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现在,立刻,马上!!”秦子晴很义气的说完,便挂了电话对我说:“等会吧,一会儿就能有消息,舒泉祥办事靠谱。”

  我点了点头,也没再往下说什么,一颗烟接一颗烟的抽着,秦子晴就在一旁宽慰我。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以后,地上全是我吸光的烟头,整整一盒烟全都干进去了,电话仍然没响,不免有些着急。

  “打电话催催看看咋样了。”耐心被磨完后,我催促着说了一句。

  “来了。”话音落秦子晴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抓到了吗?给他整到精神病院去,看好了!”

  我听到电话那头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秦子晴对我说:“人找到了,让舒泉祥给控制住了,现在在我投资的一家精神病医院里,你去出出气吧,出完气给他送公安局里。”

  话虽然没说明白,但是秦子晴心里也有数,这一次的出气七爷连坐牢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表情变得冷淡,随即迈步就走。

  Duang!

  就当我刚走到车门的时候,脑袋后面一吃痛,转头看着迟小娅愤怒的问道:“你干他ma啥?”

  Duang!

  我终于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手持棒球棍的丫丫喘了两口粗气,摆摆手说:“ma的还挺抗揍。”

  秦子晴顿时懵逼:“你在搞什么?”

  “你好像虎逼,分不清事情轻重急缓,耀阳这状态明显是奔着干死那个人去的,你不阻止还帮着少人,真虎假虎啊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他把我扶上车,我给他拉回家。”迟小娅劈头盖脸的给秦子晴一顿骂,骂的秦子晴有点找不到北,愣了半秒后,鬼使神差的帮着迟小娅给我一起拽上车。

  随后丫丫系上安全带叮嘱秦子晴说:“记得啊,张耀阳要是再找你,你就说找不到七爷,虎老娘们。”

  说完丫丫一脚油门窜了出去。

  虎老娘们??秦子晴愣了半天,随后嘴里嘀咕着,也不知道咱俩谁虎!!

  舒泉祥见状从楼上走下来拿了一件外套给秦子晴披上:“夜深了,多穿点免得着凉,刚才那个姑娘是怎么回事?”

  “一棍子给他干晕了,咱们的计划可能要推迟了。”

  “从她刚才出手的那两个动作来说,专业的!动作太连贯了。”舒泉祥眯着眼睛回想起刚才丫丫跳起来砸我的动作,认真的说了一句。

  “上学时就以女混子。”

  “那我们怎么办?”

  “今晚先这样,明天再说。”秦子晴目露凶光看着丫丫离去的方向,迟小娅,如果你想当我的绊脚石,下一个倒的,就是你。

  ……

  “张浩叔叔,我是丫丫,我给张耀阳拉回来了,你们在哪儿呢?还在医院呢?那你下楼一趟呗,嗯嗯,快点哈,这小子当过兵,这两年吃的有点腐败,越爱越胖了,我有点整不过他……别问了下楼再说。”说完丫丫便挂了电话。

  “谁啊?”我妈问道。

  “丫丫,这孩子我咋觉得有点神神叨叨呢。”我爸嘀咕一句。

  “就是忙叨人,东北姑娘不都这样。”

  “你先看着点,我下楼看看啥情况。”我爸说了一声,然后走下楼,离得老远就看见丫丫在车门外焦急的来回踱步。

  “叔你可算下来了,快,给他抓回家。”丫丫抓着我爸的衣服语无伦次的说道。

  “别着急慢慢说,怎么了?”

  “这小子要杀人……”随后丫丫简单的将我的想法讲给我爸说了。

  “我看他他ma想上天!草!还嫌事不够乱么,上一次汪金叶的事就差点让他进去,不知悔改。”我爸听后勃然大怒,气的都想给我两脚了。

  “息怒息怒,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现在应该是怎么安抚这小子的轻抚,给他的思想拉回来,有点偏执的钻牛角尖了。”迟小娅拍了拍我爸的胸脯劝了一句。

  “先给带楼上捆着吧,眼下医院不能离开人,这小子有点操蛋,从小没怎么管过他,我们说话他也不听。”我爸无奈的说了一句,随即将我抱起来,看了眼我肿起来的脑袋问道:“你给砸晕的还是?”

  “雕虫小技,雕虫小技。”迟小娅尴尬的挠了挠头,屁颠屁颠的跟在我爸身后。

  我爸忽然就乐了,迟小娅疑惑的问道:“叔你乐啥?”

  我爸摇摇头:“没什么!”

  医院内的单间里,皇妃打着点滴安静的躺在右侧的床铺上,智允眼圈通红的握着皇妃的手心疼不已,而我被他们五花大绑的绑在左边的床铺上,我妈在看着我,我爸则是租了一张十块钱一宿的床铺躺在那玩手机。

  迟小娅想了想就说:“你们休息着,明天我再来看你们,也别太难过了,皇妃人这么好,会没事的。”

  “回去吧孩子,你也早点休息,很晚了,张浩给姑娘送回去。”我妈点点头,冲着玩手机的我爸说了一句。

  “哦,好。”我爸猛地坐起来,打了个哈欠就要走。

  “不用了,我助手在楼下等我呢,叔你们忙乎一天好好休息吧。”丫丫对其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后便离开了,而浪斌他们等人在见到皇妃出了手术室以后呆了一会也都走了,毕竟明天还要上班的。

  屋内就只剩我们几个人了。

  一个小时后,我幽幽的醒了过来,只感觉脑袋一阵剧痛,双手双脚都被绑的死死的,动弹不得,特难受。

  我妈脸色一喜:“儿子你醒了。”

  “这是干什么,给我松开啊。”我努力回想着刚才的事,也记得是丫丫不让我去给我砸醒,这女人我也是服了,砸一个不行,非得给我砸晕,我也是无语了。

  “丫丫说你要做傻事,儿子咱可不能冲动。”我妈挂着眼泪心疼的说:“以前替你爸操心,现在你又让我不省心,哎,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摊上你们老张家这两个玩意呢。”

  “行了别墨迹了,给我松开啊,我看看皇妃咋样了。”我烦躁的说了一句,我现在已经没有刚才火气那么大了,只想先好好的看会皇妃,就在刚刚我看见皇妃的手动了一下。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