多,可是奇怪的额是几乎很少有人跟晨曦表白。

  倒不是晨曦的魅力不行,晨曦的魅力肯定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这样一个奇怪的现象是怎么造成的呢?

  让段宏楠来回到你。

  段宏楠愣了愣,摇摇头说道:“不奇怪,你长得太好看,他们没有勇气去表白,在一个可能是怕跟你表白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呗。”

  看着段宏楠很自然的就将这一番话说出来的时候,晨曦莫名一笑,背着小手,眨着天真又灵动的双眼皮说道:“那你就是第二种喽?”

  “啊?”

  “嘻嘻。”晨曦微微一笑,也没把话说的太直白,就是感觉很好玩,而此时第二趟地铁也赶了过来,这一次的地铁照比之前少了很多人,但依旧没有任何座位,见段宏楠还愣在原地,招呼道:“傻子,上来啊。”

  “啊?哦。”段宏楠还在琢磨刚才晨曦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看出来自己喜欢她了?不能吧,自己将感情藏的那么隐蔽,怎么可能看出来。

  其实段宏楠跟晨曦的事情就反应出好多当下处在暗恋中的男女一样,你以为她不知道你喜欢她,其实她知道,只不过她一直在等你开口,但你却迟迟没有开口,缘分就这样错过了。

  有些时候你需要一个表白的勇气,你不要不好意思去表白,你要这样想,表白的话,万一成功了呢?女孩子的心思是你能猜出来的吗?她们需要矜持。

  在一个,就算表白没成功你也不后悔,只要努力过了就没有遗憾,如果你当时不敢表白,以后毕业了,她去了全国各地,你可就没有机会表白啦。

  有些人,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若干年后,你们坐在一起,她已经是孩子妈了,忽然跟你说,哎,当年你要是跟我表白,我就同意了呢。

  你是不是就傻了?

  目前晨曦虽然是没有喜欢段宏楠的想法,但是晨曦却看出段宏楠喜欢她了,甚至连晨曦自己都不确定如果他跟自己表白的话,她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去面对。

  而段宏楠还以为晨曦不知道呢,当下有点迷茫的琢磨了一会儿后发现没琢磨明白,四周寻摸一眼,发现没有坐着的位置了,这晨曦上了一天班,在站好几个站,多累呀。

  然后他就不停地张望着,终于在地铁达到东直门的时候,有个人下车了,段宏楠刚要占地方,一个带着眼睛,背着书包的青年像飞一样走了过去,直接给位置占了,然后松了口气,将书包放在地上,拿出手机就在那玩。

  段宏楠动作刚刚只做了一半就愣在原地,然后一言不发的看着他。

  起初这名青年完全不在意的低头玩着手机,后来就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这让他很不爽,当下皱着眉头跟他对视一眼,然后就看见一双充满敌意的眼神看着自己,就跟被一只狼盯住一样的感觉,令他浑身毛骨悚然。

  段宏楠也不说话,就那样直勾勾的看着他。

  这名青年感觉特别的不自在,尤其是段宏楠“不故意”漏出来的纹身更是给他吓得后背直冒汗,然后可能是出于面子自己嘀咕一句,哎呀坐着这么累呢,我站一会儿。

  地铁里的人,每个人脸上都充斥着麻木的表情,全都是一副身心疲惫昏昏欲睡的状态,感觉他们上了一天的班特别的累,岁数倒下就能睡着一般。

  偏偏的青年随口小声说的一句话,顿时刺激到他们敏感神经,一个个猛地抬起头,眼睛发红的看着这名青年,就像是刘诗诗脱光了在那等着男人们来宠幸一般。

  段宏楠自然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人还没到,腿先搭了过去,然后一屁股坐在上面,得意洋洋的看着这帮准备跃跃欲试冲过来的人。

  众人纷纷丢给段宏楠一记大大的白眼。

  “念执,这里。有座了。”段宏楠扯着公鸭嗓子冲晨曦喊了一声。

  “厉害呀,我滴哥。”

  “快坐,快坐。”段宏楠夸张的将椅子反复擦了几遍,做了一个保护她的动作让她坐在那。

  “男神你棒棒哒。”晨曦称赞了段宏楠一嘴,顿时让后者觉得自己这个恶人当的合适。

  “哎,你哥你知道你在磨练生活这件事吗?”

  “不知道,你别跟他说啊。”晨曦头摇的像个拨浪鼓是的:“你别跟他说昂,他最宠我了,要是知道我打工,肯定得训我。”

  “那我真得告诉他了,不能让你这么辛苦,我看你呀就听你哥哥的话,别人的话都不听。”

  “求求你了,不要告诉我哥,拜托拜托啦。”晨曦双手合十的恳求着,这一超萌的动作令谁都无法拒绝,哪怕就是一块石头,都得被晨曦融化了。

  “好吧,不要让自己太辛苦了,老板要是给你气受了,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教训他。”

  “老板他们人都很好的,没人欺负我,放心啦。”

  “那就行,谁敢欺负你,我脑袋都给他拧下来!”

  两个人聊着聊着就失去话题,因为站比较远,段宏楠也不没有徐小峰那么健谈,不一会儿就靠在地铁上的杆子睡着了。

  晨曦看着这名有些害羞腼腆不爱说话的大男孩,忽然间笑了。

  她又有点想钟不传了,自从钟不传跟着迟小娅去了S海后,两个人的联系越来越少,越来越少,她知道她们正在经历异地恋最痛苦的那一段日子,熬过去便是雨后天晴,熬不过去,谁也无法避免分手的结果。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