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我没理她,她便伸手在我鼻子前摸了摸,有气,那就是还活着。

  她见我嘴唇发干,浑身发抖,好像很冷的样子,然后就在我额头上摸了下,这么烫!!!应该是感冒了。

  像乞丐这种人感冒了怎么办?只能硬挺!

  本来她想就这么给我丢下不管的,可是心一软就来到一边拾起一些木棍跟柴火在我周围点了起来,然后挽起裤腿走到河的周围赤手赤脚的摸起了鱼。

  “哪里跑!”一条条鲫鱼从她身边游过的时候稳准狠的抓了好几条,心情不错的上岸在那烤。

  柳儿也不着急走,对于她们这种人来说,以天为被,以地为毯,在哪都是睡,顺便还能救个人也是不错的。

  柳儿一边烤着鱼一边幽幽的抬头看向老天:“老天爷你看你们对我们这么惨,我们仍然坚持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事,您老要是开开眼,让我的日子过好点,哪怕我们要饭的时候城管不撵我们,别人不打我们就行,要求不高吧?......啊!你醒了??!!”

  正当柳儿胡思乱想的时候一扭头看见我睁着一双眼睛正好奇的我打量着她,给她吓了一大跳。

  “怎么样还烧不烧?”柳儿凑到我身边摸了摸我的脑门,却看见我一脸嫌弃的表情,顿时不满的叫道:“烧还是没退,你这是什么眼神,嫌弃我??”

  我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柳儿手里的烤鱼。

  “想吃?”柳儿顺着我的目光拿起烤鱼晃了晃,随即自己吃了起来,可能也是故意的就在那吧唧嘴。

  不知道大家平常有没有留意,吧唧嘴吃饭的人总感觉特别香。

  哪怕咱们就吃最普通的馒头揪咸菜,完了他在那吧唧吧唧嘴就给人一种可香的感觉了。

  咕噜一声,我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柳儿看着我喉咙蠕动了一下,知道我是真饿了,她笑了笑,用手撕了一块烤的糊香糊香的鱼,凑到我嘴边:“喏,吃不吃,嫌我埋汰就自己动手拿,刚才我见你手上被挂的全是血印子,估计你可能动弹不了,你好像只有一个选择,要么饿着,要么吃我这个埋汰小手喂的鱼。”

  看着这个小乞丐我愣了下,总感觉这人说话声音有点秀气,也就是所谓的娘,一个大小伙子说话竟然这么娘,这是我鄙视他的最重要的一点。

  当然这个时候的自己还不知道她是姑娘……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娘炮!并且这个人年纪轻轻的就跑来要饭,有手有脚的不去工作,让我从心里看不起,然后我就没啥反应。

  顿了顿,柳儿又说:“这手洗过了!”

  我这才仔细的看了眼她的手,不仅说话娘炮,手指修长要说她是个大姑娘我都信,也就是天黑了我看的不太清,不然非得仔细打量打量他父母是怎么给一个小伙子养成娘炮的。

  人总是在特定时间会有一个第一印象,在我心里一般要饭的基本全都是男的……

  实在是饿了,我才忍不住将嘴微微张开,柳儿白了我一眼,然后给我喂鱼肉吃。

  妈的,天地良心,这块鱼肉可能是我长这么大吃过最好吃的鱼了!!!

  一时间我感动的哭了,落下两行清泪。

  “呦呦呦,哭了??挺大一小伙子别哭哇,整的不知道还以为我怎么地你了呢。”柳儿发出调侃的声音。

  我没有理会她,而是直接动手抢过这条鱼,三下五除二就给吃了。

  “哇,你能动啊,喂喂喂,不要这么粗暴,给我留一口,喂!”

  柳儿愣了下,刚刚烤好的鱼她还没来得及吃上一口就全让我造光了,完了拼了命的过来想枪过去吃一口,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柳儿没招,只好在窜一条鱼在那烤,但这一次躲得我远远地,她抱怨着说:“人家要了一天的饭了,你睡一天觉也不知道给我留一口!!”

  啥玩意叫我睡了一天的觉,不过此刻我没有兴趣跟她理论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她,烟火下看见她的样子,有一丝亲近感。

  但这种亲近感仅仅在我脑海里停留了一会儿就烟消云散,这个世界上我还能相信谁,没有人可以相信。

  最亲的人骗我(当年我妈骗我小仙女的事)。

  最爱的人骗我,甚至陌生人都骗我。

  一直以为我都以为我张耀阳活的精彩,活的有本事,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就是一个傻子,世界上最傻的大傻子!

  柳儿见窝闭上眼睛,嘴里还咿咿呀呀的说:“哎呀呀真好吃,不给某人吃呀,好香哦。”

  见我还是没反应,过来推了推我:“好了,不逗你了,我又烤了三条鱼,给你两条,我自己吃一条,你现在已经醒了,之后是死是活我就不管了,拜拜。”

  柳儿就像一阵风一样离开了。

  我睁开眼睛呆呆的看着这两条鱼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柳儿忽然回头看我笑了笑,然后挺欢快的离开了。

  吃饭了,但是感觉浑身没有力气,看了眼自己的因为长时间在海里泡肿的双腿,完全没有知觉,甚至非常害怕这条腿会不会因此而残疾。

  如果那样,我是接受不了的,双腿残疾我宁愿选择去死。

  轰隆隆,天空中一道闷雷响起,我知道狂风骤雨就要来临,抬头看了眼四周,发现这边挺荒凉的,甚至有种挺恐怖的感觉。

  而不远处可以清晰的看见有一所小村子,偶尔路过的人们都往那边去,刚刚路过的那个小乞丐也往那边走,应该有人家才对。

  哗啦啦!!

  还没来得及我多想,暴雨如期而至,还在燃烧的木柴瞬间被浇灭,而我不得不顶着骤雨往村里爬。

  我承认此刻的我有些狼狈,甚至是可怜。

  但我必须得爬,不爬就很有可能被这场大雨给拍懵逼,本来浑身就冷,这雨浇的我更冷了。

  以前当过兵,用胳膊爬倒也快,我就霹雳扑棱的往里爬,雨水拍在地上捡起来的泥土打在我的脸蛋之上,蹦进眼里,整的挺难受。

  雨夜中,一道顽强的身影正在地上努力的爬行着,他的目的只有,那就是活着,最简单的活着。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