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这种情况是没人会拒绝财神爷的,不管迷信不迷信的,也就一块钱,谁都会买的,碰见新开的店更不会把财神爷拒之门外的,所以这个是非常好卖的。

  只不过并不是每天都能卖出去的,你给人家店里送这个,总不能天天都送吧,人家店里都没地方贴。

  这个店是新营业的,老板看着穿着破破烂烂的柳儿,一看就是要饭的,皱着眉头想赶紧给她打发掉:“多钱?”

  “您看着心意给就好。”柳儿倒也无所谓,什么年代了,反正最低也不会给少于一块,没准给高了还更好!

  但是开店的十个人里面有九个嗷嗷抠,于是老板拿出一块钱就让柳儿滚犊子了。

  “谢谢老板。”

  “老板算账!”

  柳儿拿着钱转身刚要走,就看见一个喝的醉醺醺的人打着酒嗝来前台算账了,这个人看着柳儿以后皱着眉头说道:“看你妈*呢,一身味儿,老板你就让这种人进店,那不是影响咱们客人的食欲么,下次还想不想让我们来了?”

  柳儿身上真没啥别的味道,但是这帮人一看她是乞丐本能的就觉得她有味。

  这种感觉就跟大家要去吃屎一样,还没吃呢,就觉得这屎老臭了,其实自己拉屎的时候完全感觉任何味道……不信?回头我找俩喷子书友给大家吃一个(谁看到这句话笑了,就证明不是船长家的喷子,谁看到这句话急眼了,那绝壁就是你了,别解释,吻我!)

  话题扯远,咱们接着说正题。

  柳儿扫了眼桌子上没吃完的饭菜,也没理会这人对自己的嫌弃说道:“大哥您看您桌子上这么多好酒好菜没吃完,扔了怪可惜的,能不能赏给我吃一口,好久没吃肉了,馋了,嘿嘿。”

  “滚滚滚,出去听到没有,财神我都买完了,你还赖在这里干嘛呢,别说我揍你啊。”老板的口气几乎跟那几个城管一模一样,大家不要觉得这个老板不仁义,换做是你,保不准已经给柳儿推出去了呢。

  “把没吃完的菜给我呗,就当赏小的一口酒了。”柳儿继续发挥不要脸的精神,如果要脸,就得饿着。

  “我发现你这人有手有脚的咋就干要饭的呢?”青年喝点酒话就多了起来,自己这么装逼小要饭的跟自己态度还可以就话多的问了一嘴。

  “大哥生活艰辛不是一言两语能说的透的啊,如果有的选择我也不想要饭啊。”

  青年眼珠子一转,当下来了兴趣,冲老板招了招:“给我再来一沓啤酒,小伙子你将这些酒一口气全都喝了,我就将这些饭菜赏给你怎么样?”

  柳儿哪会喝酒,别说一沓啤酒了,就是一瓶啤酒都不行,她这人对啤酒天生过敏,一瓶啤酒喝完酒脸红身上刺挠的,要是一沓啤酒喝完,那后果想想都酸爽。

  柳儿想到“家里”还有个嗷嗷待哺的青年,当下心一横,尼玛,死就死了吧。

  柳儿起开啤酒咕咚股东的喝起来,一股马尿味扑面而来,真搞不懂这些人为什么爱喝酒,在酒精的刺激下,她都想干呕了,但还是忍住了。

  当第一瓶啤酒喝完后,柳儿脖子上,脸上瞬间就涨红,并且感觉自己有点痒,这是过敏的反应。

  这人也看出来了,戏谑的笑道:“怎么样还能喝吗?不可以吐的哦,吐的就不作数了,大哥不差钱,你要是能喝,我在给你加个锅包肉。”

  这个S……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连个锅包肉都能张口装逼了,哎,他以为可怜的是柳儿,其实这种人才是最可怜的。

  “能……能喝。”柳儿咬咬牙,看着还剩五瓶啤酒说啥都要给干了,何况老板还夹菜了呢。

  “呵呵,穷b!”青年不屑一笑,若是这个人真的喝完六瓶啤酒,自己也不会给她加菜的,顶多就将剩余的饭菜赏给她就完了。

  自己活得都是贷款过日子呢,还给别人加菜?想多了!

  事实上柳儿高估了自己的喝酒能力,或者说高估了自己喝酒的承受能力,待到两瓶啤酒还没喝完直接一口喷了出去,原本看戏的青年脸上忽然被一个要饭的喷的满嘴污秽,直接急眼了。

  “我*你妈你故意的吧。”

  “大哥,我……”

  柳儿还没来得及做出解释,让这名青年抓着脖领就是一顿踢。这已经是她今天第二次挨揍了。

  “你不是吃么,吃吧,都给你吃,妈的,都他ma给我吃的一干二净不许剩。”青年越打越来气,直接将桌子上的饭菜给倒在柳儿的身上,一下子她原本就不干净的衣衫变得更加的埋汰了。

  同时这名青年还用瓶起子起开几瓶啤酒往柳儿的脑袋上哗啦啦的往下掉,然后柳儿的一头长发瞬间散落下来。

  “女……女的?”青年瞬间愣住,看热闹的老板也愣住!

  “大哥我真不是故意喷你酒的。”柳儿低声解释一句。

  原本暴脾气的青年瞬间什么火气都没了,不管咋地,打一个女人始终不是那么回事,青年想了一下,什么都没说,哼了一声离开了。

  老板的态度也好了不少,女人嘛,永远都是弱势群体:“小姑娘,我……我还以为你是男的,不然早就拉架了。”

  柳儿到是不领老板的这份人情:“老板,其实我想说,不管男女,谁都不愿意去要饭,不管男女,要饭的已经很可怜了,我们需要是社会的关爱与帮助,而不是随意的殴打与冷嘲热讽。”

  一个要饭的思想觉悟这么高,令老板惭愧不已,甚至这个老板都怀疑这个女的不是要饭的,而是一个类似于变形记那种人,专门下来拜访社会的人,若是仔细看,你会发现柳儿脖子下面的皮肤其实很光滑!哪像是一个饱受经霜的要饭的人该有的皮肤呢。

  可是柳儿的下一句话就让老板刚刚对柳儿的神秘身世产生的怀疑瞬间消失的烟消云散。

  “所以老板您好心,将桌子上的饭菜赏给我吧,扔了也是扔了,求求您了。”柳儿完全低姿态,双手合十的恳求着,然后不由分说的就要去装菜!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