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段宏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本能一喜,却没有多大高兴。

  正常人来讲,自己喜欢的女孩分手了,他一定是高兴地活蹦乱跳。

  可段宏楠的思维就有点另类,他觉得既然晨曦想分手,肯定还是遇到什么原因了。

  “他哪做的不对了吗?”

  晨曦摇摇头,两根食指纠结的在绕在一起:“他做的很好,也很努力,其实我也能理解他,他也是没有背景,需要奋斗,跟我在一起花心的性格也改掉了,只是我挺需要陪伴的,我这样想是不是很自私。”

  “分站在谁的角度去看了吧。你们的立场不一样,生活的环境也不同,考虑的事情也多,他可能是想在现在拼命努力,给你以后更好的未来,要说陪伴,以后的日子还有那么多年,时间有的事。”

  顿了顿段宏楠又说:“可若是站在你的立场,青春就这么几年,看着身边的好朋友都是双宿双栖,走哪都有人疼,你也想有个伴,感受谈恋爱的气息,对于这个年纪的你来说,奋斗还有点遥远,享受青春,珍惜当下应该更是你去思考的事情,你们都没错,只是遇到的时间不对罢了。”

  “宏楠,我发现你懂得道理真的很多。”

  段宏楠苦涩一笑,摆摆手道:“哪里,纸上谈兵而已,要是让我选择,我也不知道该选择怎么办。”

  “你给个意见呗。”

  “我觉得你应该给他一些时间,男人需要时间去努力证明自己,你俩这么些年了,还差这几天了吗,在一个你不要是去S海了吗,等着去S海跟他看看还有什么感觉再说呗。”

  “嗯,谢谢你宏楠,我懂了。”

  段宏楠看了眼即将蒙蒙亮的夜晚:“那啥,时间也不早了,早点休息吧,这张卡里密码6个6,回头你把钱取了把卡还给我就好。”

  “这钱不着急的,就像你说的我嫂子真心为我好,可能真的是我太敏感了,其实她不仅是我嫂子,还是我小姨。”憋了半天,晨曦还是不愿意将这种关系说出来给段宏楠听,在自己家人来看这是一段不错的姻缘,可在外人眼里就不一定会这样想了。

  “啊,啥意思?我听着怎么有点懵。”果然,段宏楠对这个称呼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回头咱俩微信聊吧,我先回去了,这么晚了你也别着急回家了,不行在对面找个宾馆住。”晨曦看了眼夜色出于好心的劝了一句。

  “我换张床睡不好,呵呵。”段宏楠憨笑着挠了挠脑瓜子,龇牙说了一句,随即跟晨曦道了一声拜拜后,撒腿就跑,他实在不好意思跟她说现在自己的兜里比脸还要干净。

  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放下,可是另外一颗石头又升了起来,也不知道这个时候的钟不传睡没睡,她格外的想他,就想跟他说说话。

  如果钟不传也能像段宏楠一样,在这种时候宽慰自己两句,哪怕说两句好听的话,也能将自己这颗开始不安分的心给安抚回去。

  于是她“任性”的拨通了钟不传的手机号,电话是通的,却没有接,她想给钟不传发一条我想你了的微信短信,可是发到一半又给删了,她觉得自己光想钟不传没什么用,对方也得想自己才行,短信解决不了心里的伤口,她想着现在的段宏楠肯定已经睡着了,在打几个不接的话,等着明天起床在打。

  可是不能否认的是,这个还没有亮起来的深夜将晨曦此刻的孤独跟形单影只更加的放大了。

  而钟不传真的没有睡觉,也看到了晨曦打来的电话,但他没有接。

  此时一家喧嚣嘈杂的ktv,vvip包房内,钟不传整与一些高层领导在一起喝酒谈项目,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秃顶男人看见段宏楠手机响了就说:“昊延老弟电话怎么不接昂?”

  钟不传笑呵呵的搂着怀里的姑娘哈哈一笑道:“家里那位,老给我打电话查岗,不接呵呵。”

  “你这样可不是好男人哦。”中年秃顶在怀里的女人屁股上狠狠抹了一把后,整他ma认真的来了一句。

  钟不传心里骂道:就他ma你最不正经!!

  脸上却附和着笑容说:“男人嘛,出来玩就要玩的开心一会儿这里的姑娘刘总随便挑,算老弟的,哈哈。”

  “我就喜欢跟钟老弟这样敞亮的人合作,办事漂亮。”秃顶男人知道自己今晚又有免费的“鼻”干了,心里美的不行,漂亮话是一句接一句的往出冒。

  “刘总玩的开心就好,那您看看跟我们的丫丫姐那个代言的事??”

  “啊,这个事不着急,明天我睡醒了让秘书喊你过去。”

  “……行。”这个老犊子每次一说到代言的事,就找借口往后撇,一个劲的拖着就是想从自己这里得到利益最大化,虽然不爽,脸上却仍然陪着笑容,只能悻悻的端着酒杯赔人家接着灌酒,手机一遍一遍的响着,段宏楠熟视无睹。

  “刘总祝你们今晚玩的尽兴哈,嗝!”夜场结束后,段宏楠打了一个酒嗝,微笑着向搂着美女上楼的刘总摆摆手。

  “年轻人怎么着也得整俩呀,身体好,哈哈。”刘总大笑着看着段宏楠怀里的姑娘暧昧的说了一句,然后搂着姑娘上楼了。

  “这个瘪犊子,不坑光我真是难受。”段宏楠心疼自己的钱包,心里暗骂一句,接着就转头对怀里的姑娘说:“一会儿你上楼去陪刘总,钱我直接在前台就给结了,剩下的全归你。”

  “我陪你得了。”小姐虽然是干这一行的,虽然只要钱给够,不管你是人还是狗她们都能接受,但是如果有的选择,她们肯定也愿意陪年轻的小帅哥,谁愿意去找那些糟老头子。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有那么多鸭子,就是为那些四五十岁需要*生活的阿姨成立这个职业的,但是我不得不告诉大家一声,找鸭子的不一定都是阿姨,也有很多漂亮的小姐,她们一晚上的坐台费就已经比很多白金,甚至金领半个月的工资都要高了,但她们为什么这样做呢?自己就是干这一行的,为什么还要找鸭子呢?有病吗?绝对不是。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