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话题过于沉重,我也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事!

  狠狠的裹了口烟:“行,替老艾报仇,但是我们今天的身份地位都不同了,我们也都各自有了家,有了牵挂,做事不可莽撞,虽然我很不情愿跟我健洲叔他们合作,但是我们要做的是以最有效的法律来制裁他,我们不用损伤一兵一卒岂不是最好。”

  “必须盼死刑,哪怕运作一下。现在他已经没有任何背景跟实力,而你只要愿意,运作起来不难吧?”汐汐的话似是疑问句,也是肯定句,让我必须答应她,否则她肯定会采取自己想要的办法来整了。

  “他活着,我睡觉也是噩梦。”现在的秦子晴肯定不会把七爷的犯罪证据交给我,她虽然无情,但还没有到那种冷酷无情,翻脸不认人的地步。

  “耀阳,我现在有点不信你了,你总是对我一拖再拖,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想想你现在的潇洒日子,也不要忘了以前老艾跟你同甘共苦的生活,做人不能忘本,张总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就出去工作了。”

  我已经被她看做忘本的这一高度了么?

  跟汐汐谈完我反到不开心了,甚至有些迷茫,现在的自己到底该怎么做。

  一方面是皇妃想要的安全感跟家,一方面是替兄弟报仇,不让他枉死,忽然间我就觉得自己不是为自己而活,一直在为他人而活。

  可是又不完全对,有的时候也是为了自己。

  晚上回到家,我跟皇妃在被窝里说着一些夫妻夜话,皇妃敷着面膜:“跟秦子晴合作没关系,只是你不觉得她平原无故给你这么大的股份合同里面有蹊跷吗?”

  “能有啥蹊跷,她肯定是觉得自己一个女人掌控不了这么大的公司想让我帮她呗。”

  “不对,她想找人帮她完全可以找一些比你强,比我们强百倍千倍的人,但为什么偏偏是你,女人的直觉告诉我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皇妃说的一本真经,甚至本来我没怎么多想,让她一嘀咕我也忍不住多想起来:“会不会是她担心七爷跟我健洲叔那边的施压,想拉我当挡箭牌啥的?”

  “她身边有舒泉祥保护,只要这个人对她死心塌地的,她就不会有危险,而你健洲叔那边有王威在给她撑腰,她没什么问题的,所以我很疑惑她为什么要找你合作,这等同于给你送钱一样。”皇妃越寻思越不对劲:“老公我这心里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发慌,总感觉要有大事要发生一样。”

  我愣了下将她揽在自己怀里:“小傻瓜想那么多做什么呢,白天你在公司就够操心的了,晚上回到家就好好休息吧,别寻思那么多,一切有我呢。你现在应该找个好日子,咱俩没啥事就把结婚证领了吧。”

  皇妃愣了好半晌,随后狂喜道:“你要跟我结婚了??你想好了??”

  “想好了,咱们现在公司也稳定了,各方面做的也都不错,我想是时候跟你喜结连理了,不然呐,让这么一个黄花大闺女就这样跟我混日子也不合适。”

  “算你有良心!”皇妃挺满意我的表现,当下拿出手机美滋滋的挑选日子:“老公我觉得这个日子就挺好,你看……”

  皇妃美滋滋的挑着日期准备跟我商量的来着,一扭头却发现我早已经睡着了。

  深夜,精神病院四楼,整条走廊看起来黑漆漆的,除了偶尔能听见三楼那些精神病人的哭喊外,其余就被静谧所笼罩着。

  但是随着这些精神病人的哭喊,使的这层四楼充满恐怖气息。

  七爷被绑的死死的,当蒙眼睛上的布摘下来的时候,刺眼的强光使他眼睛睁不开来,一直在眯眯着,适应了好半天之后,对面站着两道人影逐渐从虚幻变为现实。

  七爷看见的两道人影不是别人,正是秦子晴跟舒泉祥,此刻这两人就像武侠小说里的黑风双煞陈玄风跟梅超风。

  七爷见到这一幕咯噔一声,本能的觉得要坏事,同时心里更加的疑惑了,为什么白天明明说放过自己,转头又将自己抓到这种地方。

  莫非是做秀?只是这个秀做给谁看的呢?这是七爷心里最想不通的地方。

  “有什么想问的吗?”舒泉祥给秦子晴拉了一张椅子,秦子晴坐上去后笑呵呵的问了一句。

  七爷眯着眼睛:“你现在抓我来什么意思?怕我一怒之下去找张健洲跟你同归于尽?呵呵,放心,我老了,钱没了也就算了,还不至于想在监狱里生活,备不住那里有我的仇人,我进去了不得被他们弄死啊?”

  秦子晴笑了起来,眼睛眯成月牙状,平常这种笑容对于七爷来说简直不要太美,现如今这种笑容令他讨厌。

  “不是哦,你在猜。”

  七爷眉头皱了起来,耐心也被磨没:“你他ma到底什么意思?”

  “你看看挺大老爷们动不动就他ma他ma,谁教你说话这么没教养的?”

  “老子*你妈。你个毒蝎心肠的女人!!”七爷到了是个性格火爆的男人。

  “行,有血性,骂我,真不让你长点记性真不行呢。祥子,办事!”秦子晴从兜里掏出一把刀递给舒泉祥,后者咬了咬嘴唇,将白手套套在自己的手上,一步步走向七爷。

  七爷瞪着眼珠子问道:“你要干什么??”

  舒泉祥没说话,同时又将口罩给戴上了,仿佛要给人做手术一样。

  倒是秦子晴开口了:“我秦子晴发过誓,从今以后谁都不许骂我,谁骂我我就让他付出代价,真可惜你刚才挑战了我的誓言,我怎么着也得让你付出点代价是吧,舌头给我割了一会儿给花姐送去泡酒喝!”

  七爷彻底傻了,他千想万想没想到秦子晴会这样对他,给舌头割了??

  然而下一秒,他就知道秦子晴不是在开玩笑。

  舒泉祥拿着刀一步步逼近七爷,七爷见他不是开玩笑,腿终于软了。

  “不要,不要,不要!!”

  “啊!!!”

  片刻后,房间内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