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彻底傻掉了,腿上的疼痛远比身体上的疼痛来的更为痛,这一刻我仿佛好像明白了些什么,眼睛不甘心的死死的看着秦子晴。

  秦子晴没有理会我,而是对警察说道:“警察同志就是他,我看见他杀人了。”

  我被这些警察死死的摁住,嘴里一直不停的追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秦子晴没在看我,反身便上了车,毅然决然的走掉了,没有一丝留恋,仿佛我们根本不认识一样!

  这一刻,我知道自己完了。

  杀人之后没有主动自首,反而还是藏尸想要逃跑,这就等于是罪加一等,根本没有缓刑的机会。

  你自首跟被抓可就是两种情况,估计我要被枪决了吧。

  我由于短暂的慌乱过后变得淡定无比,人总是要为自己的错误去承担后果。

  此刻我安静的连我自己都感觉到意外,忽然间我想起了自己以前没事就跟皇妃一起看中央法制频道的时候,那里的杀人犯到最后判刑的时候眼神里总是特别的淡定,似乎死亡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解脱。

  他们不会后悔,除了精神病患者外,每一个杀人犯在杀人的时候都有一定动机。

  或许你们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杀人犯都是一些说自己后悔的等等之类的,其实哥告诉你们,更多的人他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些词语是从很久很久以前就传下来的话,不是没有原因的。

  前面的警察回头扫了我一眼,好奇的说道:“你怎么这么老实?”

  “不然呢?我该怎么样?我的腿现在肿的老大,动不了了。”我如实的说了一句,但是即便我能动,也不准备跑了,死了或许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解脱,这是我人生中第二次杀人,根本不指望去什么天堂,只希望下地狱的时候阎王爷能轻点收拾我,让我去刷个油锅啥的就行。

  “呵呵。”这名警察莫名的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深深的看了眼旁边的同伴,没说话。

  就在警车快行驶到市区的时候,那名小青年抻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说道:“邱你开会,昨晚孩子吵闹没睡好。”

  “行!”这名叫邱的青年点点头,从副驾驶来到主驾驶的位置。

  而说话的这名青年又说:“我先上个厕所,靠边停会。”

  邱指了指前面已经开的很远的警车说道:“咱们不跟着回去,队长该急眼了。”

  “大半夜不让人睡觉出警,还不让人尿尿了昂,没事,咱们最后一个到而已。”青年满不在乎的摆摆手,随即拉开车的后座对着我就是一巴掌:“你他ma给我老实点。”

  我刚想骂人,你他ma尿不尿跟我有什么关系,打我干啥?

  然而下一秒他却借助车垫子挡住,确定前面那个叫邱的青年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塞给我一把刀冲我眨了眨眼睛,我直接愣住。

  这名青年特意走到不远不近的位置站在那尿尿,我面露挣扎的看着手里接过来的这把刀。

  如果,我给前面的警察干死了,杀人袭警罪加一等,但是那样我就有了逃跑的机会,哪怕后面的生活会过得很艰辛,至少是活着的。

  可是……这会不会又是秦子晴坑我的一种手段呢,我很不放心,刚刚被坑过的我,瞬间谁也不相信了。

  我非常的纠结。

  这时,我再次看了眼在尿尿,尿的异常坚决的青年,想必此刻没必要害我了,现在的我被抓进去也是二十年起步。

  这么想着当下我的心一横,抓起这把刀走向万丈深渊。

  我已经完全失去理智,抬头看着前面的青年警察,当下心一横,反手搂过他对着他的脖子就是一记手刀直接将他敲晕,一把跳到前面开车就跑。

  终究我还是没忍心将这名警察杀死,我杀人只杀坏人!

  看着我离开以后,一直在尿尿的青年警察淡淡的瞥了眼,紧接着拿出手机打了出去:“你交代我做的事做完了,剩下的就看他的命了。”

  对话没说话直接挂了电话。

  某个居民楼内,张健洲看着我爸:“你这是在害他!”

  我爸狠狠的裹着烟,双眼欲目呲烈的低吼道:“不然呢,我难道眼睁睁看他进去送死吗!!”

  “你明明有机会阻止他的!”

  “我能阻止他一时能阻止他一辈子吗!”

  张健洲忽的沉默,抓起桌子上的烟无言的沉默着,屋内气氛变得压抑。

  “也罢,这等于也算是变相的为民除害了,只希望他可以不要那么早的被抓。”张健洲深深地叹了口气。

  “希望这个孩子可以平安的渡过这个劫难。”说完,我爸深深的眺望远方天空。

  “二十四个小时,这是我在这边尽最大的力度了,二十四个小时之后,全网通缉。”

  我爸点点头,终究没在说什么,眼神里尽是无限哀伤。

  ……

  另外一边,我开车已经快要驶离S海边界,却没有一辆警车回来抓我,我猜想应该是健洲叔他们在里面做了文章,否则一个警察怎么会主动给我送刀呢。

  既然这样我也就没太担心,拼了命的往出跑。

  跑到一半的时候,我看了眼即将昏醒过来的邱,想了想就给他身上的衣服给扒了,接着一脚踹了出去,他愿意怎么回去就怎么回去吧。

  我依旧使劲往出跑……电话猛地响了起来,是迟小娅打来的,我就没接。

  然后手机微信响了,她发了这样一条信息:“不要坐火车,不要飞机,坐船,快点,你只有二十四个小时!!”

  我心里咯噔一声,迟小娅都知道了?

  接着,手机再次响起,迟小娅给我发了一个路线,告诉我照着这个走。

  我无比纠结,不知道这个是不是真的,万一不是迟小娅本人,我岂不是被害了?

  迟小娅跟我想到一起去了,她给我发了一条语音:“耀阳快去这里,我帮你买了最近的船票。”

  当下我的心一横,此刻我没有人可以相信了,迟小娅我还是相信的!!

  于是,我拖着这两条受伤的腿,咬牙坚持往迟小娅给我说的地方走去。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