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七爷根本不扯他的劝,一拳头挥了上去,但是年迈的七爷怎么可能打得过舒泉祥,舒泉祥直接抓住七爷的手腕令其动弹不得。

  “七爷我的命是你救的,现在我还你三刀。”说完舒泉祥将兜里事先准备好的半米多长的刀对着自己小腹连捅三刀,这三刀看得我眼皮都抽抽了,但这货眼睛愣是眨都没眨一下。

  舒泉祥嘴里冒着冷气:“三刀我还你了,你的人情我不欠了。”

  虽然说当年要不是七爷,舒泉祥早就没了性命,更不能活蹦乱跳的活到现在。

  但是这些年来舒泉祥为七爷卖命,屡次救七爷不说,还帮他平了他根本平不了的事,这些事随便拿出来一个都是死刑。

  所以舒泉祥欠七爷的人情早就换利索了。

  “哈哈哈,哈哈哈……”七爷像疯了一样的大笑着:“想我纵横江湖一辈子,到老了竟落得众叛亲离的下场,好,很好,你们都很好!!”

  “离开是你最好的选择。”秦子晴的声音面无表情。

  “离开?你们让我离开,他会吗!!”七爷将头转向我,猛地一指:“他不会放过我的。”

  我幕的笑了起来:“我也不是黑社会,更没有杀人许可证,秦子晴也不给我你的犯罪证据,我不放过你,又能怎样么?”

  七爷眼角抽了抽陷入沉思似乎在怀疑我话题的真实性。

  忽然他冲身受三刀整个人看着异常虚弱的舒泉祥勾了勾手,舒泉祥将耳朵贴了过来。

  “杀死艾新的人不仅是我,也是你,你认为他能放过吗?出卖我你有什么好下场?”

  闻言,舒泉祥转头看向我,咬了咬嘴唇,最终回道:“我愿意为了晴晴赌一把。”

  七爷脸色更加的阴狠了:“你俩勾搭到一起去了?”

  舒泉祥怕七爷将这事捅咕到王威那里去,便说道:“没有。”

  “呵呵呵,做为你曾经的大哥送你一句话,秦子晴这个女人杀人不用刀,你小心点。”说完七爷将舒泉祥重重的一推,指着我们这群人:“我老七宁愿站着死,也不愿跪着活,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算,都他ma给我记好了,有本事就弄死我,否则……他日我定将你们碎尸万段!”

  “都啥时候还玩语言呢,一会儿给我们整急眼了整你一下子咋整。”黄平撇撇嘴不屑地说了一句。

  七爷不甘的扫了我们一眼,然后离开了。

  秦子晴的嘴角忽然勾起一抹莫名的笑容,七爷刚刚的那句话正是她想要的。

  七爷倒了,从一个赫赫显示的人物变成了一个一无所有,妻离子散的孤寡老人,他茫然的看着这个世界,特别的不甘心。

  然而他的不甘心没持续几秒钟,忽然感觉脑袋后面吃了一个剧痛,眼前一黑,就倒了一下,然后就被一群陌生人给抓走了。

  公司内,七爷走后,我想了想,就对秦子晴说:“这小子比我们想象中的要怂呀,我以为他得掏枪跟咱们支扒一下呢。”

  “哪有那么牛逼,你真当他傻呀,万一这边前脚给枪掏出来了,后脚警察进来了他哭都没地方哭去。”秦子晴微微一笑,心情不错的回道。

  “行了,现在没啥事了,我就走了?”拍了拍手,我准备离开了。

  “等一下,这个公司这么大,我一个人也撑不起来,还是那句话希望你能帮我。”秦子晴脸色极其认真的说道。

  “帮你,怎么帮?”

  “还记得之前我让你挂名的那个公司吗?我想给它合并到这个公司里,并且你带着股份进来,之前不让你跟皇妃她们说,她们怕我害你,现在我想应该没问题了。”

  “你这是等于白给我钱喽?这么好的事,大家都乐意接受的吧。”

  “那我今天将公司整理一下,过几天我给你打电话,你过来把合同签了吧。”

  “回头我问问皇妃吧。”

  ……

  皇妃她们知道这个事情后,全都同意了,唯一心里不满的就是汐汐,她想要报仇,她想让七爷跟舒泉祥全都死!!

  皇妃对我说:“汐汐心里可能不舒服,你去跟她聊聊吧。”

  我点点头,随即给汐汐叫进办公室,点了颗烟说道:“七爷倒了,舒泉祥做了卧底,现在是秦子晴这边的人,我想知道你心里的最真实想法。”

  “倒了??死了吗?”汐汐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言语犀利的问道。

  “没死,但他现在生不如死,兜里没有钱,还有毒瘾,他找不到货源,我想毒瘾发作起来他比死了还难受。”

  “舒泉祥这个人我暂时不评价,他虽然也是害死老艾的元凶之一,但我明白冤有头债有主这个道理,七爷倒了也就可以了,但是老艾是生生的让他们打死了,死了!!你明白好死不如烂活着这个道理吗。”汐汐冲我发出低低的吼声,眼睛刷的一下就红了起来。

  哎,我叹了口气:“所以你想整死他是吗?”

  “是,我想整死他,耀阳你帮帮我,帮我抓住他,我亲自动手弄死他。行吗?就算坐牢我也认了,我不能让老艾在九泉之下不能闭目!”

  汐汐的执念完全超乎我的想象,真的很难想象在这个离婚次时代的年代里,还有汐汐这样痴情的女人。

  什么叫离婚次时代。

  就是说,无论男女,生病或者离世,一般来说要守寡三年,但那是从前,现在好多男人女人不出半年,就令娶或者改嫁。

  已成为普遍的态势。

  所以我才说汐汐这种只跟老艾谈恋爱,就可以为了他哪怕坐牢都愿意的女人真的是少之又少。

  但我能让她这么做吗?肯定不能。

  她跟黄平快要结婚了,在h尔滨的房子也都装修好了,就等着选个日子了,若是她出事,会有多少人伤心。

  我猛地抬头问她:“你这样做可有想过黄平的感受吗?可有想过我们大家的感受吗?我们已经失去老艾了,不能再承受失去你的痛苦了。”

  汐汐反问我:“你们总是考虑自己,可有想过老艾临死的感受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