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得答应妈不能冲动。”

  “嗯呢,别墨迹了。”

  “怎么跟你妈说话呢,我告诉你小兔崽子,你是个老爷们心里有火就忍着,有本事出去发去,老在家跟你妈能耐个什么玩意。”我爸看不惯我对我妈这态度皱着眉头说了一句。

  “行了张浩你憋一会吧。”我妈知道我们爷俩的脾气都臭,两句不合就得干仗,她也知道此刻我的心情并不好,就训斥我爸一句。

  “你就惯儿子吧,早晚有一天得让你惯坏。”我爸被倔了,气呼呼的去走廊抽烟。

  我妈还是给我松绑了,我站起来脑袋哇的晕了一下,好悬就躺地下了,第二天特意去拍了一个片,轻微脑震荡,你说这丫丫下手得特么多狠吧。

  我慢慢来到皇妃面前,她睡得很安稳,安静极了,真的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般,嘴角微微翘起,似乎在做一个很美的梦。

  只是,原本吹弹可破的肌肤因为受伤的缘故脸上出现一些伤疤,好在并不影响容貌,伤口好了以后也会吾爱。

  我心疼的眼泪再也遏制不住的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一言不发的看着她,心里特别的难受。

  许久没说话的智允终于开口:“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她至少可以每天过的很开心,不用再提心吊胆,耀阳,你知道一个人最绝望的时候是什么吗?”

  我摇摇头,又点点头:“就是现在吧,原本……我们都要打算结婚了。”

  “不是,你爸曾经深度昏迷过,那时候我们都以为他再也醒过来了,可是他后来还是醒了,汪金叶,也是如此,所以人生应该充满希望对吗?”

  我再次点点头:“智允妈你说皇妃能像他俩一样那么幸运吗?”

  “心地善良的女孩子一定会有好报的,我相信。”

  轻抚皇妃的秀发:“是啊,你的心地这么善良一定会好起来的,媳妇,快点好起来,我们结婚。”

  这个夜晚很是伤感,所有人都在一股悲伤的情绪当中渡过。

  第二天的时候,皇妃仍旧没有醒过来,所有人都早早的赶过来看望皇妃。

  “皇妃怎么样了?

  “她醒了吗?”

  众人将买的水果放在柜子前面纷纷问道。

  智允摇着头,沉默无言,众人唉声叹气。

  医院这个地方就是给人带来无尽悲伤的地上。

  丫丫跟钟不传也过来了,他拍着我的肩膀说:“兄弟,我跟你一起报仇,我知道你什么脾气。”

  我愣了下:“别扯,你照顾好晨曦就行,那个老逼登我自己就能解决。”

  “考虑好了吗?”

  深深的看了眼病床上的皇妃,我重重的点了点头:“恩!”

  “那我就什么都不说了,你出事了,你的家人我帮你养着。”

  “好兄弟!”我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片刻后丫丫走到我面前问道:“你俩嘀咕什么呢。”

  接着又将车钥匙递给钟不传:“你将车里的文件拿回公司吧,我在这边呆一会儿,等会我打车回去就好。”

  “嗯。”钟不传点点头,跟我打了声招呼后便离开了。

  迟小娅想了很久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人有的时候快乐的像个孩子远比带着面具虚伪的活着更要快乐一些,想开点。”

  “嗯。”我再次点了点头,随即也没说什么。

  中午十一点三十六分皇妃终于清醒,但是我们所有人的心都碎了。

  她真的只有不到三岁的智力,瞅着我们的时候眼神里充满惊恐。

  我扑棱一下冲过去,因为激动而颤抖的手抓着她的肩膀用力的说:“皇妃,我是耀阳,你还记得我吗???”

  皇妃吱呀吱呀的什么都没说出来,表情看起来很痛苦,她拼了命的想要挣脱我。

  而我就抓的越紧,将她搂在怀里:“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对不起,对不起。”

  皇妃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猛地咬了我一口,我吃痛的将她松开。

  她想往旁边闪躲着,结果噗通一声摔落在地上,然后哭泣着蜷缩在墙角里,只是挤出这几个字:“坏人……我怕……”

  “我是耀阳,我是张耀阳啊,我不是坏人。”

  皇妃的眼神充满恐惧,我屡次想往前走,她就拼了命的往后躲,即便后面已经是墙壁了,她仍旧往后面躲,到最后直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那凄惨模样与孩童想要买玩具家长不给买之后的行为是一模一样!!

  大夫呵斥我:“病人刚苏醒,你不能这么闹。”

  接着就是我爸他们几个过来摁着我,不让我太激动。

  这时,智允一点一点的走上前对她说道:“别怕,我是姐姐,你记得我吗?”

  “别……过来……怕……”皇妃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出蹦,脸上仍旧是惊讶过度的表情。

  这时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大夫从兜里拿出一根棒棒糖递给皇妃,用着哄小孩的声音说:“我们吃糖糖好不好?”

  “嗯嗯。”皇妃连着嗯了两声,抓起棒棒糖心满意足的吃了起来。

  大夫取得了皇妃的信任,帮她做了一系列检查,最后对我爸他们说:“脑子里淤血很严重,智力不到三岁,记住,她的头部不能再受强烈撞击了,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我爸说:“脑里面的淤血能清除吗?”

  “先打几天血栓通试试,问题不大,如果能够融通,那么生命危险就不会有,但是智力就真的只有几岁了,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我爸长长的舒了口气:“只要人没事就行!!”

  现在皇妃没有生命危险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大夫又叮嘱一句:“记得,血没融开这几天脑袋一定不能让她磕到碰到,不能在让那小子刺激她,吓唬她了,病人本身就是出车祸造成现在这样,你们要是再刺激她,只会使病情加重!”

  “知道了,大夫麻烦你了。”我爸将其送出去,顺手又塞了点红包。

  我心痛的看着前天还活蹦乱跳嚷嚷着跟我结婚的成熟懂事的尹恩妃,一转眼就已变成一个天真幼稚的孩子,这等落差让我如何能够接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