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过了一会儿,秦子晴跟舒泉祥离开精神病院,舒泉祥开着车,开口问道:“接下来怎么做?”

  “把皇妃给我撞死。”秦子晴没什么表情冷冷的说道。

  “什么??!!”

  咯吱!!

  舒泉祥猛踩刹车,身子往前耸搭片刻,不敢置信的看着秦子晴!

  “撞死皇妃??为什么??你跟这个女人有过节??”

  “没有呀。”

  “那为什么??我很不解,花姐,七爷那样对你,你现在这么对他们,我能理解,可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而且她还是张耀阳的女人,难道你是张耀阳余情未了,想跟他?……”

  “祥子,我有你就够了,小的时候在我们还很纯洁的时候我都看不上张耀阳,更何况现在呢,别说张耀阳了,就是王威也不是我的菜,等我真正起来那一天,王威也会让我弄倒,到了最后就只能剩我们两个人相依为命,我信任你,所以我跟你说实话!”

  “你说吧,我听听。”舒泉祥叼着烟问道。

  “我的命运不想掌控在别人的手里,必须要捏在自己的手里,我的打算就是……”秦子晴将自己心里的残忍想法全都跟舒泉祥说了,后者听完毛骨悚然,他根本没想到这么柔弱的秦子晴心机竟是这般恐怖。

  “会不会有一天我的下场跟这些人一样?”沉默半天的舒泉祥终于还是这么问了一句,紧接着又补充一句:“不过也无所谓了,死在你手里我也心甘情愿。”

  “呵呵。”秦子晴微微一笑,并不想解释什么,只是有些疲惫的向后一靠:“现在的我都是他们逼的,我只信我,不信别人,祥子你要是愿意跟我这样的女人过日子,我一定不会负你,你信也好,不信也罢。”

  “我信!”舒泉祥重新启动车子,两个人消失在这夜色之下。

  ……

  次日,九点,空中全是阴云,仿佛随时都要下雨一样,皇妃从衣柜里随便就给我翻出一个两年前的外套说道:“多穿点,冷。”

  看着皇妃只穿了一个半截袖,感动的不行:“你也多穿点。”

  “我的衣服还在快递那呢,估计明天能到,今天随便找个风衣糊弄一下子吧。”

  “新衣服?”

  “昂!”

  “你那么多衣服都没了??我看你天天快递呀,衣服呢??”

  “这不换季了么,没来的买。”

  “哦。”我点了点头,面露期待的问道:“媳妇你看我这衣服都穿两年了,你给没给我买新衣服?”

  皇妃迷茫的扫了我的衣服:“这衣服也没坏,能穿么不是。”

  “我草,这是能穿的问题吗??你的衣服那么多,不也天天买?我也没见你光腚过哪个季节!”

  “那能一样么,你打扮那么帅干嘛,我打扮漂亮了是给你长面子!你打扮那么帅出去勾搭小姑娘去?”

  “是这个意思吗,啊?”

  “怎么不是,上班让你穿的板正的就行,等着给秋天熬过去到冬天在给你买套新的。”

  阳哥倍感无语,这还没结婚呢,对我就这么糊弄了,这要是结完婚了,不穿成犀利哥那样可能都不能给我换了。

  当然了,我并不会觉得皇妃对我这么苛刻有啥多余的想法,反而会有一种隐隐约约的小幸福在里面。

  男人嘛,吃点亏,受点委屈没啥,省下来的钱媳妇自己打扮的美美哒那就非常的有成就感。

  我表情上带着不满,心里实则觉得这样的姑娘很可爱搂着她就下楼了。

  皇妃以为我真不高兴了呢,就对我说:“好啦好啦,回头给你买一套吧,也是一套衣服穿两年了,是有点那啥了。”

  “算你有良心,我就不跟你上去了,去秦子晴那边跟她谈谈股份的事。”

  皇妃有点不放心:“你给铂叔叫上吧,他帮你看看。”

  “铂叔女儿出事了,回h尔滨了,好像是谈恋爱不想上学还是咋的了,现在愁的要死,我就别给他添堵了,我过去看看,没事的。”

  “好吧,签合同的时候多看两眼,看的仔细点,别被人家玩文字游戏了,哎呀,我跟你去吧,你这粗心大意的。”皇妃越说越担心,索性要跟我一起去。

  “我长大了,也不是小孩子了,相信我一把,你现在能走,等以后结婚了,我们有宝宝了,你还能天天跟着我吗?早晚得有放我自己的那一天。”

  皇妃愣了下,还是担心:“你在家连袜子在哪都找不到,我真不咋放心你,并且我觉得那个秦子晴的心机有点重啊,没有外表看着那么柔弱,连七爷那种黑社会老江湖都给骗了,你呀,不放心……”

  “草,你就这么看不起我昂,我这次偏要给你办的明明白白的!!我看合同的时候一个字不落的全都读完!!不行我再来个倒背如流的!”

  皇妃噗嗤一声就笑了:“行了,我相信你,我看好日子了,明天是周二,是个好日子,我将公司的事情安排一下,咱俩就去给证领了吧。”

  “这么快??”昨晚才说的这个事,她今天就给日子看好了,这未免也太着急了吧,整的好像她就跟嫁不出去的姑娘一样。

  “废话,那我阳哥要是忽然改变主意了,我哭都没地方哭去,就周二了,日子好,你去不去!!”皇妃撅起嘴就在公司下面旁若无人的撒起了娇。

  “去,必须去,到时候打扮的帅帅的,咱们去领证!今晚我在做个发型。”

  “欧拉,老公爱你呦。”皇妃给我比了一个心形,完了蹦蹦跳跳的往公司里跑,开心的就像个少女。

  不对,这个年纪的她本来就是少女,只不过要比同龄人不得不多一丝成熟而已。

  其实拥有皇妃这样的女孩子,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会打扮,有颜值,对我好,能耍酷,能掌控公司,帮我分担,我还能更要求什么呢,得了,结婚吧。

  就当我跟皇妃分开去了秦子晴公司后,秩序公司门下出现一个戴着帽子的人,他拿出接到一通电话:“行动!”

  这个戴帽子的男人先是扫了眼我离开的方向,随后将自己的帽子压的很低,方才拿出手机给皇妃打了过去:“您好,我是申通快递,您有份快递需要下楼签收。”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