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饭店都是这样,他们将剩下的饭菜,能够组合在一起的重新组合一下,炒一边当新菜给人家上回去,不能重新组合的就将里面的油给逼出来,剩下的倒了。

  通常大家只听过地沟油三个字,却不知道它从哪来,其实就是从这些倒掉的饭菜中弄来的,所以地沟油真的很脏。

  但很多老板为了节约成本,都会用这种方式。

  如果你习惯吃差不多的菜系,在这家会花两三百,到另外一家只花一百五左右,不要觉得便宜赚了,实际上你是吃亏的,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个道理不用多说。

  将着打包好的剩饭剩菜,柳儿浑身酸痛的往回走,路过一家药店的时候,她想了想,随即走了进去:“服务员,有退烧药吗?”

  药店的工作人员到没有像之前城管那些人的态度,他们没有产生利益上的冲突,生活中并不是每走一个地方,每次遇见一个人都会有装逼打脸的桥段,什么各种瞧不起,再来反打脸,那只是为了写书而写书。

  药店的工作人员大多数都是一脸的麻木状态,没有生活积极奋斗的态度,也就是说拿着那点工资也没有什么可积极的。

  唯一积极的就是忽悠一些老头老太太或者不懂的人买一些别的品牌,成本低利润高的药卖给你们吃。

  一般像修正,小葵花等那种正规大厂家里的药几乎没有什么利润,而那些杂牌子利润可就大了。

  当我们上药店买药时,你一定要坚守自己买的要,买品牌,切勿听她们在那忽悠你。

  “这个吧,治感冒挺好使的。”卖药的人随便拿出一盒柳儿都没见过的药随便说了一嗓子就要去打发票。

  “不要这个,拿感叹号吧,治感冒杠杠的!”

  ……

  我在这个破庙观里躺着呢,百无聊赖,这时要是有个手机让我刷会朋友圈,看会小说人生简直不要太惬意。

  从前就觉得自己的生活很无聊,很忙碌,总想给自己放个假。

  可眼下真当自己清闲起来后,生活变得更加的无聊了。

  原来清闲是给那些有钱人准备的词语,而奋斗才是给我们年轻人准备的词语。

  咯吱一声,门开了,我以为是柳儿回来了,结果爬进来一个乞丐,这货先头爬的悠哉悠哉的,等到爬进屋的时候,来了句:“真特娘累!”

  然后可能感觉到旁边有个人了就将脑袋转了过来,我俩直接对上了,本来我寻思吧,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穷人何苦为难穷人!就没管他为什么要来我的“地盘”休息。

  但我呢又不是一个喜欢跟陌生人打交道的这么一个人,于是阳哥将脑袋一歪,闷闷的睡了起来。

  但是这下子明显不是个善茬,腿都断没了,只靠着两双手咔咔爬到我面前,凶狠的瞪着我问道:“你谁?”

  我将眼睛睁开懒洋洋的回他一句:“我是谁跟你有关系?”

  “出去!”这名乞丐伸手指着门口说道。

  “凭啥?”

  “就凭这是我的地盘!”

  注意,这个小乞丐的用词是我的地盘而不是我家!就说明这个地方谁都可以住,凭啥让我出去?

  “这破庙观写你名写你姓了?你比别人多几个“纽字”啊就让我出去?”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两条腿都没了还跟我牛哄哄的!

  “我在这里住了半个月了,这里就是我的,乞丐村那么多地方你去找个别的地方去,不然别说我不客气。”

  “呦呵,你不客气一个我看看。”真他ma有意思,就这个小鸡仔阳哥单手练他!

  结果你真的不要小看他们这种人,虽然说在外面常常受到欺负,但是在同行里是一个真的不让着另外一个,我话音刚落,他就拿着一个小棍向我砸来!

  而我的腿也不方便动弹,得,阳哥也他ma不欺负你,就坐着跟你打!

  奶奶个逼看咱俩谁的武功高一点,我捡起昨天晚上未烧完的木棍奔着他打了过去。

  这小子坐在地上打架的经验很丰富,要不是我当过兵身体素质好,可能还得吃亏呢。

  不过眼下我现在是感冒虚脱的状态,简单的跟他对打两下之后就感觉没啥力气了,而这货依然生龙活虎的,尤其是那双手特别特别的有劲!

  咣的一拳,这名乞丐的拳头就怼到我鼻梁处了,血哗哗的往下流,鼻头一酸好悬给我眼泪整出来了。

  “我*你妈,你来真的!”阳哥也火了,霹雳扑棱的冲上去抓着他的头发重重的向地面砸去,顿时给他砸满脑子冒金花,满脸都是血!

  这人不服我,长着血盆大口向我咬了过来,我反手就他ma是一巴掌直接轮了回去。

  乞丐村村口,柳儿拎着剩饭剩菜美滋滋的回来了,期间路上碰见邵鑫凯,赶忙将吃的藏衣服兜里了。

  无论在哪个地方,哪个年纪,哪个环境里,无论你身处什么样的工作环境都会出现一个又一个的小团队,也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正面的,反面的小反派。

  上学时,会有好几帮在一起玩,也会有单独的比较遭人烦的在一起玩,或者说没人跟他说。

  社会上,就拿我写作这个工作来说,也会有好几拨不同的作者在一起玩,也会有那么一两个特别招人烦的作者,这是很正常的现象。

  乞丐也是如此,邵鑫凯,乞丐帮里的一个小痞子,没啥大的本事,典型的二流子角色,专门欺负一些弱小的乞丐,收几个残疾的乞丐当小弟,没事欺负欺负他们做为生活的主要乐趣。

  “别藏了,我都看见了!”邵鑫凯叼着稻草迈着嘚瑟步走到柳儿跟前,一把撕开她的外套欲抢走里面的吃的。

  “凯哥我朋友他生病了,马上就快死了,死之前就想吃口肉您行行好,改天我要到肉了在给您送过去行不?”柳儿心里咯噔一声,暗想自己怎么这么倒霉,碰见这么个货了。

  “呦呵,这么多大鱼大肉不错嘛,凯哥谢谢你了呗。”二流子邵鑫凯就跟没听见柳儿说话一样,打开袋子看了眼,笑呵呵的拿着就要走。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