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哥凯哥,我那朋友奄奄一息了,临死之前就想吃口肉,您看……”柳儿哪能让好不容易得来的肉就让这个小王八犊子给拿走啊,当下拽着邵鑫凯就不让他走!

  “滚,别说我踢你昂。”邵鑫凯烦躁的一挥手做出要打柳儿的动作。

  柳儿要是这会在挨打,今天可就是挨三遍打了。

  要是挨一遍打这货要是不抢自己的肉也没啥,问题是打完自己还是得给肉抢走,明显得不偿失。

  不行,得想个办法不能让他抢自己的肉才行。

  阿嚏!

  柳儿灵机一动一个喷嚏对着袋子里的饭菜打了过去,完了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说道:“最近感冒这茬怎么这么严重,也不知道是不是得禽流感了。”

  乞丐虽然埋汰,虽然遭别人烦,但是自己人也会烦自己人的,因为他们比别人更知道乞丐有多埋汰。

  当下柳儿的喷嚏打完以后,邵鑫凯就对这个袋子里的食物失去兴趣了,当下耸搭着眼皮问道:“你故意的吧?”

  “没有凯哥你看我是真感冒了,阿……”后面那个嚏还没喷出来邵鑫凯就皱着眉头走了。

  “呼,还好!”免了一顿揍,食物也保护下来了,自己是真得罪不起邵鑫凯这个人,柳儿笑嘻嘻的往家走,结果走到门口的时候看见两个人在地上打的那叫一个激烈。

  一个满脸是血的人骑着另外一个没有腿的人给他削的满脑袋是包,我差点就给这小子打晕过去了,掐着他的脖子恶狠狠的说:“你*的,这就是惹小爷的下场!”

  这人被我掐的都要昏厥过去了,柳儿见状赶紧过来拉我:“怎么啦这是,一天不见怎么还干起来了呢,脾气这么酸性的么。”

  “这货上来就撵我滚,那我能贯彻他吗,码德!”我气鼓鼓的说道。

  “啊,这本来就不是我们的地盘,让我们滚也是正常的了。”柳儿悄悄在我耳边说:“他是跟着邵鑫凯玩的人,我们惹不起。”

  我愣了下:“乞丐也分帮派?”

  “废话,谁还没有个小团体,像我们这种散仙惹不起他们的,快走快走。”柳儿拉着我就要跑。

  怪不得这个人没有腿还敢这么嚣张,感情是有后台。

  “爱什么凯什么凯,惹我,真揍他!”

  “得得得,别吹了,咱俩赶紧跑吧。”

  柳儿神色慌张的拉着我往出拽,而我的腿脚真心不好,根本跑不了,柳儿就说她背我,于是阳哥毅然决然的跳到她的后背之上。

  “哇靠,真重啊你。”柳儿挺吃力的背着跑掉了,隐约的还能听见后面那个乞丐传来的声音,你们跑不掉的……

  柳儿又找了一个破屋子,不瞒你们说,这个屋子外面随处都可见“黄金”看得我直恶心。

  “老弟咱俩能不能换个地方?”我嫌弃的说了一句。

  “天色太晚了,在这里对付住一宿吧,明天在找个地方。”柳儿可能看出我挺嫌弃这里了,就说:“这个屋子外面是有屎,屋里又没事,你怕什么的,都是乞丐还挑三拣四的也是服你,您以前是个少爷吧?”

  我笑了笑说道:“少啥爷啊,跟你一样也是个乞丐,无父无母。”

  我不想跟柳儿说自己真实的身份,已经被老陶出卖一次出卖害怕了,像柳儿他们这种乞丐知道我的身份后更会因为钱将我出卖的,我得小心的放着他们。

  “你身后的纹身很帅,一看你就是落魄过来的人。”柳儿大大咧咧的没抬当回事:“好啦好啦,你不想说我也不问,我就问个简单的问题行吗?你身后的那个大圣娶亲,金棍棒上扛着的妃字是不是你的女朋友哇?”

  想到皇妃我的眼神一暗,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该死的秦子晴!!!恨意没由来的从心里升了起来。

  柳儿见到我这个样子后愣住了!甚至有些害怕。

  但这股恨只是单纯的冒出来一小会后就让我很好的压在心里了,许久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好啦好啦,你不想说就不说了吧,吃饭吧,你都不知道为了给你整点肉吃,我挨了多少揍,那帮天杀的玩意,等小爷以后有了钱必须要羞辱他们一番。”

  “他们打你了?”我抬起头看着她。

  “没事,习惯了。”柳儿丝毫不在意的摆摆手,同时将自己的袖子跟裤腿挽了起来,上面青一道紫一道的,看着特别疼。

  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忽然被狠狠的撞击一下,她都是为了我才这样的。

  “柳哥谢谢你。”我神色认真的说道。

  “别扯那些没用的了,饭菜在等一会儿就该凉透了,我给你买了感冒药,吃完饭你沾着饭菜汤喝药吧,实在没钱买矿泉水了,我管人家,人家也不给我,这帮人宁可扔了都不给咱们,真的是,哎。”柳儿看完自己的伤口后,找到一个遮风又挡雨的地方角落就这么睡了下去。

  我低头扫了眼这个饭菜,皱眉问道:“别人吃剩的?”

  “昂!”

  “我不吃。”

  “为什么?”

  “别人吃剩的东西我怎么吃呀,先不说别人有没有传染病啥的,就是捡人吃剩的东西也太掉价了,还埋汰。”

  “埋汰?掉价?传染病?”柳儿一连重复我三个问号,紧接着走到我身边将这个袋子拿过去她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我给你吃吃看,吃这玩意能不能得传染病,要是吃人家剩下的饭菜能得传染病,那全中国百分之七八十都得得病,再说了,你看看你现在的穿的,住的,我说兄弟,你不是少爷,你是乞丐,咱们眼下得活着,造嘛?”

  柳儿到是不管那事吃的那叫一个杠香,我觉得她说的有道理:“给我留一口,我也吃吧。”

  “这回不嫌弃了?”

  “嫌弃是嫌弃,但是饿啊!而且这个是你挨了一顿揍换来的,即使我嫌弃也得吃完它,不然怎么对的起你的一片好心呢。”

  “哎,就这句话还中听!”柳儿将吃的递给我,美滋滋的抱着双腿,好奇的打量我一番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