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瞪了眼皇妃,暗示她不该说那样的话,整的我妹子该多想了!

  皇妃甩都没甩我,给晨曦回了一条语音过去:“这钱不用你还,留着买好吃的,下次钱不够用了直接找嫂子就ok,好啦我跟你哥溜溜呢,有事打电话袄。”

  结束掉通话后,皇妃起身对我说道:“白愣我干什么,就你知道你晨曦面前装好人,我装一把好人不行袄,你有点脑子,你对晨曦好,就是不好那也是亲哥哥,我不一样,我必须得对她好,但凡有一点不好,人家心里急不能乐意我,知道嘛。”

  “懂了懂了,是我误会你了,回家给你多扎两针。”我嘿嘿一乐,心满意足的挽着皇妃的手臂往家走。

  晨曦看着转账过来的五千块钱,心里有股说不出上来的滋味,她幽幽的叹了口气,一言不发的给段宏楠取了两千块钱。

  段宏楠见晨曦情绪不对,刚刚还活蹦乱跳的晨曦忽然间就蔫了,心里有些慌乱的问道:“晨曦你怎么了?”

  晨曦没吭声,就闷着摇摇头,豆大的泪珠噼里啪啦的往下掉,这下子段宏楠更加的慌了,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晨曦你别哭哇,跟我说说怎么了,你不说我真猜不出来呀,是不是借钱让你不舒服了,那咱不借钱了,把钱还给她,我回家取我的卡就完了呗。”

  “不用,先用这个应急吧,给徐小峰捞出来再说。”晨曦的情绪一直都不高,她始终觉得很委屈,她的哥哥绝对是亲哥,对自己疼爱有加,但嫂子就不一定是亲嫂子了,刚刚皇妃那一番话看似是好心,实则在晨曦这边的理解里,我是你嫂子我给你五千块钱,我不要了,我哥一定觉得我嫂子很好,很大方,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给拿了五千为什么不要还了,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人家是真的大方给你花钱,第二,就是我这五千我认瞎,我也不要了,下次你还有脸管我们要钱吗?今天要两千,明天要两千,几次就大于五千块钱出去了。我之所以能将这笔钱给你,就是没办法推了才给你,但你心里一定要有个数。

  为什么晨曦心里的想法会倾向于第二种,首先她从小的生活环境就让她变得多愁善感,思考事情会比一般同龄的孩子要顾虑的多。其次皇妃刚刚的话有点刻意提醒的味道,让神经一向敏感的晨曦很好的捕捉到了。

  “这个眨摸的血亏。”从公安局出来后,徐小峰就一脸郁闷墨迹,等下回说啥找个机会给那个女的给强办喽,先j后杀,在杀在j,不这样都不解气!

  “行了你别他ma墨迹了烦不烦。”段宏楠看着晨曦整个人都无精打采,闷闷不乐的样子,心里很疼,烦躁的呲了徐小峰一眼。

  徐小峰猜出来了这钱多半是晨曦给拿的,以为她俩因为钱的事吵架了呢,就赶忙憨憨的说:“念执等我下个月发工资第一件事就还你钱,不要不开心了嘛,整的我都愧疚了。”

  晨曦一愣,连连摆手:“没有,我不是因为你的事不开心的,我上一天班有点累了想先回去了。”

  说完晨曦就闷闷不乐的打了一台车离开了。

  “楠哥,念执她……对不起啊,让你俩吵架了。”

  “不是我俩吵架,没事,咱俩回家吧。”

  段宏楠回到他租的那件小屋子里,从床下的鞋柜里掏出一双运动鞋,将里面的鞋垫给掀开,里面一张黑色的邮政储蓄银行卡安静的躺在上面。

  段宏楠每个月赚的钱除了大多数的钱给奶奶以外自己也会留一部分当做零花,并且将自己仅有的一小部分省了又省存下来,留着关键时刻用。

  段宏楠将银行卡揣进兜里以后,就走到徐小峰那屋说:“晚上你把门锁一下,我可能不回来了,还有,我等不到你发工资了,明天我不管你你管谁借钱,这钱一定要给我。”

  “放心吧楠哥,我心里有数。”

  段宏楠点点头,本想打车的,但感觉这些日子可能要过的拮据一些,徐小峰虽然答应他明天还他钱了,但要是没还呢?他也不好意思张这个口,除非到了万不得已。

  行吧,就当锻炼了。

  段宏楠这样想着,就一路小跑去了晨曦的学校。

  这么晚了,校门口的门卫自然是是要封校的,段宏楠见也进不去呀,就在学校周围转了一圈,完了顺着墙头就跳进去了。

  这个时候都已经封寝了,所有人都进入床上玩手机准备呼呼了。

  晨曦泪雨梨花的坐在床上一阵难过。

  可能你们也许不懂她现在的这种复杂情绪心里,怎么说呢,就有一种最心爱的玩具属于别人的那种感觉。

  晨曦从小就依赖我,我就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最好的人,忽然有一天我这个人对她不再那么好了,或者说把这份情分开大部分给别的女孩子从而冷落晨曦的时候,这种心里落差是没办法接受的。

  试问你最亲近的人却因为钱或者某种小事跟你算的斤斤计较时,你心寒吗!

  现在的晨曦就是这样一种委屈的心境,她坐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就在地上瞎晃悠,周末的女生宿舍人很少,平常也就五六个人,周末能有一个就属于乖乖女了,其她的不是在夜店就是被人包养着呢。

  晨曦来到窗前发呆的看着外边的柳树迎风飞舞,意外的看见柳树下坐着一个抽烟的人,段宏楠,她怎么在这里,难道是担心自己?

  看着还在睡梦中的舍友也不好意思打扰人家,就披着衣服往楼下,这时候的宿管大妈也睡着了,晨曦悄悄的溜了出来,小声喊道:“宏楠。”

  段宏楠抬头,从柳树下就要往出钻。

  “别动。”晨曦钻了过去,这个柳树下挺隐蔽,一般人要是不仔细看还看不见呢。

  “你干嘛来了?”晨曦眨着大眼睛问道,鼻子因反感烟味下意识的妗了起来。

  段宏楠立刻将手里的烟头扔地上踩灭,方才开口说道:“实在不放心你,过来看看。”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